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她的目光下,有些人茫然,有的人惊愕,有的人则有些难堪。
    这难堪,多像德岚真君阔别多年,再次见到她时的神情。
    “哦?看来还有一些聪明人知道这些事呢。如果……你们这些人当初能早些揭发仙主,我和我夫君又何必沦落至此!”
    月倾城说着苏嬍内心深处的愤怒。
    是,仙主是仙庭之主,他强大而位尊,没人敢惹他。但仙官又是什么,如果仙官也不能光明磊落,和凡人,和魔界的其他人又有什么区别?
    这帮德不配位的……
    垃圾!
    月倾城真想把他们全杀了。
    可惜现况不允许。
    只好在做了这些警告,打消他们的战斗心,然后逐个击破,果然心理战十分凑效,片刻从空被她打落的仙官就有不少。
    “剩下的你们这些……很奇怪我为什么要把你们留到最后吧?”
    月倾城笑了笑,忽然变了一副阴森面孔,“因为啊,一开始,就没想把你们留着!”
    手掌一抓,地面上的许多死魂直冲云霄,化作她手里的武器。仿若一把匕首,追逐着那些做鸟四散的仙官。
    透心那个凉。
    批量解决了他们,月倾城看了看地下的战况。
    激烈而胶着。
    一时出不了大状况。
    她又将注意力放回鬼王长乘和仙主身上。
    他们应该打了近五十招了吧。
    看来这段时间鬼王长乘的潜修没有白费。
    不过,他大约撑不了多久了。
    月倾城赶过去。
    鬼王长乘恶狠狠地说:“女人,你不相信我么?怎么要和我以多欺少?”
    月倾城:“我不是不信你,你看他。”
    鬼王长乘心想什么意思,再看仙主,果然发现了一丝玄机。因现在只顾着出招、防御,他都没时间仔细观察仙主。
    此时仙主俊秀的面孔,显得些许扭曲。
    鬼王长乘:“他怎么了?”
    月倾城神色凝重:“我也不知道……只感觉有什么怪物要从他体X内出来了。”
    忽然,一股难闻的气味传来。
    月倾城和长乘转头,便看到了鬼王匡野。
    长乘嫌弃道:“匡野,不用这么赶吧,九渊的味道都没散掉。”
    来得太匆忙,到的太快,导致狂风竟然没有吹掉那些气息。
    月倾城讶异地睁大眼睛。
    原来这就是九渊的气息啊,上次她没进去都不知道。
    真不知道匡野怎么长年累月在九渊下待着的。
    哦,对了,匡野虽执掌九渊,但他没有任何的子民。一个,都没有。九渊虽大,但环境太恶劣了。
    有人出入,也是为了九渊的邪祟。
    估计仙主这次都没派人去九渊,就算派去也找不到匡野的,九渊太大了!
    匡野用法术散掉气味,说:“过来凑热闹。”
    长乘:“狐面呢?”
    “也快过来了吧……他怎么了?”匡野指仙主。
    长乘说:“你对病疫不是很了解么,你看他是不是得了什么奇怪的病。我瞧着像被诅咒了,又有点被反噬的意思。”
    此时他们已暂时停手。
    仙主现在的状况很古怪,他们不太确定现在动手是不是好的时机。
    匡野:“我知道了。”
    思索了一会儿的月倾城同时也想到了什么,道:“确实是反噬,他吞了很多人。”

章节目录

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与君高卧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与君高卧闲并收藏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