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撼的威力掀翻了附近数座营帐,漫天火光与浓烟冲上天幕。
    温夏喜极而泣,奔跑向议政大营:“召集众位将?领来听令!”
    议政大营中,温夏端坐在戚延的太师椅上。
    她皮肤白皙,生得娇美柔婉,根本不像施加威信的尊位者。可她目光坚韧清冷,满头乌发覆满白白的麦粉,似经历了一场冷酷霜雪。
    望着?大盛的舆图,温夏说着?她的计划。
    戚延前?几日败在左堡峰,一切便从这里开?始。
    此地山峦起伏,中间是一片狭长的盆地,前?设大盛之前?的军营,后有燕国来攻时?设下的营地。
    只要在两座营帐之间布下麦粉的陷阱,引燕军入内。
    两地爆炸时?,巨大的冲击会震撼山石,盛军先占领高地,攻下燕军的机会便更大。
    几名将?领都觉得可行?。
    温夏道:“此计需要两千兵马,有去无回。”
    “交给臣等!”几名将?领郑重说道,都请安退了出去。
    帐中安静下来,温斯行?杵着?拐杖,手臂也全是伤。
    他想安慰温夏,微张的唇却?久久才说出一句:“皇上会活着?。”
    “他求燕帝时?,他想以他的命换将?士活着?时?,夏夏,我?好像看见了父亲的影子。”
    温立璋便是以己死换兵将?生。
    温斯行?问:“带走皇上的是谁?”
    温夏到这一刻才敢流露出害怕的情绪,摇头:“我?不知?道,也许是他师父的人。二哥哥,他会死吗?”
    她埋在温斯行?胸膛哽咽地哭着?。
    此计温夏准备在第二日再进?行?。
    今夜,整座营地格外?太平,没有号角声传来,可也冷冷清清,少了无数士兵的人影。
    温夏躺在床榻上,却?不敢合眼,只想等到戚延生还。
    她蜷在衾被里,打湿了一片软枕。
    温夏却?在第二日听到不算好的消息。
    宋景平来到了军营,说救走戚延的人他根本不知?道。
    卫蔺元并未派弟子来帮助戚延。
    他去岁为?了救戚延耗损了半生内力,如今都在闭关,也是在前?些时?日接到戚延的信后,才让宋景平过来帮忙。
    温夏很是担忧,宋景平问:“皇上他在江湖中有朋友?”
    温夏微怔,她根本不清楚:“皇上招揽江湖道士时?,有露出过他以前?江湖中的名号。”
    “这便是了。”宋景平道:“江湖侠士都仗义,皇后不必担心他安危,燕军逼得这么紧,他如今不在军营更好。”
    只是宋景平带来的道士进?不来,外?头有许多燕军巡守。
    温夏如今不需要道士了,他们的计若能成,则可驱退燕军,等援军到来。
    若不成,那?这鄞庆该也是她最后的归属了吧。
    她谢过了宋景平与卫蔺元的好意,送别宋景平离去,开?始了今日的计。
    军营之中透出消息,说戚延已被高手所救。
    温夏坐在马车上冲出营地,燕军遵守霍止舟的命令没有阻拦。
    她的马车在城郊兜兜转转,几次驶向各条偏僻的道路,却?警惕着?燕军而折返,最终回到军营。
    霍止舟敢放她离开?,她身后必有燕军的跟踪。
    而霍止舟只要听到她想走的每一条道路后,在舆图上一看便知?她想去的是左堡峰。
    今日又?是一个阴云天,酉时?,灰蒙蒙的天空飘起了细雨。
    盛军“悄悄”离营,都驶向左堡峰。
    温夏坐在议政大营,看天幕被黑夜笼罩,强打精神用着?饭菜,内心担忧霍止舟会不会上当,担忧这雨不要下大。
    她终于在夜幕时?分听到好消息,大批的燕军冲向左堡峰了!
    前?线眼探传话,目测燕军足有两万人之多。
    戚延向霍止舟求死又?没有死成,当着?霍止舟的面被人救走,霍止舟不可能再放过戚延。
    燕军正攻着?乌卢,霍止舟这三个月耗损在鄞庆上,也损失了数万兵马与巨大财力。
    若此计成,温夏猜测他不会再耗在鄞庆,需得留住兵力去攻乌卢。
    那?他下一步如何走?
    应该是通过瓦底南城关打通燕国与乌卢的道路。
    他或许会提出要大盛助他。
    那?大盛也不能没有条件。
    温夏竟想着?这么长远的东西,她都不知?她这些判定对不对,一切都得基于今夜的计成功。
    望着?跳跃的烛火,温夏撑到快坐不住,时?间漫长地流逝,两个时?辰煎熬地过去。
    没有消息也算是好消息,至少盛军还在战斗中。
    陈澜激动的嗓音从远处传来,打破这夜幕。
    温夏冲出大营,夜色下奔跑的陈澜腿还瘸着?,也是今日才从病中恢复过来。
    他大喝:“我?军胜了!燕军大败!”
    “皇后娘娘,我?们真的胜了哈哈哈!”
    今夜的兵马分成三路,一路早在昨夜便带着?作战用的麦粉前?去左堡峰,一路在清晨便布守在山峰高地,最后一路有去无回的两千兵马在酉时?装作去保护戚延,引诱燕军去了左堡峰。
    两万兵马与两千盛军厮杀在崖峰底下,前?后路口的营帐中布满了陷阱。
    几座营帐里的麦粉爆炸时?,两军中离得最近的士兵都成片倒下。
    而这样的粉尘爆炸最恐怖的是第二次的威力。
    巨大的气流震动四周山壁,陈澜说整整一片山崩地裂。与温夏最先预想的完全不同,她以为?只会炸毁出入口,堵死燕军的退路。
    温夏虽然用此计胜了,可却?不明白二次爆炸的威力从何而来。
    大概还是风?
    也是回流而来的空气?
    她喜极而泣,久久说不出话来,抑制住情绪才急迫问:“我?军伤亡多少?”
    “山峰下的两千士兵英勇战死,占据高地的弓箭手不知?这般强的余威,死伤约过五百。温将?军也受了伤,但他应该不算重伤,被燕军请去谈判了。”
    霍止舟今日并未亲征,在营地得闻此讯,震撼之余自?然会惧怕大盛的武器。
    温斯行?在半个时?辰后回到营地。
    议政大营中也候着?五名将?领,他们各个挂彩,还在大笑谈论?不知?道爆炸的威力那?么大,在高地上险些都没有撤走。可笑着?笑着?,他们在温夏沉稳而悲悯的注视里也敛下了笑,为?那?明知?有去无回、还争先抢着?要去的二千士兵。
    不过所有人看向温夏的眼神全都变了。
    那?种对尊位者,甚至是神明的敬畏与钦佩,让他们深深折服于眼前?看似娇滴滴的年轻皇后。
    温斯行?道:“燕帝请皇后娘娘明日前?去谈判,他不攻了。”
    温夏如释重负,整颗心脏都从悬空里放下。
    ……
    翌日清晨,天际仍是灰蒙蒙的一片,可天光总会让人心生希望。
    大盛军营中仅剩的两千余名士兵脸上个个挂着?哭与笑,五百人护送温夏前?去两地间的百里亭。
    竹亭简陋,伫立在这青色的烟雨中。
    温夏从戚延的銮车上下来,穿进?细雨步入亭中。
    霍止舟身着?一袭明黄的龙袍,明艳的颜色却?没有照亮他眼底哀沉的寂色。
    他的眼眸波澜不惊,从温夏平静的脸颊停留,又?似早已掀起惊涛骇浪。
    他说:“只有你来,昨日是计对不对?”
    温夏很是平静地端坐:“妾身的夫君在军营养伤。”
    “左堡峰下,盛军用的是什?么武器?”
    “这是我?军的机密,恕妾身不能奉告。”
    霍止舟没有逼问她。
    擎丘摆放好的长案上放着?精致的匣盒,霍止舟安静地打开?。
    浓郁的醇厚奶香掺着?亭外?雨水的气息浸入鼻端,温夏看见那?是一块乳酪栗子糕。
    霍止舟骨节匀称的手指取出,能看见瓷碟中那?一层层夹着?乳酪与果肉的栗子糕。
    他推到温夏身前?。
    温夏望着?他,目光很是清冷,哪怕会有往昔北地青春稚嫩的岁月在眼前?闪过,可将?她拉回现实的是那?些成堆的尸体。
    今日清晨,大盛军营中的两千余名士兵有五百人来护送她,剩下的都出去寻找昔日战友,挖万人尸坑,将?他们一一埋葬。
    他们之间,不该再存在这软糯香甜的栗子糕。
    霍止舟的眼底央着?最后一丝祈求,可都一点点湮没在温夏清冷的目光里。
    他终于如一个智勇双全,极善谋略的帝王,正色地提他的要求。
    “朕可以命燕军退还鄞庆,但盛国需答应助燕国攻下瓦底的南枝城。”
    在温夏的预料之中,可她并没有即刻点头:“除此之外?呢?”
    “我?燕国本可以走鄞庆拓展版图,但如今却?需跨越瓦底去占乌卢。盛国需赔付我?军黄金一千万两,粮草三百万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