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轰轰!!!
    虚空之间,巨大的轰鸣声接连炸开,毁天灭地的能量冲击席卷,整个世界仿佛陷入了末日天灾般的可怕感受!
    两人交战至九天,恐怖的力量将真空崩陨,令得伸手不见五指的混沌显现,方圆万里大道都被磨灭了!
    顶上的星空,
    也在这浩瀚的力量之下大片大片地坍塌,碎裂!
    那是人道之巅的至强力量的交锋,
    声势震撼了天地!
    源自于上界的神物时光沙化作了无尽轮回仿佛也经受不住这两人的璀璨,在这一刻摇摇欲坠,那时光岁月之力急速消耗,方才勉强维持着那一方尺许天地的存续!
    两人战斗了不知多久,
    又交手碰撞了几千几百招,
    整个天荒在这一刻皆是杀气腾腾,将尘世化作了无边无际的杀场!
    在这可怕的战场上,
    每一缕气劲的逸散,都足以震塌真空,将山河崩灭!
    若是有万化境界的修士误入此处,
    怕只是战斗产生的余波,
    就足以将他们轻易碾压粉碎!
    轰隆隆!!!
    一记震撼天地的神通术法交手,产生了剧烈的碰撞,绚丽的光雨弥补,贯通天地,震荡开的声势宏大无匹,撼人魂魄。
    两道身影一触即分,
    各自倒退了万丈真空之外。
    空海老人衣袖飘飘,两只苍老的手掌放回身后,负手而立,周身瀚海法则凝聚的蓝色衣衫在混沌真空之间缓缓飘荡,
    像是掀起了重重潮汐的海潮。
    “小友,你我实力不相上下,再打下去,怕也不过是两败俱伤,你我不如就此罢手,握手言和如何?”
    空海老人苍老的声音,如轰雷般响彻,
    在黑暗混沌之中,传播开来,映入张清元耳中。
    似乎为了表示诚意,
    他当先停手,
    停止了战斗。
    “哦,前辈此言怎讲?”
    远方天际,
    张清元也是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目光望向空海老人。
    心中虽然有所戒备,
    但终究没有进行主动进攻。
    而趁着这片刻休息的间隙,张清元体内丹田阴阳五行七种大道轮转,巨大的空间,像是开辟出了一个内宇宙,
    法力交融,大道生灭,
    先前大战消耗的大量法力,随之不断地迅速恢复!
    像是潮水般迅速涌起,灌注丹田经脉。
    同时,
    在与空海老人这酣畅淋漓的一战,战斗当中所得到的感悟,战斗之中的经验,在熟练度面板大衍术的运转之下,迅速吸收!
    这让他在恢复法力的同时,
    实力更是增强了一两分!
    趁着空海老人停下的时机,张清元几乎是争分夺秒在恢复提升!
    “小子,那个东西,并不值得你信任!”
    “老夫胆敢肯定,若是你我生死相斗,落得两败俱伤的结果后,那家伙必定会趁人之危暴起发难,以做渔翁之利!”
    “当年老夫正是轻信那个东西的话,结果落得了现如今的这般田地!”
    “这个教训的后果,老夫已经承受,若你不想身死于此,或者击败老夫之后,却一并被关上数千年的话,那我等就此罢手言和。”
    “不信的话,你大可尝试和那个东西联系,看它如今是否已经将你一并关在了这里!”
    “哼!想来那死剩种也不在了,先前这个牢笼,在我等的交手之下摇摇欲坠,那东西多半害怕老夫挣脱牢笼离开,调集这太乙宗洞天遗址之内的力量进行加固。”
    “如今只怕你也被关在这里面了!”
    空海老人身影矗立混沌真空,深邃的目光直视张清元到道。
    张清元眉头一皱,
    神识引动阵灵给他的信物。
    并没有回应。
    张清元面色为之一沉。
    他目光扫视周遭虚空,四周笼罩的苍茫白色雾气,在不知何时已经是蔓延笼罩了过来,浓郁了许多,连带着先前白雾尽头另一边隐约可见的景象,在这一刻也都是彻底消失不见了!
    随之而来的,
    是萦绕在白雾上的那种岁月之力,愈发的浓厚了!
    果如空海老人所料,
    他落入了陷阱,
    而后面的那家伙,还顺带将陷阱加强了一番!
    将他都是一并关在了里面!
    “阵灵,你这是在找死!”
    张清元面色阴沉得几乎能拧得出水来。
    然而,
    周遭空间,依旧没有得到丝毫的回应!
    “哈哈!果真是如此!”
    空话老人大笑,
    一切都在意料当中,遂朝张清元发出邀请。
    “小子,既然它不仁,你便可不义,你我一同联手,将这一处空间撕开,脱离此地,而老夫也欠你一个大人情如何?”
    “也不知小友你是否知道荒天教教主宁不复这个人。”
    “当年那宁道友与老夫可谓是有过过命的交情,当初老夫之所以能够悄然潜入玉洲,灭亡太乙宗,其中便是有我那宁道友的帮助。”
    “只可惜,当年老夫过于冒进,以至于被困于此,连宁老友也无法再度联系上老夫,若是小友助我逃离,我那老友必定有重谢!”
    “而且老夫虽不才,却也是瀚海宗太上老祖,回去之后也会有几分说得上话的地方。”
    “凭着这一份情分,小友足以纵横玉海两洲无敌!”
    “更何况,以小友如今的实力,恐怕已经开始寻找更上一个层次的道路了吧!”
    “玉海两大洲虽然大,但放眼整个苍蓝界却很小,区区贫瘠的两洲之地,不过是江湖之中的一洼浅水,浅水是无法养出真龙的!”
    “小友若是想更进一步,就必须先得前往修行更加盛行的九洲大地,尤其是九洲大地当中的中洲!”
    “那是为此世修行界气运汇聚之所,在那一片天地里,甚至具有着成仙的可能性!”
    “然则整个玉海两洲被无尽的黑风暴封锁,两大洲陷落异域当中,与九洲大地分割甚久,想要离开这两地前往更加繁华昌盛的九洲,非得有秘密途径不可!”
    “老夫那老友宁不复乃是自中洲而来之人,身怀着不止一条的秘密途径,此行结盟离开之后,老夫就算舍了脸皮不要,也要向他那里为你求来离开的途径......”
    空海老人循循善诱,
    极尽分析,
    每一句话里面,声音都是带着无与伦比的诱惑力,
    如若天魔勾动人心!
    同时,
    空海老人面上是胸有成竹的自信。
    虽然呆在这里数千年之久,
    但是没有人能够比他更加容易猜测人心!
    这个条件,
    放在任何一个困在玉海两洲的天骄面前,都绝对会心动!
    只要他达到了此方世界的巅峰,只要他再也看不到前路,就算此时给予他一线希望,他也会死命抓紧这一线机会!
    一如他当年......
    而他的这些话,也是事实。
    当然了,
    有一件事他没有说的,
    那就是最终是否遵守约定,打破了这环绕的时光沙布设的陷阱之后要怎么做,就取决于他自己了。
    这个时候立下再多的承诺,
    后来完成承诺之前人死了,
    也不能怪他不遵守诺言不是?
    只能说他福气不够,
    受不起便是。
    空海老人内心之中,某种念头萦绕不散。
    但面上神色没有丝毫的变化。
    “再打下去,不过是便宜了此时隐藏在幕后的那个死剩种,而若是合作,此间遗迹的任何东西都任我等采摘,出去之后更是有更进一步的机会!”
    “想来小友冒险进入这个太乙宗的洞天遗址,也正是因为前路无路,想要在此寻找到前路吧!”
    空海老人自信满满地出声,
    一切都是尽在掌握之中!
    只是,
    他并不知道的是,
    此时张清元那淡漠的一成不变的面容上,
    内心之中的神色要多古怪就有多古怪!
    称雄玉海两洲?荒天教教主宁不复?能够离开,前往外洲,进入另一片更加广阔的机会?
    好像,
    若是他空海老人不出去,玉洲和海洲大地,就无人是他张清元的对手了吧。
    而宁不复,
    不久前才死在自己的手中,
    至于九洲大地,
    自己不久前才从云洲回来......
    这老家伙,是哪里来的自信,认为这些条件能够打动自己的?
    望着此时对方一副自信满满的模样,
    张清元甚至产生了一种不忍心将对方美梦给打断的感觉!
    一瞬间,
    一股无语凝噎,
    涌上心头。
    “可以!”
    天空之上,
    张清元似乎思考了片刻,
    终于是点了点头。
    不管如何,当前还是先要打破周围环绕的循环空间陷阱,逃脱出去再说。
    况且......
    “没想到这空海老人不仅和当年的宁不复是同一时代的强者,更是相交莫逆,相互勾结覆灭太乙宗,也不知他们的目的是为何。”
    “只是......不是说一个时代天地的气数是有数的吗,为何会出现两位这样逆天一般的人物?”
    “在这万年来的历史当中,每隔着数千年的时间内出现一尊天阶万化就已经是璀璨大世了,但在那个时候竟然同时出现了这样光芒盖压同代的存在,双日争锋,委实是有些不可思议!”
    张清元面色不变,内心之中却是思绪涌动!
    要知道据他所知,在云水宗的记载的六七千年历史当中,整个玉洲修真界就只有当年的宁不复是疑似达到了传说当中的天阶万化的层次!
    之后达到那个层次的,
    就只有五六千年之后的自己了!
    在这其间,
    那个层次的存在是一片空白!
    无人能企及!
    乃至于天阶万化,都是成为了许多势力的远古传说!
    但如今,
    作为与宁不复同一时代的空海老人,在当年竟也是天阶万化的层次,
    并且在数千年之后,困守一隅之地多年的他,更是几乎达到了人间极致!
    同一时代出现这两个对于玉洲和海洲两界来说是逆天一般的人物,
    实在是难以想象!
    也更难想象,
    到底是什么原因,才让两人勾结在一起,一同推动传承自上古,是为上界道统太乙仙宗在此界延续的太乙宗的灭亡!
    而且,
    更让张清元在意的是,
    空海老人竟然知道这个世界叫做苍蓝大世界,玉洲和海洲之外还有九洲大地!
    这就更难以想象了!
    因为张清元也都是从上界天人道祖归元辛的精神识海之中,方才得知这个世界的名称!
    这两人,
    定然是存在着什么大秘密!
    说不定还可能牵扯到与宁不复有所联系的那五行界之内的异度魔王!
    张清元看了对方一眼,
    内心之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不过面容上却也是保持着古井无波的神色,丝毫看不出端倪来。
    “很好,那便一起动手!”
    两人总算是勉强达成了共识,
    原本生死厮杀的两人,在现实的威胁之下暂且放下了战斗!
    不管对面空海老人有什么算计,张清元也是压下了心中的诸多思绪。
    接下来也没有多拖延,
    趁着周遭那循环空间被先前两人的大战破坏,尚未能恢复完全,
    两人轰然出手!
    轰隆!!!
    两股浩瀚恐怖的气机,惊天动地,将天地都是破碎了!
    一条条浩瀚的法则达到交织,贯穿寰宇,逸散开来的气息便是震塌真空,粉碎山河,将整个天幕在这一刻都是生生撕裂开了一个浩大的窟窿!
    两个实力爆发起来,丝毫不在天人道祖级数力量之下的修士联手,
    所产生的的力量,
    立时间震撼了整个天地!
    那具有着岁月之力的白雾,
    在这一刻也都是被撕裂了!
    混沌击穿了空间,显露出大片大片苍茫的黑暗!
    那白雾之上,
    循环的岁月时光之力,
    竟是被两人以威力堪比天人的法力,生生磨灭!
    那困住了空海老人数千年之久的空间,
    在这一刻开始崩碎了!
    “混账!”
    此时,
    后方远处,正全力调动洞天遗址的法禁之力汇聚,想要形成诸天大阵,将两人彻底封死的阵灵,正感觉力量正在迅速流失!
    无数光幕汇聚的人形虚影,
    此刻那虚幻的面容上双目竟是显露出了拟人化的赤红之色!
    大意了!
    先前看两人已经打出火来了,
    原本想着趁着这个机会修复一下那时光沙循环空间,提前调动更多的力量汇聚,准备在他们战斗产生结果之后坐收渔翁之利,
    提前做好准备,
    好接下来完成的计划,
    最终完成脱离束缚,夺舍成人,得享自由的取代的目的!
    这是前所未有的机会!
    不仅出现了极好的时机,更是出现了一位天资极高的年轻肉身。
    但它完全没有想到,
    只是完成了先期的准备,
    谋划还没开始,
    就此宣告终结!
    那两人眼看着生死厮杀,战斗至激烈的阶段,
    结果眨眼间却是握手言和,联合起来反手来对付它?!
    阵灵麻了,
    一阵的咬牙切齿。
    “该死的人类修士!”
    即使多年来,它自认对人类修士早已是了解透彻,也都完全没能预料到这种情况的发生!
    人类修士,
    真是太狡猾了!

章节目录

我有一个熟练度面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行为金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行为金融并收藏我有一个熟练度面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