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心龙抓手 作者:未知

    第 25 部分阅读

    都市偷心龙抓手 作者:未知

    第 25 部分阅读

    人强烈地更多的女人。淘肉文

    而现在,尹珺虹她知道自己正是娇艳如花的女人算是彻底被那个披着羊皮的色狼给挑动起来了。

    还能怎么办?犹豫徘徊和忍让就换来了林天龙更加得寸进尺肆无忌惮地侵犯。

    此时此刻,林天龙跪在地毯上,把尹珺虹肥美柔嫩的宝蛤抬到自己嘴边,深吸了一口气!以他的知识和经验,他知道几乎没有哪个女人能够抵抗宝蛤的剧烈刺激,身体十分敏感的冷艳少妇尹珺虹尤甚,至少比石洁怡更差劲。

    林天龙不再迟疑,迅速张开大口,猛烈地含住尹珺虹整个美丽花瓣。香格里拉购物中心试衣间里的实践经验已经使他对尹珺虹的身体有了一定认识,他知道这个久旷美少妇将很快沉迷!

    “啊……”

    尹珺虹条件反射般迅速发出低闷的叫声,腰部猛然向地毯挺去,头部向上抬起,一头浓密的黑发马上披散在白嫩的后背上,宝蛤却努力想离开林天龙的嘴巴。

    林天龙马上发力,不让尹珺虹的粉胯有丝毫动弹,嘴巴却迅速象上次那样全力扫荡起她的花瓣、珍珠及粉胯四周,同时舌头也猛烈地、不断地伸进尹珺虹宝蛤内,他要迅速唤起尹珺虹丰满圆润的对的狂热敏感反应!

    “啊……不要……啊……你这是强奸啊……”

    果然,尹珺虹的腰肢和上身随即扭动了起来,幅度也越来越大!

    林天龙不知道,尹珺虹最敏感的地方除了胸部之外,就属宝蛤了,也从来没有人去亲吻她的宝蛤。遽然而至的强烈刺激,尹珺虹如何经受得起?虽然双腿被控制,但是丰腴滚圆的美臀还是可以收缩!

    看着冷艳少妇尹珺虹强自收缩的宝蛤,林天龙心里大喜!尹珺虹每收缩一次,他就大力吸出来一次;尹珺虹再收缩一次,他就再大力吸一次。数次之后,在这双重刺激下,尹珺虹终于只剩下大口喘气的份了!

    看着尹珺虹不再挣扎、无力言语,林天龙知道可以为所欲为了!他故技重施,再次向宝蛤内部大力吸吮。不要用其他动作,他要尹珺虹的宝蛤对他的嘴形成条件反射!

    当林天龙吻住冷艳少妇尹珺虹的宝蛤时,只觉口中蜜液汩汩,无论他如何蚕食鲸吞,总饮不尽她奔涌的蜜潮;而成熟美少妇最珍密的宝蛤被他的口舌攻陷,即便迷醉当中,冷艳少妇尹珺虹的仍不由自主地大起反应。

    林天龙只觉得头被她一双修长亲密地夹紧,无比亲密地表现出成熟美少妇对他口舌妙技的期待,而正被他双手尽情揉弄抚爱的美峰,更是强烈地表示着无比的坚挺弹性,让他亲手感觉到那跃跃欲试的悸动。

    果然,在一声比一声短促的呻吟和哭泣中,尹珺虹用自己的脚背不断地勾紧林天龙,不断地主动把宝蛤绕着林天龙的嘴唇摩擦!

    感受到猎物的狂热反应,林天龙几乎失去了理智!他再次更大力地舔、吻、吸甚至咬,一次又一次!

    尹珺虹更疯狂了!刚才还若有若无的挣扎和哭泣已不知忘到哪里,脑海中只有带给她无限刺激的林天龙的嘴!

    口中茫然地呻吟着,尹珺虹似还心神迷醉,丰满圆润的娇躯在林天龙挑逗调弄之下,正妖冶淫荡地展现着女体无比的魅惑;正容纳着林天龙舌头的宝蛤时紧时松,美妙的韵律显示着她竟似在林天龙的口舌逗弄下便要!

    终于,在二人抵死般的纠缠中,尹珺虹的身体突然僵硬、宝蛤内猛烈抽搐,数股春水花蜜遽然喷出!她被生生吸到了!

    林天龙抬起头,欣赏着尹珺虹的春水花蜜不断涌出、滴落,心中既充满了成就感、又饱含着不屑。他知道现在的尹珺虹已经浑身酥软,可以发泄自己的了!感觉到冷艳少妇尹珺虹的娇躯,在一阵甜美无比的紧绷后软瘫下来,林天龙眼儿流扫,只见尹珺虹娇躯媚光莹莹,微微的颤抖更显娇艳;方才这美妙的滋味,虽在她婉转挣扎之时,却已牢牢地烙刻在之中。

    林天龙不由大喜!他原先可没想到这尹珺虹竟这般敏感,之后那迷人的不只更显娇媚妖娆,原已扑鼻而来的体香,更是馥美浓甜,令林天龙不由醺然。

    虽说已令冷艳少妇尹珺虹,那宝蛤正自一吸一放地微微吐息,林天龙从容地把尹珺虹翻过来,剥光她的所有衣物。看见她的上身通红,布满了密密的细汗,想不到,仅仅一次,就能让她如此兴奋。

    第88章 尹珺虹

    “天龙,不要这样!我是你的舅妈啊!”

    尹珺虹终于可以完整地说出一句话,虽然仍然带着气喘。

    “香格里拉购物中心试衣间里一朝而别,令我难忘,舅妈难道不想鸳梦重温吗?”

    看着尹珺虹似乎渐渐不再陶醉,林天龙马上一只手爱抚上尹珺虹的丰满,手法娴熟地抚摩揉搓起来。

    “恩……”

    尹珺虹随即发出甜得发腻、腻得心烦的呻吟声,随着林天龙的节奏生涩地扭动起来。

    只是林天龙接下来的手段,却是直截了当的令尹珺虹芳心一寒!闭目咬牙的她只觉林天龙的魔手不知何时离开了敏感的玉峰,换了另一只手,似要和林天龙在另一边玉峰的肆虐一较短长般,用全然不同的揉捏搓玩手段,勾起了另一波躁动风潮;而林天龙空出来的手,则是顺着挣动之间尹珺虹那柔滑的香汗缓缓而下,像是要勾引尹珺虹心神般,逐步逐步地向股间禁地推进。被勾得芳心骚乱的尹珺虹虽是小腹不住胀缩,却仍逃不过那魔手神秘的抚玩。

    高举的双腿早已被迫大开,此刻更夹不住林天龙的手指。尹珺虹突地娇躯一震,林天龙的手指竟已光临她那珍密的宝蛤!也不知他的手在谷口处如何挑抚,尹珺虹只觉宝蛤口处一点异感传来,某个珍珠般的小蒂已落入了小坏蛋魔手之中,在他的旋转抚弄之间,宝蛤当中竟有种前所未有的刺激涌上身来;尹珺虹虽咬着牙,胸口却已不住起伏,那刺激令她喘息难止,像是刺穿了一层防御,火热的娇躯各处传来阵阵快意,几乎让尹珺虹融化成一池春水。她只能勉力维持方寸清明,丰满圆润的娇躯却已微不可见地在小坏蛋的手下荡漾飘摇,大开的宝蛤中逐渐有种湿滑黏腻的触感。

    “嗯……这么快就开始湿了,珺虹舅妈真是越来越敏感了啊……”

    指上沾染湿滑,看着尹珺虹既羞且怒,还夹着一丝羞怯的神情;林天龙大感满意,更是出口成脏,每声每句都把尹珺虹当成了荡妇修理,而他娴熟的手法更是令本能的快意一波接一波地从尹珺虹周身涌起,狂野暴烈地冲击着紧守的美少妇芳心,那冲击愈来愈剧烈,加上林天龙技巧高超,无论是口舌还是色爪的技巧也愈来愈成熟,勾得尹珺虹愈发难抗。

    “啊……”

    一声呻吟脱口而出,虽说尹珺虹勉力咬牙,硬是吞下了半声,但这情难自禁,含带了多少怒意和羞态的娇声出口,可听得林天龙快活无比。

    林天龙一边调笑,扣在尹珺虹宝蛤上头的手指突地放开那已贲张润泽的小珍珠,伸出二指在尹珺虹急促舒张收缩的宝蛤口处画着圈子,收集着愈来愈多、涌得愈发激烈的香汁蜜液,突地两指合并,猛地刺入宝蛤里头。

    这强烈的刺激,像是火星落入了油中,登时野火狂烧,一发不可收拾。

    尹珺虹如遭雷击,娇躯竟已不由自主地全身僵住,丰腴滚圆的雪臀绷紧,宝蛤竟奋力密合起来,可那被含住的手指却没停止动作,反而顺着她的柔腻湿滑,如蛇般地探寻、蠕动,在那蜜泉汨动的宝蛤中像是在寻找什么一样,最后在一处停下,彷佛到达目的地地开始在那一处濡湿柔滑的雪肌上动作起来。

    这动作,就好像直接抵在她的心尖一样,让尹珺虹酥软了紧绷的,随着手指的动作如水蛇一样娇美地扭动起来;虽是勉强忍住了喉中那高亢娇甜的呻吟,可娇躯的绵软、飞洒的香汗、娇容的变化,实实在在都显示出林天龙突如其来的这一手,已然拿住了尹珺虹的要害。

    也不知他怎么动的,那强烈的感觉好像将其余部位的感觉全吸光了,甜美的洪流汇聚了所有在她身上的刺激和动作,强劲威猛地冲上了尹珺虹的芳心,让她脑里心中一片空白,一时间竟忘了自己是被小坏蛋把玩,玉手也不知空抓着什么,偏是什么也捉不住;纤腰不由拱起,绷紧的感觉已涌上了纤巧细柔的足趾,雪白的肌肤泛起了片片红潮,浑身早已湿透。香汗淋漓之中,股间泛滥的湿滑软腻感觉尤其特别,令她忍不住缩紧宝蛤,啜住了他的指头!若非尹珺虹担心惊动楼下的黄婉蓉郭立青石洁怡郭丽雅等人,芳心即便在这紧急的情况下仍勉力把持,怕早禁不住呻吟出声了。

    见尹珺虹那成熟美少妇的春潮来得如此强烈,几是整个人都瘫了,仍停在她宝蛤的手上满是时流泄的阴精蜜液,林天龙心下只有一个爽字,他脱掉自己下身的衣裤,挺着巨龙、拿出右手、狠狠地一插到底!

    林天龙只觉才一探入,与在香格里拉购物中心试衣间里匆匆忙忙更不相同,此时此刻,冷艳少妇尹珺虹宝蛤之中重重门户层层叠叠,仿佛是处女般将他的巨龙紧紧啜住,直是步履维艰;若非蜜液滚滚而出,将这谷道润滑,怕他真是动弹不得!那宝蛤壁上似生了无数张小口,亲密热烈地吻着入侵的巨龙,竟令林天龙有股射精的冲动。一步步摆平宝蛤中那似想将巨龙吸干咬断的紧夹缠卷,好不容易全根尽没。

    林天龙痛快地吁了一口气,只觉巨龙上头传来的感觉美妙到无以言喻,彻骨的酥爽感直透体内,美得让他一时间真不想拔出去。虽说大力成熟美少妇女体宝蛤,听那缠绵时的啪啪声响也是种享受,但尹珺虹的宝蛤里头气象万千,便是这样插着不动,感觉也是酥麻透骨,滋味美轮美奂,绝不下于抽送之乐。林天龙虽是巨龙不动,俯向冷艳少妇尹珺虹耸挺美峰的嘴却毫不迟疑地在那丰挺美乳上吻吮不休,双手还在乳下挤捏拱挺,让口舌的动作更加方便。

    感觉到宝蛤内插入了让人心烦意乱的坚硬巨龙,尹珺虹久旱逢甘霖般迅速挺起宝蛤,双手抓紧地毯,嘴里再次发出“嗯……”

    的甜腻呻吟。

    林天龙的那份天赋异禀,那份硕大无朋,那份雄伟绝伦,那份青春强悍,都给成熟美少妇尹珺虹带来了全新的美妙感受。

    林天龙再次用巨龙把尹珺虹顶到最高位置、再次借助体重、再次在同一个姿势接连不断地猛烈!

    这次,他要让尹珺虹在完全清醒的状态下感受排山倒海般的快感和!

    果然,尹珺虹悄悄搭在林天龙双肩上的双手,突然失去了推开他的力量,美少妇毕竟食髓知味欲罢不能,十指不知不觉地抓紧了他,嘴里发出了连续不断的诱惑呻吟。

    看到尹珺虹的激烈反应,林天龙干脆把巨龙全根插到底、再全根拔出、再全根插到底,一次比一次快速、一次比一次猛烈!他要看看,这个美女主持是否也会彻底沉醉在粗暴的奸淫中,还是象石洁怡那样迅速崩溃?

    从来没有经历过的粗野,将尹珺虹的欲火越燃越旺!她不仅没有崩溃,反而以更大的力量挺动胯部,迎接林天龙的奸淫!这一刻,她完全忘了正被强暴,迅猛席卷而来的性快乐完全占有了她所有的思维。

    看到这个动作的强烈效果,林天龙连续不断地摆动屁股后,忽然狠狠地直插几下!这突然的直插,几乎把尹珺虹插得魂飞魄散,每一次都换来她更尖利叫声!

    在连续不断的搅动、直插后,尹珺虹突然紧紧搂住林天龙的脖子,死命地咬住林天龙、又迅速松口。

    被林天龙这样羞辱玩弄,尹珺虹虽想抗拒,却已是力不从心,尤其桃花源里那满溢的泉水,令她着实羞不可言,尹珺虹无力地偏过头去不肯看他,死命闭口不发出声音,却掩不住被他淫邪逗弄时的本能反应,那低低的娇声从小瑶鼻里不住透出,充满了欲迎还拒的诱惑。

    听尹珺虹强抑不住的哼声如此娇媚诱惑,虽是低沉轻柔,却有着隐也隐不住的性感娇媚,林天龙只觉下身着实硬挺的难受,只是这尹珺虹是经过端庄主持人训练的成熟美少妇,想要将她的身心彻底征服,就不能太过急色,林天龙强抑着胸中的渴望,双手一上一下地在尹珺虹娇躯来回抚拭摸索,刺探着她的性感地带,却不真的用劲,让尹珺虹半天吊着,怎么也不可能因着他的手便达,只熬的尹珺虹娇躯不住震颤,呼吸急促让那美乳也不住跳动,让林天龙的手尽情享受着那柔软又坚挺的弹性,和娇嫩滑溜、如玉如珠的触感。

    也不知这样熬弄了多久,尹珺虹那冰霜一般的外表,似已在林天龙的魔手中全盘崩溃,她眯着眼儿,眸中媚光隐现,被汗光浸透了的肌肤更似酒水蒸过般晕红片片、娇艳莫名,娇躯在他的手下无助地扭动,桃花源中泉水滚滚,再也无法抑制,甚至连樱唇都难紧闭了,虽说还能紧咬牙关,不至呻吟出口,但从那小瑶鼻中透出的哼声,却是愈来愈柔、愈来愈甜,让林天龙一边满足手足之欲,一边不由大赞,这丰满圆润的成熟冷艳美少妇真是绝世尤物,能弄她上手真是前世修福。

    林天龙希望尹珺虹能记住这个动作的惊心动魄,他要在这个动作上释放自己、更要让尹珺虹再次喷出春水花蜜!他一把抓住尹珺虹的圣女峰、拧住她的樱桃,一次比一次力量更大、速度更快、摆动幅度更大!

    终于,在这多重刺激下、在林天龙再一次直插到底时,尹珺虹发出最后一声长长的沙哑叫声!她的四肢好象突然凝固在林天龙身上,宝蛤内部前所未有地抽搐,数股春水花蜜被林天龙插得向胯部四周飞溅!

    感受到尹珺虹的,林天龙就不再克制,再几次迅猛的直插后,迅速拔出巨龙,把白花花滚烫烫浓稠稠黏糊糊的岩浆精华全部射在尹珺虹雪白丰润白里透红的美乳上。

    第89章 舅妈珺虹

    倍受自己珍爱的圣女峰被灼热、迅猛的精液射中,这种完全是侮辱性质的流氓行为,尹珺虹却对此没有什么反应。她现在象条被捞上岸的死鱼一样,只有大口大口喘气、不停抽搐身体的份了。

    欣赏着中的尹珺虹,林天龙轻轻地抱起了她。如果是丽雅,他一定会亲吻她,可这是尹珺虹,是他要征服的女人,他希望她能主动吻他。

    “你为什么要这样折磨我?我可是你干妈的弟媳妇,也就是你的舅妈呀!”

    尹珺虹玉体酥软无力地任凭林天龙把她搂在怀里,娇喘吁吁地委屈呢喃道,刚才知道黄婉蓉认下他做了干儿子,本来还想忘却试衣间之事,从此紧守舅妈外甥伦理道德雷池防线的,却没想到被林天龙这个小坏蛋大色狼给强行占有,而且还是在郭立青黄婉蓉这散发着高雅气息的书房里,心里又是羞怒又是难为情又是委屈。

    “珺虹舅妈,谁叫你长得这么诱人犯罪!你整天冷着一张俏脸,一副不可攀折的样子,任是谁也要看得心生欲火。何况我们在香格里拉购物中心试衣间里已经有了一番缠绵,我食髓知味怎能忘却呢?”

    林天龙搂抱着冷艳少妇尹珺虹丰满圆润的,软语温存道,“舅妈,其实,我心里是十分喜欢你的,知道舅舅经常为了刑警队的公务而冷落于你,每当看到你的眼神,心里总是觉得想要安慰你,和你相依相伴贴身贴心。只有快乐,只有满足,才会让你笑逐颜开!既然上天注定我们今天在这里行天地伦常之事,以后我会象疼爱丽雅姐姐那样疼爱你照顾你,你说好不好?”

    尹珺虹听得目眩神迷,知道林天龙所说不虚,句句都点在了她的芳心深处,那些忧郁那些恐惧那些寂寞那些空虚,都被他一番话全给揭了开来,也解了开来,她年龄不少了,今年都三十多了,别人有初恋的青涩果实,有爱情的滋润,有丈夫的陪伴,可丈夫黄枭龙为了刑警队队长的职责,为了防范副队长闻泰达的抢班夺权之心,她却经常忍受着孤独寂寞,她感到并不幸福,并不快乐,因为她失去了自我,失去了一个女人一个成熟美少妇应该拥有的快乐。经历了今天被林天龙强迫侵犯百般羞辱之后,尹珺虹知道自己已经无法逃避无法压抑,情不自禁不能自已了,身心已经沦落,看着眼前这个比自己岁数小了近半,相貌羞赧可爱的大男孩小坏蛋林天龙,她芳心暗叹或许这就是前生注定的孽缘吧!

    “天龙,谢谢你跟舅妈说这些话,也谢谢你这么理解我,舅妈不怪你了。”

    尹珺虹停顿了一下,娇羞妩媚地低声呢喃道,“虽然你那样欺负舅妈,不过,你也给了舅妈别样的感受和满足……”

    “舅妈可真是寂寞啊,舅舅虽然是刑警队长有我厉害吗?我的本事大不大啊?”

    林天龙得寸进尺地坏笑着问道。

    “不要问了嘛!你舅舅要是知道你这样欺负舅妈早就把你踹死了,真羞死人了……”

    尹珺虹羞赧妩媚地娇嗔道,“大男人欺负人家弱女子,真是丢死人了……”

    “这有什么丢人的?男欢女爱,灵欲交融,这在欧美可是一种流行时尚哦!”

    林天龙不依不饶地追问道,“我就要你亲口说出来嘛!刚才到底怎么样啊?”

    “小坏蛋,得了便宜还卖乖。”

    尹珺虹羞赧娇嗔道,“刚才你弄得舅妈好舒服……比你枭龙舅舅厉害多了……”

    话没说完羞不自胜地把脸儿埋进了林天龙的怀里不肯抬起来。

    “好宝贝,好舅妈,只要你舒服只要你快乐,我愿意日日夜夜疼爱你!”

    林天龙听得心花怒放,欲火再次高涨起来,温柔而迫切地分开尹珺虹的粉胯缓缓让她沉坐至底,等到巨龙全然被桃花源吞没,将她娇嫩的花心顶的阵阵酥麻,连尹珺虹的声音都荡漾飘摇起来时,他才一把抱紧了这成熟美少妇,将她的樱唇噙在口中,唇舌吐露之间,慢慢将她的牙关撬了开来。

    “小坏蛋,又来欺负人家!”

    虽说刚才被林天龙强迫凌辱,其中刺激处不足为外人道,但这样操持主动,对尹珺虹而言仍是头一遭,桃花源随着她的动作,一点一点地将巨龙吞没,微微的痛楚之中,有着无比的满足感,尤其这种体位全由尹珺虹动作,各种体会都不是刚才被动挨时享受得到的,她正自被顶的神魂颠倒飘摇之时,冷不防被林天龙一搂入怀,樱唇上随即传来小坏蛋火热的吻,尹珺虹虽是娇嗔着咬牙苦忍,不肯让他轻易得手,奈何已然荡漾,已被他彻底侵犯的身心,那里容得樱唇不失陷?不一会儿在林天龙温柔挑逗中,尹珺虹惊羞地发现,自己的防线已经慢慢崩溃,他的舌头终于进来了。

    即便是这些年已经冷淡疏远男女之事如尹珺虹,也知道对女子而言,或许会因力不如人而,但若樱唇开启,与男人拥吻甜蜜,便代表了自己已无抗拒,而是真心与他爱欲横流,或许尹珺虹还可耐着不开口,但林天龙如此温柔,而又善解人意,正将她的身心都浸润在柔情蜜意之中,羞怯之间尹珺虹香舌轻吐,先是任他在口中扫动吮舐,到后面甚至被他勾引着探进林天龙口中,尽情尝试青年男子的味道,只觉脑中轰然,迷乱之间的尹珺虹任他勾引诱拐,早已舒服的忘我了。

    唇舌终于分了开来,剪不断理还乱地连着一条细丝,三十多岁的美少妇羞赧的仿佛十八岁少女似的,尹珺虹迷乱娇羞地香舌轻吐,舐着唇上留存的余味,看着林天龙的目光,感觉两人深切的接触,脸蛋儿不由晕红如霞;两人可不只下体深刻交合、唇舌勾缠不休那么简单,在方才紧密结合之间,难耐春情的娇躯不住在他怀中摩挲扭摇,丰满而娇耸的美乳在他胸口揩擦磨拭,早把两点蓓蕾刺激的高挺起来,酒红如火,惹得林天龙俯下身来,在两点酒红上头吻吮舔舐,酥的尹珺虹阵阵娇吟,桃花源里泉水漫溢,润的巨蟒舒服无比。

    “坏……哎……小坏蛋……尽这样……唔……欺负舅妈……”

    尹珺虹酥美的浑身酥软,偏生他的手环在腰后,让自己便有力气也挣扎不脱,尹珺虹美的心迷神醉,芳心深处竟不由觉得,被这个披着羊皮的狼欺负倒真也不错,若真不管名声,能这样被林天龙如此拥抱缠绵,深刻彻底地享受男女之欢,确实有种纵情的畅快,“哎…如果被婉蓉姐姐姐夫上楼来发现让我以后还怎么见人呢…小坏蛋老这样……老这样强来……舅妈可……可受不住呢……哎呀……咬……咬轻一点……会疼……”

    “对不住了……舅妈身子没有一处不美……没有一处不羞花闭月、沉鱼落雁……我实在忍不住……”

    赞赏地在那成熟少妇的丰满美乳上头又亲了几口,林天龙这才抬起脸来,看向羞的无地自容,又美的神魂颠倒的尹珺虹。

    “舅妈身心皆美……的确不愧是主持人出身,丰满圆润让人爱不释手……好像连汗都是甜的……怎么摸、怎么吸都觉得舒服。嗯……不过……这样……可不是我强来……好舅妈……我们正通奸着呢!别太大声……小心被石阿姨,丽雅姐姐和干妈干爸见了来抓奸哦……”

    通奸二字入耳,尹珺虹满心娇羞,偏生那交合的美妙也似一同膨胀高昂,尤其想到刚才自己才被林天龙强奸,不过一会时间,便变成主动与林天龙通奸了,何况他如今已是自己大姑姐黄婉蓉的干儿子,这般强烈的变化,尹珺虹想不羞都难;不过想到对自己而言,刚才顺水流去,就与这个小坏蛋大色狼好生“通奸”了一回,竟是这般轻易便跨越了那羞人的门槛,那种暧昧甚至不伦的刺激快感越来越强烈,心中的抗拒也就没那么坚持了。

    林天龙双手攀住尹珺虹丰腴滚圆的雪臀,凑在她耳边轻声细语调笑道:“好舅妈……别夹的太紧……慢慢来……放轻松一点……我……不会太过火的……”

    被他这么一说,尹珺虹既惊且羞,照他这个说法,岂不变成自己春情荡漾,在祈求着林天龙大施淫威?偏偏林天龙这番言语,却正叩进了尹珺虹心扉,她虽是含羞放松了臀腿,贴住林天龙腰间的大腿却不肯放下来,颊边泪水虽难止,但他唇舌轻舐着,泪痕却很快就被他带起的火热所取代。

    已泄过一回,林天龙的温柔手段正合她的需要,尹珺虹依言放松了身子,只觉那巨蟒推进虽缓,滋味却更为奇妙,他的温柔仿佛勾起了她心中的欲火,灼的娇躯更加热烈,娇喘声中他已慢慢地侵犯到了最深处,虽说在尹珺虹肥美柔嫩桃花源的夹啜之中,许久空旷之后连续作战,痛处难免被触及,可也不知是的威力,还是他的温柔使她身心放松,竟没感觉到什么痛楚,芳心昏茫间虽不由有些奇怪,但尹珺虹此刻可不管这些了,她轻挪腰臀,让他更深入一些,只觉这回又比刚刚不同,美妙愈增痛楚愈减。

    在尹珺虹的娇喘之中,林天龙的缓慢行进终也到了尽头,当他全根没入尹珺虹体内之时,那奇妙的滋味,让尹珺虹差点倒吸一口气。同样是被大男孩全根而入,整个将自己充满饱实,可感觉却是大大不同,相较于自己丈夫黄枭龙的家伙,林天龙的巨蟒不仅粗壮结实,长度更胜一筹,更能刺激深处;尤其随着他的紧抵深刻,强烈的刺激转瞬间便袭进体内,结婚十多年来丈夫黄枭龙从未曾触及的深处,却在这小坏蛋大色狼彻底刺到了,尹珺虹只觉自己体内深处的肥美柔嫩如花吐蕊,竟主动跑出来被他刺激,偏生那滋味美妙绝伦,让尹珺虹想忍却又不愿忍,芳心模糊地期待着他的刺激。

    感觉巨蟒顶端陷入了一团柔嫩的包围,林天龙心知自己已触及了冷艳少妇尹珺虹肥美柔嫩的要害。虽然他长得面相无害,一副老实巴交的模样,但有句话说得不错,越是表面老实,越是大奸大恶,绿色无害小白兔,腹黑有胆大丈夫,何况是拥有超于常人的床上能力的他。

    只是面前这尹珺虹是个冷若冰霜又意志强大的知性主持人,不使出浑身解数,也就不能真正征服这个成熟美少妇冷艳少妇的身心,此时此刻林天龙只是抵紧了冷艳少妇肥美柔嫩的花蕊不放,腰间却不住左旋右磨,加上偶尔轻顶浅戳几下,触的尹珺虹神魂飘荡,花蕊在他的手段下逐渐开放,愈绽愈美,舒服的滋味让尹珺虹不由快活起来。

    活了三十多年了,结婚十多年了,丈夫黄枭龙醉心练武,冬夏不缀,使得她过惯了尼姑式的清心寡欲的生活,从没想到男女之间可以如此狂放竟然可以有这般美妙绝伦的滋味,心花渐放的尹珺虹只觉魂魄都被送到了天外,身上的林天龙动作虽不强烈,却是每一下都深刻地刺激着她的重点,挑逗的力道直透心窝,舒服到让人难以想像,她不由本能地扭动起来,好让那肥嫩敏感的花蕊,用任何角度、任何方式被林天龙爱抚疼惜,酥的香汗淋漓,虽不敢娇啼喘叫,却是毫不抗拒地承受着与他抵死缠绵的滋味,全身全心地体会着那难以言喻的快乐,蚀骨的快意,令尹珺虹欲罢不能,她呼吸愈来愈急促,愈来愈快乐地感觉着那被他送入体内的种种滋味,前所未有的满足充实,好像在他的怀抱里头,可以感觉到无比的安全舒畅,潮来潮往之间,尹珺虹终于再次体会到何谓欲仙欲死的滋味。

    等到尹珺虹发现之时,她那修长笔直的,不知何时已本能地分张开来,淫荡地盘在林天龙腰后,顶着他更向自己体内冲击,而一双藕臂,更是亲热无比地搂到了他背后,十指纤纤玉指扣住他的肩背,将他更深刻地压向自己,两人的身体紧紧联结,已是难舍难分。

    没想到自己尝到滋味之后,会如此饥渴地向林天龙索求,尹珺虹虽是羞畏于自己的变化,可身体里那蓬勃的本能需求,却驱策着她更加火热地向林天龙需索,想要退开都没办法了,尹珺虹心中暗叹一口气,不由胡思乱想起来,今日之后,自己会不会就变成以往最看不起的荡妇,离开了林天龙就难以度过漫漫长夜了呢?偏偏想是这么想,身体却还是本能地投了进去。

    本来林天龙算是极能持久之人,加上前头爽过一回,可尹珺虹这一盘上身来,带给他的震撼仍是强烈的很,尤其她的花蕊肥美娇甜软嫩,无论触感和刺激都是绝佳上品,对林天龙来说刺激实在太强烈了些,他搂紧了怀中的豪门贵妇人,巨蟒缓缓筛动起来,配合上她的节奏,一次一次地向那肥美娇花嫩蕊里挺进,火热美妙地刺激着她的花心,开采着甜美的花蜜,这样的男女欢爱本就强烈,加上尹珺虹心荡神迷之下,撑持的力量更是虚弱,很快地她便不由自主搂紧了林天龙,娇躯一阵美妙的抽搐,灼热腻人的阴精尽情舒放而出。

    那阴精本就美妙腻人,加上被冲击之下,尹珺虹搂的自己更紧,仿佛连一对丰满美乳都想挤进自己体内似的,林天龙被这上下夹击的手段弄的喘息不已,加上情迷意乱之间,凑在他耳边尹珺虹最后最甜的呻吟,更是如同火上浇油,一瞬间便将他的快乐冲上了顶峰,“嗯……给……给我……求求你……唔…天龙射出来……全……全射给舅妈……一滴都……都不要剩……全都射到舅妈里面来……啊……”

    没想到自己能把这平日里冷若冰霜的少妇的叫出声来,林天龙心怀大畅之下,更是无法忍耐,他抱紧了丰满圆润的冷艳少妇尹珺虹,巨蟒深刻地送进了宝蛤深处,直直抵进了子宫之中,剧烈抖动着火山轰然爆发,一股火热灼烫的岩浆精华激射而出,那灼烫快美的刺激,令尹珺虹登时一声又娇又甜的媚吟,整个人抽搐了几下,在又一波快美的刺激中瘫痪下来,欲仙欲死地沉迷其中,再也无法自拔……

    “舅妈,你真的好美丽好丰满,以后我们经常这样好吗?或者我去你家疼爱你,或者你去我房间无拘无束,尽情享受男欢女爱,好吗?”

    林天龙爱抚着冷艳少妇尹珺虹丰满雪白弹力十足的美乳软语温存道。

    “不行……不行……万一被人知道了,我就再也没脸留在这个世界了……”

    尽管尹珺虹很想这个让自己十分满意的男人欢好,但她最害怕的是被外人尤其是黄婉蓉知晓,更害怕有一天丈夫黄枭龙发现之后,他和天龙两人为爱决斗,后果不堪设想。

    林天龙心里长长呼出一口气:“舅妈,天知地知就只有我们俩人知道,我们不说谁又可能知道呢?”

    尹珺虹雪白柔润的圣女峰起伏,似乎在考虑林天龙说的合理性。林天龙也不再犹豫,舌头轻轻搔弄她的耳垂,手掌摸到尹珺虹的圣女峰。

    “舅妈,我会好好爱你的……不用那么多顾虑了…”

    尹珺虹的圣女峰被林天龙轻轻抚摩揉搓着,嘴里喷出热气,身子仍然在抗拒。

    “改天到我那里好吗?”

    像催眠一样,尹珺虹被林天龙逐渐带到肉欲的海洋中。

    手滑进尹珺虹的宝蛤里,摸着她松软的芳草,手指探进她的宝蛤内,尹珺虹已经湿了。尹珺虹美目含情,无限娇羞地看了林天龙一眼,微微闭上双眸,任他吻着她嫣红、娇美的面庞,当他的嘴吻到她红润、香甜的小嘴时,尹珺虹婉啭相就,和他紧紧地吻在一起,林天龙吸吮着,尹珺虹把她灵巧的、丁香条般的舌头伸进他的嘴里,与他的舌头纠缠在一起。彼此贪婪的吮吸着津液。食指已经伸进两腿间那潺潺的深涧里,在春水四溢中轻轻搅动着。尹珺虹的大腿时而合拢时而打开……

    “……哦……嗯……”

    求欢的信号缓缓发出。

    “哦!舅妈……你真迷人……”

    林天龙爱抚着尹珺虹雪白耀眼的在怀里战栗着。尹珺虹的手指被他拉过来握住他的巨蟒,跳动的龙头刺激着尹珺虹的手掌。

    “啊……不要……小坏蛋没完没了的……身上都被你弄得脏死了……我要去洗洗……”

    尹珺虹羞赧妩媚地娇嗔道,推开林天龙的搂抱纠缠。

    林天龙却抱紧尹珺虹不准她动坏笑道:“那我也要和舅妈一起洗哦!”

    “不行,要是被她们看到了,我还有脸见人吗?”

    尹珺虹毫不客气地拒绝道。

    “怕什么,她们在楼下促膝闲聊呢,哪里会上楼来看到?”

    林天龙盅惑道。

    其实,在他的潜意识里,他是很想看看石洁怡见到两人疯狂时合不拢嘴的模样的,甚至是她与尹珺虹两人一同侍候自己,炎都市电视台两大美女主持人服侍一龙那是何等壮观的场面啊。

    “这——她们万一过来怎么办?”

    她有些动摇了。

    “嘿嘿,简单,你就说你在洗澡,问起我的话,你就说我出去买点东西去了。”

    林天龙想都不想地直接出点子。

    “唉,遇到你小坏蛋真是冤孽啊!”

    尹珺虹无奈地叹息娇嗔道。

    在二楼浴室里,尹珺虹仍然很害羞,背对着林天龙将乳罩解开,内裤却被他蹲在后面轻轻褪下。林天龙将尹珺虹的身子扳过来面对他,两具的贴在一起,尹珺虹比林天龙矮了半个头,此刻头更是压得低低的。林天龙坏笑着思忖道:用嘴含住冷艳少妇尹珺虹的圣女峰不算欺负吧?尹珺虹的欲火看来退得很慢,现在樱桃仍然坚挺着。

    第90章 舅妈珺虹

    林天龙手心倒了些沐浴露,涂在尹珺虹的宝蛤上,小心洗去刚刚分泌出的花蜜。温水加上舌头的刺激,将尹珺虹浑身弄得红通通的,特别性感娇媚。全身都洗遍了,林天龙却舍不得就这么放走尹珺虹,双手紧紧拥抱着她。尹珺虹也抱着林天龙,下体却有意无意躲避着林天龙直挺的、粗长的、的巨蟒。

    “舅妈,我的比起枭龙舅舅来怎么样啊?”

    林天龙坏笑着问道。

    “不要问这些好吗?羞死人了!”

    尹珺虹娇羞无比地呢喃道,心里多少还是对丈夫黄枭龙有些愧疚的。

    “那么舅妈有没有在浴室里面做过呢?这个总可以问吧?”

    林天龙坏笑着继续问道。

    “这里……洗澡沐浴的地方也可以?”

    尹珺虹仰起脸,相当惊奇的样子,脸上挂着水珠,脸颊一片通红愈发显得娇羞。

    “当然可以,而且还有很多花样呢?舅妈要不要试试?”

    林天龙坏笑道。

    “胡说八道,我才不信你呢……”

    尹珺虹羞赧无比地娇嗔道,心里却也在情不自禁渴望着另类的刺激。

    “舅妈,我真的没有骗你……”

    林天龙关了喷头,也不把尹珺虹上的水珠擦干净就蹲下身子,搂住尹珺虹肥美、圆翘、坚挺的丰臀,嘴唇吻住肥厚的蜜唇,舌尖探进宝蛤内,在尹珺虹那窄窄的,带有褶皱的宝蛤内壁舔刮着。

    “天龙,不要吧?不要胡闹了啊……”

    尹珺虹双手揪着林天龙的头发,丰腴滚圆的美臀往后躲闪着他舌头的追逐挑逗。

    “……嗯……”

    刚才的欲火未消,马上又是更强烈的刺激,尹珺虹再有定力也忍受不住了。林天龙站起来将尹珺虹的头发撸到脑后,露出精致的美丽五官,将旁边一只专门放脸盆的盆架拖过来。弯腰将尹珺虹一只修长白皙的轻轻抬起踩在盆架上,这一切都是小心翼翼,就像捧着一件价值连城的艺术品。

    尹珺虹的表情一直娇羞里带几丝好奇,紧闭双眼默默的任大男孩摆弄。林天龙将尹珺虹的手臂绕在他脖子上,扶着她的细腰,一只手捏住龙头,顺着大腿将早已急不可待的巨蟒对准尹珺虹的宝蛤。尹珺虹的宝蛤这时滑润润的,所以林天龙的巨蟒没费什么力气就顶了进去。尹珺虹咬紧牙关,额头紧紧抵着林天龙胸膛,还没开始就已经非常兴奋的样子。可能是因为生平第一次在浴室里面站着被男人进入身体,太过刺激了吧?在香格里拉购物中心试衣间里面可能就是因为这种别开生面前所未有的刺激诱奸成功的吧?

    林天龙的腰身一阵耸动,将、粗长的巨蟒从下往上一次又一次深深插进尹珺虹的宝蛤里。尹珺虹的娇躯也随着林天龙的冲撞上下起伏,他坏笑着问道:“舅妈,是不是比在床上刺激啊?”

    “……嗯……不知道,以后不许问我这样的问题……啊……”

    尹珺虹皱着眉头,的娇吟一阵高过一阵。林天龙立刻注意到尹珺虹刚才的话语有一个关键词“以后”看来以后属于他的性福时光会越来越刺激了……

    每次林天龙腰身上挺,巨蟒都会深深顶入宝蛤内部,顶触着宝蛤尽头那团暖暖的、软软的、若有若无的肉。尹珺虹身材比林天龙矮小,为了保持平衡,巧妙的垫着脚尖将身躯随林天龙的抽送不时提起又落下。林天龙和尹珺虹的配合虽然不熟练却渐入佳境,尹珺虹的宝蛤是那样的紧,林天龙的巨蟒插进去时,龙头顶在宝蛤尽头那团暖暖的、软软的、若有若无的肉上,巨蟒的根部被尹珺虹肥美柔嫩的蜜唇紧紧套箍着,尹珺虹的宝蛤就是给林天龙准备的,他是看着美女主持的节目长大?

    第 25 部分阅读

    第 25 部分阅读

章节目录

都市偷心龙抓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未知并收藏都市偷心龙抓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