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夏很难理解。
    bg4mxh说这是一个复杂的物理问题。
    物理这个词听上去就很复杂。
    复杂的物理问题,那就是复杂的平方,半夏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这个问题自己的脚趾头想不出来。
    所以她干脆不去想了。
    脚趾头就让它们舒舒服服地待在拖鞋里好了,整天赶路已经很对不起自己的脚趾头了,再让它们思考问题是不是太强人所难变本加厉?
    该去洗脚了。
    她盘起膝盖,把两只脚上的袜子都扯下来,两只袜子打成一个结,女孩抬起手稍微瞄准了一下,轻轻一投,袜子正中床头,命中目标!
    半夏穿上拖鞋从床底下拖出洗脸盆,从房门后的挂钩上扯下光秃秃的毛巾,然后端着脸盆到漆黑的客厅倒热水。
    十月份还是天气正热的时候,洗漱不需要太多热水。
    接下来到卫生间里舀了几瓢清水,端着半盆水回到房间,女孩先把脸盆放在地板上,再一屁股坐在床沿上。
    抬手摸了一把头发,捻了捻闻了闻,半夏犹豫了两秒钟,有没有油到能做油焖茄子的程度?
    不能。
    好,那今晚就不洗头了。
    半夏用发带把头发缠在脑后扎了一个团子髻,像芭蕾舞演员那样露出修长的脖颈,再俯下身来捞出毛巾,拧干了洗脸。
    半夏的皮肤很白,白得让老师都羡慕。
    老师经常捏着她的脸,盯着看半晌,然后问丫头你怎么就是晒不黑?
    女孩对着电风扇擦洗身体,洗完之后风一吹特凉快。
    她拉起睡衣的衣领,对着里面灌风。
    最后洗脚,半夏把两只脚都泡在水里,俯下身去慢慢地揉搓按摩。
    从膝盖往下逐渐捏到脚尖,再从足尖绕一圈到脚后跟,她的脚背和脚趾仍然白皙柔软,足底却有一层粗糙的老茧,在这个没有其他交通工具的世界里,半夏出门只能靠自行车和两条腿,以前老师还在的时候,经常跪坐在半夏的面前帮后者捏脚,老师的手指纤长,很有力度也很有技巧,从足底往上一点一点地按到小腿,帮助她活动韧带和放松肌肉,直到少女的脚被热水泡得通红。
    老师总是说生存在这个世界,人活着就是靠一双脚。
    有脚多好,能跑能跳的。
    半夏亲眼见过老师把她自己的一只脚卸下来,然后靠在墙上敲敲打打。
    那条小腿没有肌肉,没有血管,也没有皮肤和骨骼,它是金属和塑料制作的架子,老师说那叫义肢。
    老师原装的那只脚到哪儿去了?
    她说被蒸发掉了。
    尽管有一只脚是假的,老师的身手仍然矫健,半夏从未见过像老师那么厉害的人,明明也是个很年轻的女人呢?
    半夏向后仰倒在床上,抓起床头的塑料小台灯。
    她打开台灯,闭上眼睛,微弱的灯光透过眼皮进入瞳孔,落在视网膜上,半夏在黑暗中看到了一团暗红色的圆。
    她知道那是灯光透过血管的颜色,睁开眼睛,明亮的led灯光刺入双眼,半夏下意识地眯起眼睛,暗红色的圆变成了白色光圈。
    再闭上眼睛,灯光在视网膜上视觉暂留,光圈还在,只是逐渐消散,她又再睁开眼睛,灯光又直射入瞳孔。
    半夏反反复复地睁眼闭眼,映在视网膜底暗红色的圆边缘逐渐清晰,它在女孩的眼前滚动闪烁,最后从黑暗的背景中跳脱出来,变成一只红色的眼球。
    半夏猛地睁开眼睛,摸了摸额头。
    额头上有点汗,不知道是不是热出来的。
    bg4mxh说他要搞清楚这一切的成因,这是所有行动的关键,只有搞清楚了世界毁灭的原因,他们才有可能齐心协力把世界从濒临毁灭的悬崖边缘拉回来。
    这真的有可能做到吗?
    bg4mxh说有可能,因为那个时代的人类拥有非常强大的力量。
    可在女孩眼中,曾经拥有那么强大力量的人类文明不是照样毁灭了么?半夏生活的世界和bg4mxh生活的是同一个,只是时代不同罢了,如果人类没有毁灭,那自己也就不会独自一人生存在这里。
    半夏并不清楚世界毁灭的真正原因,如果她知道,那她早就告诉bg4mxh了,曾经这世上肯定有人知道世界是如何毁灭的,但如今他们都不在了,半夏对于末日时代只有模糊的记忆,仅仅依靠大脑里模糊的记忆,bg4mxh有可能查明世界末日的真相吗?
    半夏默默地想,慢悠悠地抬起小腿,然后落下,轻轻地击打水面。
    “啪!”地一声,脚面和水面接触,扬起时带起一串水珠。
    这些努力真的是有意义的吗?
    已经发生过的历史有可能改变吗?
    bg4mxh自己都已经是死人了,他早就死于过去二十年的动乱和灾难里,他的所有家人、朋友和依赖倚仗的人都死在了过去二十年的动乱和灾难中,半夏其实是在和一个鬼魂说话,在和一个残存于电磁波世界里的幽灵说话。
    鬼魂和幽灵有能力改变自己的命运吗?
    如果他们真的能改变未来,改变自己所见的历史,让人类免遭毁灭的命运,那么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
    会在顷刻之间恢复成生机勃勃人山人海的城市吗?
    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呢?
    自己还会存在吗?
    那个喜欢唱歌、擅长射箭、会抓鱼会做菜但还是生活得很辛苦的半夏还会存在吗?
    自己所经历的一切,自己所有的记忆,会在瞬间消失吗?
    躺在这里的,会变成另外一个半夏吗?
    女孩默默地想。
    用bg4mxh的话来说,这是一个复杂的物理问题。
    半夏用自己的脚趾头想,都知道自己的脚趾头想不出来。
    可无线电信号另一头的那个世界有六十五亿人呢,这个问题就交给他们去思考吧,六十五亿人,这个数字大到难以想象,半夏认为这么多的人,总会出现能拯救世界的英雄,她慵懒地躺在床上,偏头望着窗台上的木质小相框,相框里有绿色的黯淡荧光,还有一幅小小的画,一位老同志手持闪电,一招劈开了钢铁巨舰。
    那个人是谁?
    他那么厉害,应该可以拯救世界吧?

章节目录

我们生活在南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天瑞说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瑞说符并收藏我们生活在南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