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夫人也瞧出来了,不过她并不想云家看上自己的女儿。
    虽然这云家大少爷如今是好了,又考中了案首,云家也家大业大,若是与云家结亲,这聘礼自然少不了,以后也能拉宁家一把。
    但是,她不会拿自己女儿的终身幸福换这些,也不想女儿嫁给一个克妻的人。
    所以宁夫人对这主人家的态度也不热络,就安安静静地坐着吃茶。
    夫君看重云洛川,这儿子又跟云洛川成了至交好友,这季夫人可是热络得很,还十分亲昵地唤云洛川为洛川。
    “洛川那孩子可真是出息,童生是第一,秀才又是榜首,下次考举人若是再中个解元,那可就不得了了。”
    若是回回都第一,那状元肯定也是没跑了的。
    云老夫人自豪地笑着道:“若是真能如此,那就好了。”
    季夫人也看出来了,云家今日是想跟云洛川选媳妇,便笑着道:“洛川人长得好,又如此的出息,如此的有才华。
    温文尔雅,待人也是彬彬有礼,若是哪家的姑娘要是嫁给他,就等着做状元郎夫人吧!”
    这话的潜台词便是:云家少爷这么好,你们可不要错过哟。
    不少小姐是喜欢云洛川那张脸和他的才华的,但是这心里却也害怕他这克妻的命格!虽然这状元郎夫人是很风光,但是那也得有命享受这风光才成啊!季旻被丫环领到了云洛川住的院子,一进院子便朗声唤:“云兄。”
    他细细地打量着院子,院子雅致清幽,倒是个清净的读书之处。
    书房内的云洛川听见季旻的声音,便走了出来,站在廊下冲他招手。
    今日云洛川穿了一身颜色极浅的天蓝色云纹锦袍,玉冠束起三分之一的头发,腰间系着白色的羊脂玉腰带,垂在右侧的墨色玉佩,在他这一身极素雅的穿戴中,显得十分的显眼。
    “宗之潇洒美少年,举觞白眼望青天,皎如玉树临风前。”
    季旻看着廊下站着的云洛川念道。
    虽然云兄已经不是少年,但是瞧着依旧很年轻,这诗用来形容他最是恰当不过。
    即便与云兄已经很熟了,但是每次见他,依然会觉得他真俊,长得真好看。
    云洛川摇头轻笑:“你这是在念什么呢?”
    季旻走进,将他从头看到尾,啧啧有声地道:“云兄,你若是去了水榭,那水榭里的姑娘们,怕是要被你迷倒一片。”
    他方才去拜见云老夫人和云夫人,可在那水榭之中,瞧见了好些江州城中的大家闺秀,估摸着是来了一半儿多呢!看着架势,是要给他的云兄选媳妇儿呢!要说以他云兄这样貌和才华,那些人都是配不上他的。
    在季旻眼中,他的云兄是样样好,庸脂俗粉和一般的大家闺秀,那是配不上他的。
    今日在水榭中的那些大家闺秀,哪一个站在他云兄身边都差了点儿意思。
    至于谁能配得上他云兄,他也说不好。
    他心里正这么想着,一张温柔秀美,清雅脱俗的女子的脸,从他的脑中一闪而过。
    季旻的眉略不可见的皱了皱,他怎么想起那一位了呢?
    他脑子一定是出问题了,哪位可都有孩子了。

章节目录

将军夫人惹不得沈婉宋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月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荼并收藏将军夫人惹不得沈婉宋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