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主,你试想一下,收物二字代表什么?就是说天下之物,无论生死,少主都可以任意收取。比如说这大山中的草木,少主要想收归己有,不就是一个意念的事吗?你现在怕是缺少装物的器皿吧,但你可知道你手中之物是什么吗?”
    “你是说我这个天蚕丝袋吗,这应该也算一件宝物吧?”
    “嘿嘿,少主你可真是心大呀!手拿乾坤袋,却说也算宝物,我的少主呀,您真太大方了!”
    “小金你说什么,我手中这天蚕丝袋是乾坤袋?这不可能吧,乾坤袋怎么会失落在凡间呢,它可是无上宝物!”
    “少主,那我问你,这菩提树是不是宝物?”
    “菩提树是道家圣物,是修道的无价之宝,当然是宝物。”
    “既然你知道菩提树是道家修炼至宝,那你手中的这个天蚕丝袋子,为什么能把这两棵菩提树,那么多叶子尽收其中呢?这菩提树叶自带道蕴,普通之物怎能将其装入其中?”
    “有道理,这菩提树上之物,非圣物无法收取,凡间之物肯定是无法装入。难道这天蚕丝袋,真的就是那法力无边的乾坤袋吗?这天蚕丝袋在我手中已经很长时间了,我怎么没发现它有法力呢?”
    “少主,这天蚕丝袋你还没有炼化,它怎么显现出它的法力呢?”
    “哦,小金谢谢你,你要不说,我还真不知这天蚕丝袋,竟然是通天彻地之物。”
    “你先滴血让它认主,再炼化,那它的能力就会显现出来了。你有收物之法,又有乾坤袋,它们浑然一体,缺一不可。有了乾坤袋,少主的收物之法才能大显神通。”
    “今天多亏小金你了,要不然我还不知如此至宝在我手中。感觉真是太巧合了,觉醒了收物之法,乾坤袋也被认了出来。”
    “少主,一切都是时机,人生有命,有好有坏,这都是命数。就如少主吃了十几年的苦,谁能知道你是三界之主呢?受苦,也是等待时机,也是你在人间的历练。”
    “果真如此,时机一到什么都来了,我这就把乾坤袋炼化!”韩野在中指上逼出一滴精血,伸手滴在天蚕丝袋上。鲜红的精血,顺着天蚕丝的经纬,纵横交错,逐渐被天蚕丝袋吸收。
    精血吸干之时,天蚕丝袋飞入了空中,耀眼的光芒喷薄而出,笼罩了整个山坡。菩提树被光芒映照,也折射出菩提金光,韩野通身被菩提树发出的金光笼罩。
    “少主,菩提树金光已现,这是道家圣光,快,立刻坐下炼化!”小金立刻飞出韩野的衣袖,为他护法,就怕有觊觎这圣光的精怪前来偷取。
    小白一见小金如此慎重,也知道这菩提金光非同小可。一狐一蛇,全神戒备,联手守护韩野。
    一个时辰后,金光彻底消失,韩野收功站了起来。“谢谢小金、小白!”
    “少主客气什么,我们是你的手下,为少主扩法是我们分内之事。主人派我们俩前来,就是为了保护少主安全。”
    “小金、小白,话虽如此,但你们付出的辛苦,我都看在眼里。小白一直随着我出生入死,有危险也直挡在我的前面,这些我都铭记在心。”
    “主人,我对你好是天经地义的,你对小白如此,我再无所求。”小白情不自禁地靠在韩野怀里。
    “哎哎哎,你们两人能不能,不要在我面前撒狗粮啊?我可是寂寞了几千年,难道你们要逼我化形吗,哼哼!欺负我!”
    “哈哈哈,小金,你要羡慕我和主人,就放弃了你的蛇身吧!”小白冲小金做了个鬼脸,故意逗着它。
    “才不要呢,你们随意,我走了。”小金一眨眼,飞走了。
    韩野、小白两人相视一笑,看来这小金脾气还不小呢。
    “小白,乾坤袋我已炼化,这乾坤袋自带法诀。以后一般之物不需要用收物之法,只要我催动口诀,这乾坤袋与我心意相通,就能自行收物。”
    “主人,那天蚕丝袋还真是赫赫有名的乾坤袋吗?这怎么可能呢,当初我捡到它时,里面装的可全是破铜烂铁,一件值钱的东西都没有。”
    “小狐狸呀,你不是也在狐族呆了几百年吗?还让一个没多大本事的破老头,当丫环一般使唤了三百多年?你可是主人最疼爱的宠物,不也是蒙尘几百年,吃尽了凡间的苦头吗?”不远处传来了小金的声音。
    “小金,你快点回来,我们还有其他事呢!”
    “好吧,少主!”小金的声音刚落,韩野就觉袖口一震,小金又钻进了袖口。
    “少主,别说一个破袋子,就是少主不也是吃了不少苦吗?你们呀,都是蒙尘在凡间吃苦,只待时机,都是要一飞冲天的。”
    “小黑蛇,不要只说我们,你不也一样吗?这两千多年,大山里好玩吗?”
    “好玩个p,都快把我憋死了!少主要再不来,说不定我就要破封禁出山去找他了。还好我忍住了没犯错,少主来得太及时了。要不然我犯了错,主人一定会给我更苦的差事去做,是少主及时救了我。”
    “小金,你还真有此想法吗?明知犯错会受罚,还给自己找不痛快,你干嘛要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少主,你不知道,这深山老林里什么也没有,想说话也只能自言自语。我每天除了巡山就是睡觉,我真的快闷死了,受不了这寂寞了。”
    “主人,小黑蛇也没错。在这荒无人烟的大山谷里,一呆就是两千多年,真够她受的了。换成是我,怕是早就受不了跑出山谷了。我还记得,那时每个夜晚的降临,我远远地守着主人,那份寂寞与无奈都使我心急如焚,时时刻刻都想冲向主人。”
    “我也能体会你俩说的,我小的时候,只有一个人和大黑,听着小屋外凄厉的狼嚎和无尽北风的呼呼声,那种寂寞如恶魔般折磨着我。不过你们两人都要记住,古来圣贤皆寂寞,这也是我们修行的必经之路。”
    “多谢主人、少主提点!”
    “好了,我先把菩提树收进乾坤袋,然后我们继续深入山谷!”?

章节目录

药王出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春晓江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春晓江南并收藏药王出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