噗!
    噗噗!!
    意识空间内,宇智波鼬不停地拿着长刀刺向绑在十字架上的叶凡。
    按照意识空间里的时间,这都已经过去了十个多小时,可是被绑在十字架上的少年,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事出反常必有妖!
    连卡卡西那种精英上忍中了“月读”,都要痛苦哀嚎,这个少年的意志力,不可能强过一位精英上忍。
    宇智波鼬心中狐疑,自己的“月读”幻术,一向都是屡试不爽,怎么就在这个少年的身上失效了?
    这个时候,眼中传来刺痛,鲜红的血液竟然顺着眼角流淌下来。
    宇智波鼬知道,自己不能再继续使用双瞳能力了。
    他需要将干柿鬼鲛救起,并且火速离开。
    就在宇智波鼬解开“月读”能力时,眼前的视野却并没有回到现实世界,反而是一间屋子的场景。
    宇智波鼬的身躯一震。
    这间屋子,他认识。
    赫然正是他曾经的家。
    自己中了幻术?
    脑中刚刚闪过这个念头,他便看到跪在地面上的双亲。
    月光透过窗户,正好照射在他父亲和母亲的脸上。
    双亲脸上那种绝望、失落、悲痛的神情,宇智波鼬一辈子都无法忘记。
    黑暗中,又有一道影子走出来。
    那竟然是他自己。
    宇智波鼬亲眼看着自己举起手中的刀,斩杀了他的父亲与母亲。
    手中的刀,滴着鲜血。
    地面上,他双亲的尸体躺在月光下。
    如此清晰地再现当初的场景,就算知道这是幻术,宇智波鼬也受不了。
    亲手斩杀双亲这件事,是他最不愿意回想的记忆,也是他拭不去的痛。
    场景再现,宇智波鼬又一次目睹了自己弑杀双亲的全过程。
    一遍遍的轮回!
    场景一次次再现。
    到了后面,宇智波鼬挥刀下斩的动作被以数倍的效果放慢。
    以至于,他可以轻易地瞧见刀刃是如何砍进双亲的脖子,然后又是如何将血管、骨骼一并斩断。
    就连那血液溅出,都是那样的缓慢。
    这种幻术实在太可怕了!
    一遍遍,永无止境地重复他心中最不愿意直视的画面。
    就算是闭上双眼,那画面也会清晰地传递进脑海里。
    甚至于,
    越是恐惧什么,就越是向着那个方向演化。
    这不!
    宇智波鼬甚至聆听到了父母临死时的怨念:我的儿,你为何要这样对我们?
    到了后面,更是可怖。
    宇智波鼬看到他的四周,站满了无头的父母……
    黑暗——来自于心底的魔,开始愈演愈烈。
    那画面渐渐开始向着不真实的方向发展。
    宇智波鼬甚至看到举刀的自己带着狰狞的笑。
    亲手砍下的父母头颅,他竟然炫耀一般拎在手中。
    不!
    这不是我!
    我没有这样做!
    宇智波鼬的精神,徘徊在崩溃的边缘。
    “被反噬了么?”
    现实世界中,叶凡看着跪在水面上,双手抱头、表情扭曲的宇智波鼬。
    此刻的宇智波鼬,已然忘记了自己是谁、身处何处。
    意识里的画面,还在不停地上演。
    而且是以他最清楚自己弱点的方式,折磨着自己的神经。
    要么他渡过这个劫,从此绝情绝义入魔。
    要么他直接崩溃,从此如疯子般过活。
    “实力不弱,情商太低,被人利用到这种程度,你也算是前无古人了!”
    叶凡叹息一声。
    咻!
    一指点出,直接封住了宇智波鼬的穴道。
    将宇智波鼬和干柿鬼鲛都暂时扔进了“玄净瓶”的空间中,叶凡离开了现场。
    在读取宇智波鼬的记忆时,叶凡发现了很多有价值的秘密,更是因此知道了“晓组织”的存在。
    这个“晓组织”,全都是由各大忍村的s级叛忍组成。
    最近这段时间,晓组织有意抓捕各忍村的尾兽。
    宇智波鼬和干柿鬼鲛来木叶村的一个目的,就是抓走作为九尾人柱力的漩涡鸣人。
    另一个目的,宇智波鼬通过现身的方式,让木叶高层知晓他还活着,告诫任何人不能打他弟弟的主意。
    没错!
    宇智波鼬可以对父母痛下杀手。
    却唯独他的弟弟佐助,是他的软肋!
    读到这些信息,叶凡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个宇智波鼬了。
    明明那般在乎自己的弟弟,结果一回来,就把宇智波佐助打骨折了。
    甚至还对其使用了“月读”。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爱得越深,揍得越狠?
    另一个让叶凡无法理解的是,当初宇智波鼬选择残杀同族,是为了木叶村的安定。
    说得好听一点,他这是舍小家,为大家,大义灭亲!
    可是从他这次来的行径来看,又有些矛盾,因为他是真的打算抓走作为九尾人柱力的漩涡鸣人。
    九尾要是落在“晓组织”手中,木叶村还有好?
    也许,人就是在各种矛盾中活着。
    现在叶凡的“玄净瓶”中,有了好几个人,龙傀、宇智波鼬、干柿鬼鲛、疗伤的猿魔,以及成为木傀儡的三位先代火影。
    这样一直放在里面也不是办法,叶凡决定回一趟波之国。
    这一次他没有带上日向花火,主要是因为现在的日向家族还需要花火镇场子。
    波之国,现在正处于建设阶段。
    需要建设的设施太多了,几乎所有劳动力都在没日没夜的忙碌。
    当叶凡赶到“波之国”的时候,太阳还没有完全落山。
    在路过正在建设的港口时,叶凡意外地看到了好些“雾隐村”的忍者。
    叶凡上前盘问了几句,才得知,他们是照美冥专门派过来帮忙的。
    那个女人果然事事想的周到。
    “你们谁是管事的?”叶凡嘴角带笑。
    “阁下有什么吩咐?”一位灰头土脸的男子站了出来。
    这男子一看就是老实稳重型的,因为帮忙运送建筑材料,所以身上沾满了尘土。
    “我抓了一位‘雾隐村’的叛忍,你们看看要怎么处置?”
    叶凡说完,将空间内的干柿鬼鲛给放了出来。
    凭空出现一个大活人,这就够吓人的了。
    然而当这些人看清叛忍是谁时,更是险些惊掉下巴。
    “这是干柿鬼鲛,有着‘无尾之兽’的称号,阁下是怎么抓住他的?”
    “正好碰巧遇到,就顺手抓住了,这人你们愿意要的话,就带走吧!”叶凡说道。
    其实,在读取宇智波鼬的记忆时,他发现干柿鬼鲛是一个不错的人,会走上叛逃这条路,全都是被逼无奈。
    不同于曾经收服的桃地再不斩,干柿鬼鲛的性格,他是不会臣服的。
    而且他认准了晓组织,只要组织不抛弃他,他就绝不会做出背叛组织的事。
    这是一个死脑筋的人,也是一个可敬的人!
    不再理会这些人的吃惊,叶凡转身就走。
    他准备将龙傀介绍给叶仓认识,以龙傀的实力与见识,一定可以帮上很多。
    同时,他还要等宇智波泉。
    在来这里之前,他已经通过契约联系,通知宇智波泉过来这里。
    不过他没有将抓住宇智波鼬的事说出来。
    第二天中午的时候,宇智波泉带领着商队,终于抵达了“波之国”。
    她这一次来,带了很多东西。
    “咦,花火呢?”
    宇智波泉没有见到那个可爱的小丫头,颇感意外。
    她本来还想找花火热热身呢!
    “花火回木叶村了,泉,天元阁的事,还顺利么?”叶凡问道。
    “出过几回小意外,不过都解决了。”宇智波泉说道。
    闲聊过后,叶凡直入主题:“泉,你要找的宇智波鼬,在我手中!”
    宇智波泉呆了数秒,才反应过来:“什么?”
    布置了一个结界,叶凡便将宇智波鼬从空间里放了出来。
    “鼬,果然是你!”
    宇智波泉紧咬着牙齿,周身杀气蔓延。
    这个她曾经倾慕的对象,如今却是她最想手刃的人。
    躺在地上的宇智波鼬,两眼无神地看过来。
    “我杀了你!”
    宇智波泉拔出腰间短刃,直接就刺了过去。
    噗!
    刀尖直接刺入了宇智波鼬的身体,鲜血顺着刀刃流淌下来。
    宇智波鼬一点痛苦的表情都没有,仍旧那样的两眼无神。
    他就像是一个活死人。
    也许死,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是一种解脱。
    “他怎么了?”
    宇智波泉察觉到异样,忙问道。
    “精神反噬,若是走不出来,他将轮回在无尽的痛苦中!”叶凡说道。
    “鼬,你给我起来,别以为你现在这样,我就会放过你!”
    宇智波泉一把将地上的宇智波鼬拽起,那把短刃还插在对方的身上。
    “泉,有一件事,我要告诉你。”
    叶凡骤然开口,将泉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
    随后,叶凡将“宇智波事件”的始末说了一遍。
    其中着重讲解了一下志村团藏在事件当中扮演的角色,以及他对写轮眼的觊觎之心。
    宇智波泉整个人都惊呆了!
    这件事的真相,远远超出了她的想象。
    自己竟然还替志村团藏卖命多年!
    还傻不拉几地指望对方帮助自己提升实力……
    这与认贼作父有何区别?
    此刻的宇智波泉,恨不得立即杀回木叶村,然后将志村团藏挫骨扬灰。
    “泉,我不会让你去的!”叶凡表情严肃,“首先,你去了木叶村,未必能够找得到志村团藏;其次,现在的你虽然厉害,但是想要单枪匹马杀了老奸巨猾的志村团藏,希望不大;另外,我不会允许你毁了木叶村。”
    停顿了一下,叶凡又道:“你现在要做的就是等!”
    “我要等到什么时候?”
    “时机到了,我会告诉你!”
    等待的时间,并没有宇智波泉想象得那么久,因为志村团藏的一个行为,直接触犯了叶凡的逆鳞!
    。。。。。。
    木叶村,自来也不负众望,终于将同是三忍之一的纲手给找了回来。
    若是单看容貌,实在让人难以相信纲手的年纪,竟然和自来也差不多。
    浅黄色的长发,梳成大束的马尾辫,额头上显有阴封印的蓝紫色印记,浅黄色的细短眉毛,亮棕色眼瞳,浅红色的嘴唇,红色指甲。
    这个女人拥有白嫩的皮肤和巨乳,身材丰满,实在不像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太婆。
    一把年纪,还能够保持青春,与她擅长医术密不可分。
    纲手这次回来,可不是为了继承火影的位子。
    她是专门来给人治病的。
    自来也说动她的理由就是,只要她能够治好三代火影,那么她在外面欠下的赌债,便由木叶村来偿还。
    纲手有两大爱好:一个是喝酒,另一个就是赌博。
    好赌的纲手,由于十赌十输,在外面被人称之为“肥羊”,为了躲避赌债,她经常利用专有的忍术,变化容貌。
    跟在纲手身边一同进入木叶村的女子名叫静音,可以说是纲手的弟子兼助手。
    才刚回木叶村,纲手便直接去了医院。
    倒不是说她多么想念猿飞日斩这个老师,事实上正好相反,若是可以,她甚至做好了一辈子不见对方的觉悟。
    纲手想要早点将人治好,早点走人。
    进入到病房,纲手见到了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的猿飞日斩。
    多年不见,猿飞日斩比她印象中苍老了许多。
    正准备上前查看猿飞日斩的病情,然而纲手的余光却是瞥见了带血的绷带。
    一瞬间,纲手像是见到了可怕的东西,整个人僵在了那里。
    “纲手大人!”
    眼疾手快的静音,立即搀扶着纲手走出了病房。
    纲手有恐血症!
    一见到鲜血,她就会身体颤抖不止。
    别说给人治病了,连自己都照顾不好。
    纲手会有“恐血症”,是因为早年亲眼目睹了恋人与亲弟弟的惨死。
    这一下,为猿飞日斩的诊治,只能拖到明天了。
    得知这个消息,最高兴的人莫过于志村团藏了。
    他原本还以为纲手的回来,会阻碍他登上火影的位子。
    现在好了,纲手有恐血症,这样的一个人,怎么可能成为火影。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又有一个好消息传来:纲手治不好猿飞日斩!
    甚至诊断出:猿飞日斩恐怕要一直以植物人的状态存活。
    听到这个消息的志村团藏,恨不得摆宴庆祝。
    真是连老天都助他啊!
    于是,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志村团藏的运作更加肆无忌惮。
    甚至于到了后来,他搬进了火影办公室,直接处理起了各种公务。
    志村团藏由于手握实权,哪怕木叶村的两大顾问不愿意看到他上台,也无力阻止!
    不过,面对志村团藏这种公然夺权的行为,还是有人敢于站出来反抗的。
    最先站出来的便是犬冢家族!
    有着火爆脾气的犬冢家主犬冢爪,直接表态:不支持志村团藏当任火影。
    紧接着,最具威望的日向家族也表态,不希望志村团藏插手火影事务。
    还有其他几大家族,虽然没有直接反对,却是暗示火影一职的人选需要慎重考虑才行。
    一时间,木叶村暗流涌动。
    志村团藏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他暂时动不了日向家族,但是犬冢家族他可不放在眼里。
    于是,
    一条毒计计上心来!

章节目录

木叶走出的修真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斗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斗勺并收藏木叶走出的修真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