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如今见着叶非凡出现之后,王越顿时心如死灰。
    毕竟对方既然在这时候赶到,想必对于一切早就已经洞若观火。
    既然如此,那他再做隐瞒又有何用处?
    “老实交代吧,你应该也知道现在大局已定。”
    叶非凡冷漠的看向王越,根本没有理会被挟制住的两名内侍。
    “好手段,好算计!”
    “我剑圣王越纵横一生,没想到居然栽在你这小子的手里。”
    王越仰天长叹一声,但再度看向叶非凡的目光已经是坦然至极。
    “这次乃是陛下亲自授意我前来刺杀你的,至于其他事情在下一概不知。”
    王越沉声开口。
    “哦?陛下让你来刺杀本将军你就来了?”
    “陛下许诺只要这次刺杀成功之后保我无虞,而且许我当朝太傅之位。”
    王越摇了摇头,径直开口说出了这背后的隐情。
    【听传闻这王越热衷名利,没想到还果真如此,但说来这也不过是个猪脑子罢了,这太傅之位岂是刘协说给就能给的?】
    【更何况动了小爷我,在吕布这憨皮面前还真以为能活得下来?】
    叶非凡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帝师你怕是太高估了陛下如今的位置。”
    “行了,好好呆在天牢里面,需要的时候自会传召你。”
    叶非凡冷声开口,话音落下之后更是没有丝毫犹豫,迈步便打算离开天牢之中。
    “非凡老哥,那这两个家伙呢?”
    张达连忙追问。
    至于这两名内侍更是连忙对着叶非凡磕头求饶不已。
    与此同时,叶非凡根本未曾转身,身形略微一顿之后,不带丝毫感情的话音便已经传来。
    “两个阉人留下来活在这世上,能有什么用处?”
    叶非凡再度抬腿迈步。
    不过须臾时间便已经是离开了天牢。
    至于这两名内侍最后的下场,更是再无丝毫疑虑。
    翌日一大清早,叶非凡便已经在皇宫之外守候,当他见着吕布车架赶来之时,神色终于一动。
    “彦祖,此事当真如你所说?”
    吕布冷声开口,显然是已经得知了昨晚天牢之中的情况。
    闻言叶非凡微微颔首。
    “没错,昨晚已经有宫内两名内侍打算在天牢之中送咱这帝师上路,不过凑巧被末将给逮住了。”
    叶非凡轻声开口道。
    “好,很好,真当本将军是泥捏的!”
    “先是刺杀不成,随后便准备杀人灭口,果真是好手段!”
    吕布声音冷冽无比,提起方天画戟便迈步进入了皇宫之中。
    而一路行去,根本无人敢拦在吕布身前。
    毕竟仅仅是吕布此时无意间散发的气势,便让所见之人胆战心惊,生怕吕布一戟直接刺向他们。
    “大将军,叶爱卿,你们这是?”
    就在进入刘协寝宫之时,早已得到消息的刘协连忙出宫相迎。
    而见着吕布此时浑身煞气的模样之后,刘协浑身猛得一震。
    要知道怎么说他现在也不过就是一个十来岁的孩子,如何见过如此场面?
    哪怕是指使王越前去刺杀叶非凡之事,也都是有人在背后指点。
    “怎么回事?”
    “陛下难道现在还需要本将军亲自言明吗?”
    “昨晚刺杀彦祖之事,以及昨晚天牢中的内侍,难道陛下还能做其他解释不成?”
    吕布冷声开口,言语之间根本没有给刘协丝毫面子。
    而见状周围的宫女内侍更是连忙埋下头去,根本不敢做出任何反应。
    “大将军冤枉,朕昨晚好端端地待在宫内,与王越刺杀叶爱卿一事可是半点关系都没有,还望大将军明察!“
    刘协脸色慌张地开口,根本没有半分天子威严。
    与此同时,叶非凡却是当即嗤笑一声。
    “陛下自称昨夜之事与陛下您一概无关,那不知又是从何处听闻是帝师昨夜刺杀末将的?”
    话音落下,吕布脸色猛地一沉。
    甚至他没有想到都这个时候了,这小皇帝居然还敢和他耍心眼。
    “看来陛下果真是好算计,这一环接着一环,当真是天衣无缝。”
    “倒是本将军低估陛下了。”
    吕布阴阳怪气的开口。
    而就在他话音落下之时,提起方天画戟便猛地往地面一砸,吓得刘协浑身一哆嗦。
    只当吕布这是打算对他出手。
    “大将军饶命,协……协也是受奸人蛊惑,这才险些误伤忠良。”
    刘协语带哭腔,浑身更是战栗不已。
    【难怪当初董卓这厮居然想着扶刘协上位,这么一个天子想要控制住,那简直是太过轻松了!】
    叶非凡无奈的摇了摇头。
    【不过这次倒还真不能把这小皇帝做个怎么样,但给点教训是怎么都少不了的。】
    吕布浑身一震,转头便看向了叶非凡。
    “彦祖,既然此次你是受害者,那不知你打算如何处置?”
    “回禀将军,既然陛下都以言明是受奸人蛊惑,那此次陛下也只是识人不明,颁下一道罪己诏即可。”
    “但对于这胆敢暗中蛊惑陛下的乱臣贼子,自当格杀以儆效尤!”
    叶非凡语气森冷的开口。
    话音落下,吕布微微颔首之后便转头看向了刘协,“相信陛下已经听明白了,我这彦祖兄弟大人不计小人过。”
    “这罪己诏该如何下达,陛下您应该也清楚吧?”
    刘协脸色屈辱无比。
    被自己的臣子逼着颁下罪己诏,几乎让他此时恨不得当场自刎。
    可终究是没有这么大的勇气,苦着脸点头道:“大将军放心。”
    “这罪己诏不日朕便会亲自颁下。”
    “那说完了这事,该说说到底是何人指使陛下您的了。”
    吕布话锋一转,而刘协当即脸色大变不已。
    “大将军,既是朕都已经愿意颁下这罪己诏了,就不必再继续追究下去了吧?”
    吕布脸色猛然一黑。
    “不必继续追究下去?”
    “若不是因为有奸人蛊惑陛下,那这事陛下难道以为能这么轻易了结?”
    “其他不论,但这幕后主使定当伏法!”
    吕布话音斩钉截铁。
    与此同时,刘协的脸色同样是一变再变,到最后已经是没有丝毫血色。
    就在这时,一道婀娜多姿的身影却是从寝宫之内走出,赫然便是董承之女董贵人。

章节目录

三国收尸人之我被吕布偷听心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梦里三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里三度并收藏三国收尸人之我被吕布偷听心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