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咚——
    “爹,阿羡到了。”
    里面没有应答。
    来之前遇恒之叮嘱过,童季礼这老头胎迷日眼的,还喜欢摆架子,你顺着他毛撸,千万别逆着撸。
    于是江羡拱了拱手,“徒孙江羡求见师公。”
    过了几秒里面才传来童季礼的声音,“进来吧。”
    童铂庸拉开门。
    此时,童季礼全神贯注的在正前方长桌前挥毫泼墨,画的是‘猛虎下山图’,画得很逼真,仿佛能听到猛虎发出的“恶魔咆哮……嗷嗷嗷嗷!”
    江羡环视一圈古色古香的书房,目光落到墙上挂的狂草大字。
    “荡妇?”
    “啊这……”童铂庸汗颜,低声提醒江羡,“世侄,那叫坦荡!”
    江羡尴尬的挠挠头:“抱歉抱歉,我从左边读过去的就像是荡妇。”
    “你们在聊什么荡啊荡的?”赵西凤端着茶走了进来。
    江羡指了指‘坦荡’二字,一本正经的说:“师伯母,我们在聊这两个字。”
    赵西凤抬头看了一眼,“这两个字叫坦荡!想什么呢你。给喝茶。”
    “谢谢师伯母。”江羡双手接过茶水,又盯着赵西凤看了几眼。
    “你们慢慢聊,我先去忙了。”
    赵西凤瞪了小色鬼一眼,关门离去。
    江羡只是单纯的觉得她长得好像童司司。
    ……
    童季礼浓墨重彩的在猛虎胯下画上一条粗大的小虫,这便是虎鞭了。
    完美收官。
    “啪啪啪!”
    江羡鼓掌:“师公你画的太好了,特别是这最后一笔虎鞭简直震精四射,不愧是猛虎下山图,就算唐寅在世也比不了。”
    “呵、雕虫小技,嘁!”耳边莫名的传来一个人的不屑冷喝声。
    这又是哪位大佬在说话?
    最近名师出场太多。
    谨言慎行,谨言慎语。
    童季礼大笑:“哈哈哈,你小子拿我和唐伯虎作比较,你难道不知道唐伯虎除了画女人厉害之外,画虎也相当传神吗,来既然你那么会说,那你来提字。”
    “我就算了,我的书法太丑就不丢人现眼了。”
    “让你写你就写,拿着!”
    “呃……好吧,我写得丑,你们可别笑话我。”
    “那你就写好!”
    “是。”
    江羡接过毛笔,沾了沾墨水,顿了顿想了想写什么,然后才开始在宣纸上认真的写着。
    狼毫染墨宣纸游走,童家两爷子都是精通书法的大家,一看他下笔,两人瘪了瘪嘴,果然是不怎么会。
    “心……”
    好不容易容写了“心”字最后一笔,童季礼叹息摇头,心里暗骂遇恒之对儿孙真是一点都不注重传统书法了。
    ……
    “笔握好,调整呼吸,我教你。”
    突然刚才那个声音在耳边响起。
    江羡感到一只大手握着他的手带着他在宣纸上行云流水的游走。
    这又是哪位大佬?
    怎么连影儿都没有。
    一个又一个苍劲有力的行楷跃于纸上。
    “噢?”
    童季礼愣了愣,明显看出从第二个字开始变化挺大的,笔锋有了、力道也有了,于是欣慰的点点头。
    直到最后一笔浓墨,那只大手才从江羡的手上松开,顺带一句:“还不算太蠢。”
    江羡环视,又是无人。
    谁啊?
    这是谁啊?
    李白吗?
    童铂庸走过来念着: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江羡。”
    这句话很显然是拍童季礼马屁,外刚内柔,有猛虎的雄心又有细腻的心思。
    童季礼:“写得不错。”
    江羡:“师公你看我这字有没有李白的那味儿?”
    “呵、李白?小子想多了吧,世上目前仅存的李白书法是《上阳台贴》,你这字不像,若是你想学上阳台贴,铂庸给这小子拓本,让他回去临摹。”
    “不像李白,那像谁的字?有没有可能王羲之?”
    童季礼嘴角抽搐一下,“像!很像,简直就是王羲之附体,你拿出去卖给几千万都没问题。”
    “……”
    很显然童季礼是在嘲讽江羡。
    江羡没觉得丢人,他只想搞清楚刚才是哪位大佬下场解围?
    神出鬼没的。
    江羡回过神,放下笔,“师公明晚戏园要演出,特意来请你和钟家班的同门聚一聚,大家都挺想你。”
    童季礼风轻云淡的说了一句“到时候看吧。”便走出书房。
    “什么到时候看啊,师公你明晚一定要去,师伯师娘也都要去。”
    江羡追了上去游说。
    ……
    来到正厅,童季礼指着矮桌上的古琴,“会弹琴吗?”
    “这个拿手。”
    “呵、刚才写字说你像李白王羲之,现在让你弹琴你不会说你又像伯牙吧。”
    “这还真可以是伯牙。”
    “谁在叫我?”伯牙赫然出现在两人之间。
    江羡朝伯牙笑了笑,伯牙看到古琴了,立刻就来了精神。
    童季礼:“你弹弹你的伯牙之音给我听。”
    江羡:“那说好了,我弹了你明天就去。”
    童季礼点点头。
    江羡算是明白了,这童季礼在摸底。
    和这些文人墨客交流真麻烦,琴棋书画都得精通,要不然没共同话题。
    也行,上次弹琴的时候指法芬芳招引没看到有东西被吸引出来,这次再试一试有没有东西被吸引出来。
    于今径直走到琴台旁坐下,正前方是宽阔的半山风景。
    伯牙站着身边,“好好弹,为师也想看看你近日琴技长进了没。”
    童季礼很讲究的点燃一个香炉放在琴台旁,寥寥青烟升起,江羡闭上眼睛静下心来,双手放在琴上,某一刻拨动琴弦,“铮——”
    悠荡的琴声响起。
    童季礼、童铂庸、伯牙闭上眼睛尽情享受。
    琴声飘出房间,飘向镜湖。
    游泳后的童司司换上单薄的衣裳慵懒的斜躺在湖心亭卧榻之上,白皙的大长腿展露无疑。
    童司司细细听了一会儿曲子,就知道是遇恒之的外孙在弹。
    原因很简单,这首曲子叫做——凤求凰。
    司马相如用这首《凤求凰》把卓文君给骗走了。
    “他想用这首曲子骗我童司司,可惜我又不是傻丫头卓文君那么好骗,难听死了,江羡都比你弹的好听。”
    ……
    江羡拨动某一根琴弦的时候。
    ‘触发指法芬芳——招引。’

章节目录

我的国风女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谁的小哥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谁的小哥哥并收藏我的国风女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