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见从外面跌跌撞撞跑进来一个女人,怀里还抱着一个小女孩,还未开口,已经是放声大哭。
    李婉茹急忙迎了上去,将女人给搀扶住了:“燕娜嫂子,有什么事情,咱慢慢说,别吓到孩子。”
    “张小波,他,他想寻短见。”赵燕娜伤心道。
    “多大事值得寻短见的?”赵铁心在一旁皱着眉头叹气,带着几丝蔑视的味道。
    “赵老头,别站着说话不腰疼,你的那些什么章没有找回来,你有活下去的勇气吗?”王根生冷笑道。
    “……”
    赵铁心顿时无语,王根生并没有夸张,所说基本属实。
    想当初,病痛折磨他的时候,赵铁心曾多次产生了厌世心理,好几次差点用一颗子弹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根生,别跟我外公打嘴官司了,还是先去看看是怎么回事吧!”李婉茹显得有些无助,轻轻说道。
    王根生点点头,也只有如此了。
    一边的赵雨欣的眼泪又流了出来,他知道王根生是去救人,属于十万火急。
    可是,现在林果在华天山的手里,同样也很危险。
    王根生走过来。轻声安慰道:“赵雨欣,我去去就来,要不了多久,你要不先去躺一会儿,昨晚肯定没睡好。”
    “我现在是心急如焚,哪里还有心思睡觉?”赵雨欣含泪道。
    “那就章赵雅陪你说说话,你们都姓赵,说不定还是一家子呢!”王根生故作轻松的说道。
    王根生开着车,带着赵燕娜和女儿张小妮往怪人张的家里而去,李婉茹不放心也坐了上去。
    路上,赵燕娜跟王根生说着丈夫怪人张的事情:“根生,张小波听说他的手有可能永远废掉,整个人也颓废了。”
    “燕娜嫂子,搞艺术的人性子都有些偏激,这也没有办法,不过我会将他的手治好的。”王根生淡淡说道。
    “根生,一会你见到他,千万不要刺激他,他的心现在真的很脆弱。”赵燕娜轻声叮嘱道。
    “我知道怎么做的。”王根生仍然很镇定的回答道。
    “根生,燕娜嫂子是真的很担心,你一定要慎重,一会千万不要刺激小波哥。”李婉茹轻声道。
    “婉茹姐,你就放心吧,我会有分寸的。”王根生笑着说道。
    说话之间,汽车已经开到怪人张的院门口。
    停了车,几个人下车,往院子里面走去。
    远远的,便能够闻到一阵阵酒香。
    怪人张躺在门口的一张躺椅上,手里拿着一个酒瓶,时不时的喝上一两口,这样子,哪里像是要轻生的人。
    “小波,你不要喝了,好吗?”赵燕娜放下怀里的孩子,蹲在了怪人张的面前。
    “我不喝酒能干什么,我现在就是一个废人,一无是处的废人。”怪人张凄惨的笑了起来,眼中却噙着泪水。
    “小波,你想过我和小妮没有?”赵燕娜哭着问。
    “我现在只想早点离开这是纷纷扰扰的人世,尘归尘,土归土,一了百了。”怪人张低声长叹。
    “爸爸,你不要小妮了吗?”小女孩走到了怪人张的面前,奶声奶气的问。
    “走开,不要烦我喝酒。”怪人张脸色一沉,推了张小妮一把。
    张小妮退了几步,坐在了地上,哇哇大哭起来。
    赵燕娜强忍着悲痛,轻声劝慰:“小波,你的病可以治疗好的,只要有这个决心,什么困难都能够克服。”
    “赵燕娜,你不要说了,我都查过了,像我这样的情况,想完全痊愈,只有千分之一的几率。”怪人张哭道。
    哭到伤心的时候,怪人张突然拿出了一把雕刻刀,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张小波,你不要胡来,你有什么事情,我和小妮怎么办?”赵燕娜大哭了起来,已然手足无措。
    李婉茹见状,连忙给王根生递眼色:“根生,你快想想办法呀!”
    哪里知道,王根生却拿了一张椅子在怪人张的旁边走了下来,根本没有去阻拦怪人张的意思。
    王根生甚至还拿起了一瓶酒,笑着跟怪人张说道:“怪人张,听说醉死的人,去了那边会受到极刑的。”
    “你哄谁,好像你是从那边过来似的,赶紧走吧,不要来烦我了。”怪人张不以为然的说道。
    “怪人张,我问一个问题,问完就走。”王根生狡黠的笑了起来。
    “什么问题?”怪人张问。
    “你说活着难,还是死了难?”王根生问,一脸认真的样子。
    “当然是活着更难一些。”怪人张答道。
    “你完全是没救了,我今天来,是有一件事情跟你商量的,现在看起来,没有这个必要了。”王根淡淡道。
    “什么事,我现在对任何事情,都不是很关心。”怪人张说着话,居然又说咕嘟嘟喝了几口酒。
    王根生举起了酒瓶,也大喝了几口:“疤哥让我来跟你商量一件事情。”
    其实疤哥已经死了,只不过怪人张不知道而已,对于怪人张,疤哥就是他的一个噩梦。
    “疤哥跟你说什么了?”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怪人张顿时紧张起来。
    王根生表情平静的说道:“疤哥说,让我转交给你五百万,要你离开赵燕娜,然后他娶赵燕娜做老婆。”
    怪人张手里的酒瓶吓得掉在地上:“你说什么?”
    “疤哥给我五百万转交给你,让你离开赵燕娜,有了这五百万,你了却残生应该绰绰有余了。”王根生笑着说道。
    “你胡说?”怪人张一时大怒。
    “我为什么胡说,再者我知道你这个人的话很难说,你不是想轻生吗,等你死了,我也用不着跟你商量了。”
    王根生说着话,继续喝酒,好一个轻松洒脱。
    李婉茹惊呆,赵燕娜惊呆。
    在来的时候,两个人都叮嘱过王根生,要谨慎从事,不要刺激怪人张。
    现在倒好,非但没有谨慎从事,而且是刺激无上限。
    怪人张彻底被激怒,手里的雕刻刀已经刺到了肌肉里面。
    “小波,你不要这样好吗?”赵燕娜大哭。
    “不要管他。”王根生冷冷说道。

章节目录

妖孽小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六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郎并收藏妖孽小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