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婚纱(上)h
    十年后。
    一辆宾利在机场接上了出差回来的白挽月。
    白挽月捧着一束洁白的马蹄莲,问正在开车的江颢:“今天怎么不送玫瑰花了?”
    他最爱送她玫瑰,各式各样的。
    “花店老板说,马蹄莲是今早刚到的,很新鲜。”江颢见到她,心情格外好,“而且老板告诉我,马蹄莲的话语是忠贞不渝的爱。”
    白挽月笑笑,忠贞不渝,那确实很适合他。
    当年她和父母远去加拿大,就是想看看,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上了江颢,还有江颢对她又是什么样的想法。
    国外的每一天,她都会想到他。
    出国前,她把和江颢的事情告诉了李辰轩,并嘱咐他不要透露她在国外的任何行踪。
    李辰轩时不时地汇报江颢的状态,说来说去无非就是,这个家伙更不像人了。像是台无情的学习机器。
    “小白,你给了他一丝情感,却抽走了他的灵魂。”
    李辰轩很少讲这么文艺的话,却难得的贴切,
    “如果你们互相喜欢,为什么不试试从正常的关系发展呢?”
    “什么是正常的关系?”
    “比如,先从普通朋友做起。”
    “不,”白挽月望着早早飘雪的天空断然拒绝,“普通朋友怎么摸他,亲他。”
    李辰轩:……癫公癫婆,天生一对。
    那年除夕她还是回来了,留国内生活。
    两人回到婚房,已经不早了。
    “你饿不饿?我去给你做点吃的。”江颢挽起袖子,打开冰箱。
    白挽月却被客厅里的一个大箱子吸引。
    “里面是什么?”嘴上问着,手已经开始拆包装了。
    是一件名家设计的缎面婚纱。
    款式简单,却十分精致贴身。
    “为什么又买一件婚纱,不是已经定了一件吗?”
    主婚纱是他们一起设计的,华贵美丽,还镶了钻,梦幻到不行。
    “那件裙摆很大,而且有裙撑。”
    “所以呢?”
    “没办法穿着做爱。”
    江颢说起这句话,像是在说要给她煮面条一样平常。
    “这就是你想要的新婚礼物?”
    他们说好了要给对方送样新婚礼物,白挽月要了个属于自己的珠宝设计工作室。
    江颢那时没说要什么,只说再想想。
    “对。”
    “老公,你好像越来越重欲了呢。”白挽月从背后抱住他,踮起脚尖,咬他的耳朵。
    “那……挽月你愿意吗?”
    “两分钟后,来衣帽间找我,记得脱光,外面穿那件真丝浴袍。”
    “不吃饭了吗?”
    “不饿。”
    挽月换上婚纱,这件领口比主婚纱低很多,胸几乎露了一半。
    这个闷骚。
    刚在镜子前换好衣服,还没来得及欣赏,就被人从背后抱住。
    火热的身躯紧贴着她,她转过身,两人吻得难舍难分。
    江颢将她按在衣柜门上,一边亲她嘴,一边揉她半遮半掩的胸。
    “嗯~啊,老公~”白挽月不甘示弱,伸手进他浴袍里,摸他的两个红点。
    她的热情使他坚挺的下身把浴袍顶开了一条缝。
    白挽月顺手就摸了下去,在上面轻轻一弹。
    “嘶”江颢倒吸一口气,大手钻进裙底,扫过她湿润润的花缝。她居然没穿内裤?
    白挽月一个激灵,下意识的夹紧双腿,整个人就骑在了他的手上。
    他的手掌有些薄茧,蹭得她很舒服,她轻轻扭动细腰。
    江颢眼底一黯,另一只手将她的浑圆从领口拨出,随着她的摆动,雪球也晃动起来。
    “怎么这么诱人?嗯?想要吗?”江颢在她的屁股打了一下,弄得她底下的水更多了。
    “嗯。”白挽月潮红着脸,翻过身去,背对着他,翘起屁股,“老公,上我。”
    江颢忍住想把人狠肏一顿的念头,压着嗓音对她说:“自己把裙子撩起来,欢迎老公进去。”
    “你……”白挽月有气无力地推了他一下。这人现在越来越坏了。
    小手自己提起裙摆揽到腰间,又把屁股撅高了一点,一副随他蹂躏的模样。
    江颢本想低头舔舔,免得她不够湿润会痛。
    却被她拒绝,一只小手摸进浴袍,抓住他的肉棒,往自己湿漉漉的小穴送。
    “我现在就要。”
    “好。”
    他向来听话,径直将硕大送入她紧致的小穴。
    “啊~”
    结合的一刹那,两人同时发出满足的喟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