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人边吃边聊,所谈之事涉猎极广。
    洪承畴越发的觉得眼前这位女子不简单,他们所谈的这些诗文经典,即便是关内书香门第的女子也很少有人熟知,而她一个鞑子婢女却信手拈来......
    仰慕汉人文化,说汉话,读汉书,取汉名,真乃奇女子!可喜可敬!
    感叹之际,洪承畴只觉得身上一阵燥热,却没有疼痛之感,他起疑道:“大玉儿,为何这毒酒现在还未发作?”
    大玉儿坐在他身边,身形微微一颤,随即借势靠在洪承畴身上,幽幽道:“先生如此大才,婢子怎么舍得让先生赴死呢。”
    洪承畴只感觉一阵幽香扑鼻,有些陶醉道:“你如此做,就不怕多尔衮杀了你?”
    大玉儿身子一扭,将脑袋埋在洪承畴的胸前,语气却是异常坚决:“你们汉人有句话说,士为知己者死,婢子非常崇拜先生这样的不世之材,即便为你而死,也是心甘情愿的。”
    不得不说,庄妃布木布泰很会撩老头,比一些女主播还会撩,同样是为了生存,木布木泰还有个七岁的儿子要保护(福临),生活不易。
    她号称满蒙第一美人,既有江南美女的灵秀,又兼北方女子的豪放,可以说是集西施的娇美、贵妃的娇媚、武瞾和克娄巴特拉的野心于一体。
    她那一身清纯和YD的绝佳融合,不似任何雄性动物所能抵挡的。
    洪承畴摇头叹息,眼前这个鞑子婢女目光清澈,不似谄媚讨好自己,更不像逢场作戏,看来自己是真的优秀,才让如此奇女子甘愿赴死。
    洪承畴顿时坠入迷雾中,他用手抚着大玉儿的脸蛋,大玉儿则是侧过脸来,静静地看着他,四目相对,所有话尽在眼中。
    忽然,洪承畴觉得腹中更加燥热难当,仿佛有一团火在四处燃烧,想要一个突破口......
    感受着老头身上体温的飙升,大玉儿拿起玉壶,娇滴滴地说道:“先生,再喝点茶水解解渴吧。”
    随后,二人握紧了双手,大玉儿“以壶承其唇”,一口一口给老头灌下家乡那浓浓的铁观音......
    媚眼如丝、脸颊潮红、呼吸、起伏、心跳血流全方位提速......(此处略去八万字)
    ......
    晨曦徐徐拉开了帷幕,又是一个绚丽多彩的早晨。
    飘扬的黄龙旗下,大清神兴皇帝多尔衮正在晨练,在他身边,围了一群等待奏事的文武大臣。
    与他打对手的是刚从山海关前线返回的英亲王阿济格,二人跟打太极一样在比划着,时不时的假摔一下。
    交手之时,阿济格嘴也没停,说道:“皇上,有件事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吞吞吐吐作甚,说!”
    阿济格道:“我听说,昨夜庄妃孤身一人去往洪承畴那了。”
    多尔衮瞪了他一眼,道:“那是朕让她去劝降洪承畴的!”
    “哦!这么回事啊!”阿济格笑道:“十四弟你早说啊,差点整误会了!”
    多尔衮猛冲上去,将他摔倒在地,沉声道:“是你多虑了!”
    说完,他拍了拍手,招呼太监侍女为他更衣。
    阿济格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屁股没当回事,还是有些好奇,说道:“你看啊,那洪承畴满腹经纶,庄妃才貌双绝,这两人黑漆漆的身处同一个地方......”
    多尔衮摆了摆手道:“行了,你脑子里天天都想些什么?朕告诉你,他们根本那这心思,也没那个胆子,昨夜庄妃半个时辰不到就回去了。”
    诱降洪承畴这种事情,只有几个文武重臣知道,谁知道竟然这么快传到从前线回来的阿济格耳中,这脑子不正常的东西还当众说出来。
    倔强的多尔衮无论如何也不会承认的,在他心中,王八也能活万岁,和皇帝是一个级别的,我多尔衮要不失面子的“以德服人”!
    站在一旁的大学士宁完我出来解围道:“英亲王有所不知,汉人的仁义道德,比咱们满人讲究多了,越是读书识字的人,在男女方面越是有所顾忌,洪承畴不敢越矩的。”
    “是吗?”阿济格显然不信,瞥了宁完我一眼,又像是在问他,你什么时候变成满人了?
    多尔衮怒瞪阿济格,沉声道:“是的!汉人他不像咱们有些人,三碗酒灌下去,什么缺德事都能干!”
    阿济格被骂的莫名其妙的,心中有些不服气,搞得他多尔衮缺德事少干了一样!
    这时,一名正黄旗巴牙喇兵送来喜报:“启禀皇上,洪承畴出府了,说要前来面圣!”
    “快快有请!”
    多尔衮大喜,搓着手,命人取来只有在盛大典礼时才穿的吉服袍。
    不多时,洪承畴款步而来,他终于在多尔衮的面前垂下了原本高傲的头颅。
    他对着多尔衮认真行了个参拜大礼:“臣洪承畴,叩谢皇恩!”
    经过一夜的缠绵,此时的洪承畴已然对多尔衮佩服得五体投地,纵观历史,自三代以还,哪有如此礼贤下士的明君?
    神兴皇帝多尔衮能将“小头搞定,大头皈依”的战术,运用得如此出神入化,我洪承畴服了!!
    “先生快快请起!”
    多尔衮将他扶起,拉着他的手道:“能得先生,是朕之福,是我大清之福啊!”
    周围的同僚们更是围了上来,热情的打着招呼,求关照。
    洪承畴更加感激,当即涕泣交加,说道:“皇上乃真命世之主也,大清一定能够一统天下,皇上一定能够完成千古大业!”
    作为一个阶下囚,承蒙不弃,有幸和这样的明主结成战斗友谊,共同战斗在一条壕沟里面,夫复何言?!
    什么“孔曰成仁,孟曰取义”,一概去它娘的见鬼去吧!这么多汉奸同僚呢!
    多尔衮拉着他的手,同样面露感动,不过他有些信不过这老梆子,当即出了个难题:“朕早就想请教先生,我大清究竟如何才能顺利破关,夺取天下呢?”
    “这个嘛......”洪承畴迟疑道:“臣说话比较直率,还请皇上恕罪。”
    多尔衮大方的摆了摆手道:“不必讳言,你尽管直说!”
    洪承畴道:“皇上,臣觉得,目前大清想要攻破山海关,并不是什么难事,难的是入关作战。”
    “攻下山海关不难?”
    多尔衮意外的看着他,暗道这老梆子这么厉害?
    宁完我等人也是一惊,一股无形的压力陡然而生,他甚至后悔设计让洪承畴降清了,如此人物,怕是要受到重用啊......
    洪承畴知道众人不信,也知道正是自己露脸的时候,他说道:“臣深知山海关的优势长略,对他们的守将亦是了解,臣有三种办法攻克山海关,但臣不建议此时破关!”
    “何意?”多尔衮不解道。
    洪承畴继续道:“皇上此时应该最当心是天武皇帝和天武军,而非山海关,恕臣斗胆禀报,天武军的战斗力丝毫不逊色任何八旗兵,他们骁勇战士,势不可挡,大清若是现在拿下了山海关,必然直接对上他们。”
    “以大清现在的实力,是根本挡不住天武军进攻的,必须暂设缓冲带,重新构建关宁锦防线,反过来防御天武军,固守辽东,以图大计!”
    阿济格当即叫道:“当缩头乌龟,这怎么行?姓洪的你是不是诈降啊?”
    多尔衮指着他呵斥道:“住嘴!不得对洪先生无礼!”
    洪承畴解释道:“皇上,若是臣所料不错,天武皇帝会把未来大明的都城迁到南京,明军刚刚收复了中原之地,想来不会进行旷日持久的大战,他们即便出关作战,也是速战速决。”
    “只要我们拖下去,等天武军南归,到时再一举攻克山海关,收取燕云之地,打他们个猝手不及,进而再伺机南下中原!”
    不得不说,洪承畴的计谋可谓是天秀,一针见血。
    自公元十世纪初,卑鄙无耻的后晋开国皇帝石敬瑭,为了自己的荣华富贵,将北边险要之地燕云十六州割让给了契丹。
    儿皇帝石敬瑭的行为,使得自唐末的五代十国起,中原王朝在与游牧民族的军事斗争中处于无险可守的被动地位。
    由于中原以步兵为主,而游牧民族以骑兵为主,割让十六州以后,中原步兵们就要在千里平原上直接面对骑兵的冲击,他们不得不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去抵抗游牧民族的侵略。
    整个宋朝都被石敬瑭的神操给坑惨了,直到燕云失陷四百年后,朱元璋北伐攻克元大都收复燕云之地,才让汉人重新掌握了主动权。
    若是按照洪承畴的计谋,大清耐心等待,先怂一波,还是有很大机会翻盘的,然而神兴皇帝多尔衮是什么人?
    多尔衮眉头微皱,道:“洪先生此计甚好,不过朕还需从长计议,你还是先告诉我怎么打下山海关吧.....”
    一旁的宁完我见状,心中微微宽心,虽然神兴皇帝表面礼待洪承畴,其实内心已然有些失望和不满了。
    作为有进取心的皇帝,怎么可能当缩头乌龟呢!洪承畴太不了解神兴皇帝的抱负了!

章节目录

大明最后一个狠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大明第一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明第一帅并收藏大明最后一个狠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