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源你说,曹操这是要做什么?”
    大部分人的能力,都会随着时间而慢慢成长。
    刘备自然也不例外。
    要是之前,他看到这奏疏之时,肯定不会想那么多。
    但是,随着他的称帝,之前许多对他不开放的奏疏,都渐渐地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汉室积累数百年的‘经验’,十分轻易地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也正因此。
    虽然现在的刘备,暂时还没有成长到从奏疏中便能看出许多东西的境界,但他已经能发现些许的问题存在了。
    “不外乎把自己藏起来而已……”
    林辰没有隐瞒,将自己的猜测,以及贾诩的引导一点点都说了出来。
    最后,他叹息着道:“辰也不想陛下通过这份奏疏,不然的话,他曹操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便算是得到了正统的承认,将来的势头将会变得更大,但……”
    “但是,若陛下不同意,荀彧等人便无法入朝。”
    这一次交易,不管别人怎么看,反正林辰觉得很值得。
    荀彧那样的人,真要是放过的话,绝对会后悔一辈子。
    现如今,机会就在面前,要是不乘机将其拿下,以后可就有的后悔了。
    “荀彧一人,当真值得朕付出这么多?”
    明白了曹操要做什么的刘备,压抑着心中的怒火,直直地盯着林辰。
    “别人,辰可能不敢说,但这荀文若……”
    林辰深吸口气,满是认真的道:“其才华,胜辰万倍,恐怕还不止。”
    “更何况,还不仅仅只有一个荀文若,陛下莫要忘了,这份奏疏通过之后,曹操还会将于禁、乐进等人统统送到朝中了。”
    “而且……”
    “乘氏县李氏,也被他推到了我们一方,若是能好好利用的话,将来或可对袁绍形成战略上的碾压!”
    其他的东西,林辰不敢说。
    但李氏的重要性,他还是知道的。
    原本的历史上。
    就是因为李氏的存在,让袁绍难以从青州方向出兵兖州、徐州,给曹操有了决战的机会。
    若是没有李氏的存在,曹操可就要面对袁绍的双面打击了。
    官渡之战,也许还是会爆发。
    也许,曹操运气很好,依旧赢了。
    但另外一面,他也能赢?
    别忘了,官渡之战前,便有很多人给袁绍发去了投降的书信。
    假如袁绍两面出击,或许官渡这一面曹操还能靠自身的魅力压住手下,可是另外一边呢?
    会不会有人就此投靠袁绍?
    这样的人,不论哪个时代都会存在,凭什么他曹操手下就没有?
    所以,可以断定的是,真要是历史上形成了那样的战略碾压,曹操一方肯定会有投靠袁绍的人。
    到时候,他就算是赢了官渡,最后也绝对不能算是大胜,依旧还是要和袁绍继续拉锯。
    这么一来,天下归属到底如何,那可就说不好了。
    由此可见,李氏的重要性到底有多大。
    而这,还仅仅是李氏而已。
    在曹操的奏疏当中,除了李氏之外,他还将荀彧、乐进、于禁…等人都推了过来。
    结合所有的一切来看,通过这份奏疏,还真就不亏。
    “……”
    听完林辰的讲述,刘备沉默了片刻,才认真地问道:“子源当真确定,李氏会就此投入朝堂一方?而不是……”
    “不会。”
    林辰摇了摇头,很是认真地道:“他们没有其他的选择了,在曹操放弃他们的那一刻,他们便只能投入陛下的麾下……”
    “据辰猜测,奏疏通过之后,李氏再不济也会派族中一二人进入朝堂,此举,算是给陛下,亦或者说……是给整个天下都表明态度!”
    刘备显然没听明白,脸上满是迷茫。
    林辰笑了笑,继续道:“陛下不知,这李氏虽然分量极重,可他们本身的实力,相对而言还是差了许多的,若是没有强势力量的支撑,他们的影响力瞬间便会荡然无存!”
    从这一点来说,曹操的气魄当真是大到了没边。
    因为以曹操的能力而言,他绝不可能看不出李氏所面对的境况有多复杂。
    但他还是把李氏推到了刘备一方。
    而这么一来,他几乎是让李氏没有任何选择的加入朝堂一方。
    不加入?
    若是不加入,曹操可就有了讨伐的名头。
    就算不说曹操,另外的一些野心之辈,也绝对不会放过李氏这块肥肉。
    所以,李氏被曹操推出来的那一刻,便再也没有了选择的余地。
    这也是当前时代的规则之一。
    “好吧……”
    刘备深入地思索了一会儿后,重重地点头道:“既然子源都这么说了,朕若是不通过,便显得太过于偏执了……”
    说到这里,他拿起了私印,缓缓地印在了奏疏上,同时看向了林辰。
    他的目光,仿佛在说,希望子源所说的一切都会成真……
    “陛下放心!”
    林辰见此,连忙拍着胸膛保证道:“不论如何,只要这份奏疏通过,且能拉拢到荀彧、李氏…或者是于禁、乐进等人当中的任何一方,便绝不会亏!”
    “毕竟……”
    “陛下莫要忘了,这曹操可本就是实权人物啊。”
    “就算是没有陛下的承认,他最多也就是在名望上吃些亏,但其实际意义上的力量,却几乎是没有任何损伤的。”
    “是啊……”
    刘备面色复杂地点了点头,道:“朕倒是忘了这一茬,如今的曹操,可是手握数十万大军的一方诸侯……”
    “咳!”
    眼见刘备要阴阳怪气,林辰连忙道:“陛下不用担心曹操,其实他能走到这一步,已经算是表明了其对汉室的忠诚。”
    “毕竟……”
    “当今的天下,依旧还是充满了动荡。”
    “曹操能退让至此,便代表着,只要将来陛下的实力能呈正面增长,他就能再一次地低头,实在不必说太多。”
    “子源不必安慰朕,朕对天下形势还是有几分认知的。”
    刘备笑着摆摆手,继续道:“而且,朕也很清楚,如今的朕,最应该拿下的是关中与并州!”
    呼!
    林辰深深地呼出了口气,心说能够在历史上一文不名到皇帝的人,到底还是有几把刷子的。
    “陛下圣明!”
    感慨过后,他甩了甩袖子,施礼道。
    ……
    曹操很快就接到了从宫中传回来的奏疏。
    “操,如何也没想到,吾俦玄德,竟能称帝作皇。”看着上面刘备的私印,他不无感慨地摇了摇头。
    感慨过后,他便让人将儿子曹昂叫了过来。
    “父亲!”
    片刻即过,满脸英气地曹昂便大步走了进来。
    “为父要回去了……”
    曹操示意曹昂坐下,眼见后者要开口,他笑着摆手道:“不过,子脩倒是不必回去。”
    “儿不回去?”曹昂奇怪道:“那儿留在雒阳,却是为何?”
    “自然是争一争科举了!”
    曹操大笑着道:“这科举制,乃是那林子源搞出来的,以为父来看,这科举制当真是好东西,吾儿若是能在当中扬名,便可瞬间通传天下,到时……”
    到这里时,他便没有再说什么了。
    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现年的曹昂虽然已经被举了孝廉,但要不是因为他乃是曹操的儿子,又有几个人会去多看上两眼的?
    而作为父亲,曹操自然想让儿子依靠自己的能力来另天下侧目。
    最关键的是。
    他自信曹昂能在科举场上扬名。
    若是没有这份自信,他也就不会做这些事了。
    “儿明白了。”
    “此次科举,儿……必不会让天下英才小觑!”
    好歹也是跟着曹操征战多年,曹昂很快便反应了过来,并趁此机会对曹操保证了一番。
    “吾儿雄壮!”
    曹操大笑道:“子脩能如此看得开,为父也就能放心了。”
    父子两人又说了一些话后,曹操便带着典韦、许褚以及曹洪等人领兵离开了。
    “我们怎么办?”
    随着曹操的离开,城中的另外一方势力,逐渐地焦躁了起来。
    这一方势力,倒也不是别人,正是历史上奠定孙吴基业的孙策,派来会盟的吕范、韩当二人。
    可以说,这两人的身份,在刘协死了之后,就变得很是尴尬了起来。
    一来,他们没有足够的名望在雒阳呼风唤雨,就连阻止刘备称帝,也都做不到。
    也因此,他们想搞破坏都搞不起来。
    但同时,由于他们前来的名头是援天子……
    如今刘备称帝了,他们是不是还要援?
    若是不援,刘备会不会一怒之下让人将他们给剿灭掉?
    被孙策赋予厚望的吕范,不得做最坏的考虑。
    也因此,他一直以来都没怎么动过。
    甚至文聘、蒯越二人离开之时,他还让韩当稍安勿躁。
    毕竟,当时的城中,除了他们之外,还有曹操这么一个极其特殊的势力。
    从当时来看,他们完全可以先观察一番曹操,然后再做决定。
    然而现在,曹操已经离开。
    他们要怎么做,就变得很是难以抉择了。
    是表示归顺朝廷,还是让出一些利益,让孙策继续保持独立一方的资格?
    归顺朝廷就不多说了。
    让出利益的话,要让出什么?
    很难。
    吕范愁的两天都吃不下饭。
    第三天的时候,他在韩当问出怎么办时,只能硬着头皮回应道:“如今,也只能是见一见林子源了……”
    见刘备,这是不太可能的。
    因为一旦见了刘备,他们便完全没有了缓冲余地,到时候不论如何都要做一个选择。
    但那样就太过于直接了,甚至是将自己逼到了极端。
    可见林辰就不一样了。
    林辰是刘备麾下的头号重臣、亲信,就算跟他谈不拢,起码也可以在之后考虑考虑出让一些什么东西……
    这也是曹操要把奏疏给贾诩,让其带给林辰的原因所在。
    “子衡来了?快进来!”
    林辰满脸笑容地接待了吕范,聊了一些小事之后,他才疑惑道:“辰有些不解,子衡如今来找辰,却是为了何事?”
    “哎呀,尚书博学高才,主持风雅,以至于范竟是忘了正事!”
    吕范拍了拍脑袋。
    林辰微微一笑,心说信你才见鬼了。
    装作回忆的模样半晌,吕范才仿佛刚想起来似地开口道:“不知……林尚书如何看待吾家主公?”
    “嗯……”
    林辰回忆了一番后,笑着赞道:“孙折冲英气杰济,猛锐冠世…实乃是世所罕见之英杰!”
    吕范表情当即一收。
    华夏,自古以来就有用称呼搞事情的传统。
    比如,某某人本是个副职,但旁人叫的时候,大多都是称其为某正职。
    当前时代,自然也是一样。
    如今的孙策,虽然是折冲校尉不假,但别忘了,他可还兼任着殄寇将军呢。
    林辰却只称折冲,不言殄寇……
    吕范从中听出了一抹不对劲。
    不过,还没等他表述,便只听林辰继续道:“……其英类父,陛下本想明诏其为将军,并袭乌程侯之爵,再代会稽太守。”
    “然……”
    吕范心中一提。
    林辰故意等了一会儿,眼见吕范焦急起来后,叹息道:“然朝中百官皆言孙折冲无功,连折冲校尉之职,也都想去掉,陛下也难啊。”
    他的这番话,几乎挑明了就是在要好处。
    吕范自然也听了出来,但他故作沉思片刻,才开口道:“那林尚书以为……吾主当立下何功,方才能堵住悠悠之口?”
    “这,辰说不好。”
    林辰皱了皱眉,道:“毕竟,如今陛下新立,朝堂百官的胃口,可都是大的狠啊。”
    “林尚书直说便是!”
    知道林辰故意如此的吕范,咬了咬牙,又沉思一会儿后才开口道:“吾主,也希望可为汉室立功。”
    “如此吗?”
    林辰满脸惊喜地站了起来,道:“若如此,那事情就要简单一些了……”
    吕范连忙一同站了起来,一脸恭谨的道:“请林尚书指教。”
    “好!”
    “既然子衡都这么说了,那辰便指一条路!”
    林辰说到这里,装模作样地咬着牙道:“以辰来看,只要孙折冲能将广陵郡拿下,朝中百官的悠悠之口,也便能堵上了!”
    “只不知,孙折冲可能做到?”
    他皱着眉头道:“听闻那广陵一带,有着许许多多的水贼、山匪,确实是有些不容易啊……”
    “能!”
    心知必须要吐血的吕范,重重地点头道:“吾主麾下虽贫,却亦有几分实力,若拼上一拼,必可将广陵再度归朝!”
    拼什么啊。
    广陵本就是吴景占据的。
    而吴景又是孙策的舅舅。
    可以说,只要孙策愿意,随时都可以让广陵归顺朝廷。
    虽然,这么做之后,会让孙策集团失去北上的机会。
    但这么做了之后,却能获得相对独立的境况,也能一观天下形势。
    吕范很清楚,这就是用地盘来换时间。
    但问题在于,没有时间的话,孙策一切都没了。
    而有了时间缓冲,说不定刘备和林辰明天刚好就死了,到时他们依旧还能继续扩张的脚步……
    两者该怎么选,吕范还是很清醒的。
    当然了,这也是林辰提出的条件恰好合适。
    要是林辰开口就要会稽、吴郡、丹阳东北当中的任何一地,他吕范能答应,那才是见鬼了。
    “此事若成……”
    心知不能再挖掘好处的林辰,肃容行礼道:“辰这里,便先代广陵数十万百姓……谢过孙折冲了。”
    “不……”吕范刚想回礼,却被打断了。
    “另外……”
    林辰直起了腰,满脸苦笑着道:“如今关将军还在征讨逆贼袁术,不知子衡可能说服孙折…会稽,送上一些粮秣?”
    “吾主本是汉室之臣,此乃应有之义!”
    吕范大包大揽地拍了胸膛,但随即,他又皱着眉头道:“但会稽等地实在蛮荒,产出本就极少,恐怕就算吾主愿意奉献,也帮不上什么大忙……”
    “够了,够了!”
    林辰收起苦涩,笑着道:“只要孙会稽愿意帮忙,已算在为汉室尽忠了,但也不能为了这等小事,便苦到了江南百姓。”
    “范,谢林尚书宽容!”
    由于林辰没有得寸进尺,吕范的脸上,再度爬满了笑容。

章节目录

开局劝刘备去南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胜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胜郭并收藏开局劝刘备去南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