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郊,理疗中心。
    327病房。
    一个小女孩安静地睡在这里。
    身上插着输液管子,脸上盖着呼吸面罩。
    如果林东在,他会发现那个天使并非是捏造出来的。
    她真的存在。
    只是消瘦了很多。
    但此时此刻,站在她床侧的并非林东。
    是菩萨。
    不是真的菩萨,是那个自称为菩萨的人。
    几分钟前,他切断了呼吸机和监控仪的电源,顺手关闭了患者危重警报器。
    门外十几米的护士站,有两位护士在值班。
    还有一位刚刚路过,但没往里看。
    但就算看了,菩萨也不在乎。
    静谧之间,菩萨无声地掏出小刀。
    但当他看到小女孩那张脸的时候,却又收了回去。
    思来想去过后,菩萨又抽掉了她的枕头,准备按在女孩脸上。
    但他再次犹豫了。
    最后,他选择坐下等。
    一边哭,一边等。
    “是他们要我做的……”
    “是呼吸机的问题,护士站的问题……不是我……”
    “好可怜啊……好可怜……”
    等也是等,哭也是,他干脆拿起了床尾的档案册。
    【姓名:向星星】
    【性别:女】
    【年龄:14岁(6岁基本停止生长)】
    【病征:pvs(植物人)】
    【住院时长:84个月】
    【医嘱:】
    【患者曾遭受强烈的脑损伤及神经损伤,已由多家三甲医院定义为pvs,完全丧失主观意识,移交本中心时病情基本稳定。】
    【但在后续检查过程中,我们发现患者的脑波奇迹地活跃起来,疑似有做梦的情况发生。】
    【随后,我中心协同多名脑外科、神经科专家进行治疗和恢复,但均无果。】
    【从医学角度来说,这是一个难得的样本,有助于我们开展对植物人自我意识的研究。】
    【但患者家属拒绝签署研究协议,即便有的项目组提供了不菲的经费。】
    【这当然可以理解。】
    【因为患者有永久的神经性损伤,物理上已经不可能醒来了。】
    【我们能做的只有输入更多的药物,进行更多的外界刺激,同时观测并记录脑部数据,以收集研究资料。】
    【在这个过程中,她的脑活动将随时有可能中止,仅存的意识或许也会承受煎熬。】
    【因此,请医护人员尊重家属意见,只对向星星进行最低程度的监测,避免一切不必要的刺激和干涉。】
    【家人备注:】
    【请尽量少打扰星星,安静的环境中,做的梦也会更美好一些。】
    【每晚八点半,给她戴上耳机,放30分钟的睡前故事,那样她会睡得更香。】
    【我们知道呼吸机没有味道,但还是麻烦照顾一下那瓶花,我们从书上看到,人的皮肤也会和外界交换气体,她贪甜,虽然吃不到了,但或许能感受到。】
    【最后,如果奇迹发生,她醒过来了。】
    【请一定联系她的父亲,不要联系母亲。】
    【我怕她母亲也激动得晕过去。】
    【如果她情况不稳定,家属一时又赶不到,请抓紧时间代替我告诉她——】
    【“爸爸已经准备好听你的那些梦了。】
    【“爸爸会把它们出版,变成故事集,讲给全世界的小朋友!”】
    “呜……呜呜……”菩萨擦着眼泪和鼻涕哭道,“多好的孩子……多可怜的孩子……”
    他转而望向了那个身体。
    似乎,还有最后一丝起伏,最后一点温度。
    “好慢啊。”菩萨抱怨道,“死得好慢。”
    ……
    云海之上。
    小女孩的神智早已模糊,就连形象都开始模糊。
    林东也不忍心再去追问她的身份和地点。
    只紧紧地,但又不敢太紧地抱着她。
    使劲幻想着——
    我是太阳,我很温暖,我会让所有生命繁衍不熄。
    尽管如此,小女孩的消散却仍在持续。
    渐渐地,她连完整的句子也说不出了,只有一些散乱的意识,淡淡地,像是棉花糖的丝一样飘散而去。
    “爸爸妈妈……对不起……”
    “对不起……爸爸妈妈……”
    “大姐姐……对不起……”
    “大哥哥……我好笨……”
    “坏人……好坏……”
    “爸爸……”
    “妈妈……”
    “爸爸……”
    “妈……”
    “……”
    最后的一根丝,飘走了。
    林东随之失去了支撑。
    整个云海土崩瓦解。
    但这一次,林东并不畏惧坠落。
    他犹如一颗钢铁陨石,在气流中燃得通红。
    我非常非常非常好的朋友。
    最好的朋友。
    我都记住了。
    所有的一切我都记住了。
    我会藏好自己。
    直至将他们一网打尽。
    ……
    菩萨再次回到了篝火旁。
    忠义和法官在这里等很久了。
    主教却并不在意时间的流逝。
    “呜呜呜……完成了……”菩萨哽咽地摇着头,“以后,不要再给我这种目标了。”
    忠义长舒了一口气:“你就当是我做的,罪罚都是我,下地狱的也是我。”
    “但愿能这么算吧……话说,她为什么一定要死?”菩萨压低着头道,“她活着又能怎么样,你为什么这么坏,她连梦都不能做么?”
    “不能。”忠义沉声道,“她既然能来这里,就一定能去别的地方,把我们的事情告诉更多人,这是不可容忍的,篝火还不能暴露。”
    法官跟着叹道:“还好我们的主即便只是随意一瞥,也足够锁定那个女孩的坐标了。”
    “不随意。”主教哼了一声,“主费了不少力气。”
    菩萨无意再听,只转身道:“好了,我不管这里的事了,三天给了我三个任务,一个比一个恶心……我要平复心情,我要度假!”
    法官抬手道:“可教授还没找到……”
    “那是你们的事,我要休息!!”菩萨扭身就走。
    “等等。”忠义一抬手便拉住了他,“最后一个小任务,完成后,法官会给你一笔不菲的度假金。”
    “别瞧不起人,我会缺钱?”菩萨不忿道,“换句话说,我需要钱才能得到我想要的?”
    “普通的钱你当然不缺。”忠义点头道,“但合法的,不会被追查的,可以带出国挥霍的钱,你不需要么?法官可以为你安排一次拉斯维加斯豪华旅行,那些服务必须有干净钱才可以。”
    “……”
    “可以么菩萨?最后的任务,就一周,不用杀人,坐在那里就可以了。”
    “……我先听听内容。”菩萨闷闷地嘟囔道。
    “回到向星星的病房。”忠义拥着他说道,“看看有没有不明人士出现,顺便盯住她的父母,把一周内见面和联系的人名单给我。”
    “这……也太麻烦了……”菩萨抱怨道。
    “但很重要。”忠义比划道,“从向星星逃走,到你将她处理,这中间的几个小时,足够她将消息传出去了。你去守株待兔,不仅是杜绝隐患,也可能会抓到大鱼,如果真的立功,我的座次可以让给你。”
    菩萨可见地摇摆了一下:“我……我现在的位置很好了。不过为了主,为了我们,我可以再坚持一周。”
    “呵呵,”主教阴阳怪气地笑出了声,“辛苦了,主都看到了。”
    “是吗,主一直在看吗?”菩萨顿时兴奋起来,接着又转望法官,“拉斯维加斯,你真的能安排?”
    法官点头道,“300万美元之内的任何服务,举手之劳。”
    “你们早这样,我积极性会高很多的。”菩萨一笑,兴冲冲地遁入了迷雾。
    待他走了,法官才叹了口气。
    “我们有些成员……太勉强了。”
    “任何组织初期都会这样。”忠义拍了拍法官的肩膀,“一点点地,会好的。先别想教授的事了,主都拿他束手无策。”
    “唉……”法官苦笑道,“忠义,还好有你。只要你想,我愿意随时把位置交给你。”
    “你做的很好了,我有我的任务。”忠义与主教颔首过后,回身遁向迷雾,“天亮的会议,很可能是历史级别的,我们该做的都已经做了,其余的,会后再部署吧。”
    待忠义离去后,主教一阵怪笑。
    “你真的愿意把位置给忠义么?”
    “是的。”法官道。
    “那就是吧,呵呵……”主教转而望着篝火,“你们最近祈愿的都是些麻烦的事,存货已经快用完了。”
    法官可见地颤了一下:“……不是才供奉过?”
    “主说不够用,就是不够用。”
    “请主息怒,我会尽快组织下次供奉……”
    “越快越好。”主教摆了摆手,“出去吧,主要休息了。”

章节目录

太棒了,我逐渐理解一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给您添蘑菇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给您添蘑菇啦并收藏太棒了,我逐渐理解一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