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0章暴怒
    可联军的行军速度就过于快了,攻打泰梅尔高地没有问题,完全可以退回叶尼塞河西面向北推进后再行渡河拿下泰梅尔高原。反而直接从通古斯卡河进入泰梅尔高地,风险就大多了。罗伊尔并不反对试探性打一下通古斯卡河,只是愚蠢的斯拉夫人硬生生把试探性进攻弄成了混战。洛泰尔下令发兵救援,毫不意外,因为他罗伊尔可是腓特烈家族的继承人,生死存亡关系到洛泰尔和萨克森公国的前途和命运。
    但是沃尔康的反应,就有些出人意料了,竟然将所有步骑全部投入到通古斯卡河,导致日耳曼人无法独自撤退。
    叶利钦轻轻的点了点头,他是非常同意罗伊尔的看法的,至少,叶利钦也觉得迅速推进到通古斯卡河非常冒险,“腓特烈大人所言极是,可惜你我都无法主导沃尔康大公的想法,沃尔康大公太渴望这片土地了。其实之前兵败泰梅尔高原后,回到莫斯科,便多方了解这个神秘的东方帝国。从波斯人口中才得知,这个神秘的东方帝国富饶强大,广阔的西伯利亚不过是最近才占据的,他们在这里投入的力量并不大。
    东方帝国的精锐大军大都集中在南方几百里外的地方,那里要比西伯利亚繁华一百倍,而且人口众多。
    哎,罗伊尔轻轻叹了口气,惹怒一个这样的国家真的合适么?快速深入叶尼塞河以东,又会出现什么样的后果?可惜战场形势没有给罗伊尔太多时间去考虑,他怀着沉重的心情加入到混战之中。
    这场仗要说拼命,当属伊凡杰了。伊凡杰深知自己的情况,能拥有今日之地位,全靠着铁督师的西伯利亚战略。如果晋北军退出西伯利亚,没有了西伯利亚计划,伊凡杰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用武之地。而且,最要命的是如果彻底失败成为俘虏,那他伊凡杰的下场一定是最惨的。
    罗曼诺夫以及波耶贵族的走狗们一定会把他伊凡杰绑在木桩上烧死的,那些罗曼诺夫的走狗,手段相当的狠毒。
    伊凡杰身先士卒,率部不断反击,奈何联军兵马众多,从三个方向围困云府骑兵,缩小骑兵活动范围,渐渐地通古斯卡河附近已经被联军主导。厮杀这么久,伊凡杰疲累不堪,麾下云府骑兵已经折损过半,其中铁浮屠由于参战时间过多,战马无法坚持,导致铁浮屠已经无力再战。一名亲兵从东面跑来,神情狼狈不堪,“伊凡杰大人,蛮军突破左翼防区,姜笑磊将军已经率部向我部收缩,姜笑磊将军希望大人速速收缩防御,蛮军骑兵已经扑了过来。”
    左翼阵地被破,伊凡杰只能仰天长叹一声了,蛮军骑兵如果再加入战局,恐怕中路防区也会很难撑得住。难道,这一战真的要败了?伊凡杰不想承认这个现实,可事实总是残酷的,西伯利亚驻军纵横北地多年,终于要在通古斯卡河遭遇惨重的打击了,这一败,不知道会产生多么严重的影响。联军在各处高歌猛进,胜利似乎近在眼前。落日的余晖残影长长,通古斯卡河的水依旧流淌,血液深入山峦大地,灌溉着这片蛮荒之地。
    “咚...咚....咚....”隆隆的鼓声响起,就在西伯利亚驻军陷入绝望的时候,伴随着阵阵鼓声,在东南方出现一片黑影,黑影越来越近,竟然是一支人数众多的骑兵,这些人身着异服,手持弯刀,他们的冲锋很散漫,可是此起彼伏的呼喝声,众多的人数,给人一种强大的心理压力。奔跑中,这些骑兵手持长弓,箭矢纷纷飞出,他们的骑射功夫非常高明。助攻左翼的联军被突如其来的箭雨打蒙了,面对着人数众多的弯刀骑兵,每个人都生出了恐惧之心。
    伊丽莎白所率领的图瓦人终于来了,来的虽然晚,却救了西伯利亚驻军的生命。通古斯卡河之战打了如此久,其实双方都已经是在咬牙坚持了,不愿意放弃,是因为谁都不甘心,这个时候只要出现一点变数,就有可能阻止这场战斗继续下去。而图瓦人的出现,成了最关键的变数。
    图瓦人远道而来,可谓是人困马乏,但是沃尔康和洛泰尔并不知道这一点,他们只知道对方骑兵人数众多,又是新来的援军,而己方打了这么久,已经累得够呛,继续打下去,很可能会导致不可估量的损失。沃尔康很不甘心,但为了大局,还是下令道,“撤吧,传令叶利钦、柏腾恩,率部向蔚蓝城撤退。”
    在将要胜利的时候,联军潮水般退去,由于图瓦人的到来,一场恶战以不可思议的方式结束,当联军纷纷撤走,那些还在坚持的晋北军士兵大多瘫倒在地,也不管地上有多污秽,顾不上身边有多少残肢断臂,努力的呼吸着,享受着活下来的欣喜。每个人都渴望活着,即使最强大的战士也对死亡充满畏惧。
    图瓦人同样无法主动追击,因为他们为了赶到通古斯卡河,跑的苦胆都快吐出来了,一个个从马上翻下来,坐地上呼哧呼哧喘粗气,战马也是各自寻找休息的地方。事实上,刚刚图瓦人的凶悍都是装出来的,可惜联军不晓得内情,如果真的继续打下去,后果真不好说。
    伊丽莎白骑着马沿着河边观察战场,越是看下去,越是心凉,这一战打下去,西伯利亚驻军可真是损伤惨重了,河边到处是战士的尸首,甚至还看到了几个千总也惨死战场。经此一战,西伯利亚驻军恐怕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恢复元气了。
    崇祯六年十一月,张北月亮宫内,人人都感受到了一种来自寒冬的冰冷。御书房内,铁墨神情凝重的站在书案前,周定山等人也站在厅中,大气不敢喘。铁墨呼吸粗重,最终还是没忍住,像头雄师一样暴怒起来,抓着那份来自西伯利亚的军报砸到了沙雕脸上,“之前我就说过,无论用什么办法盯好了老毛子,可是你们做到了么?俄国人与日耳曼人结盟,沃尔康转头还信了天主教。如果你们不了解宗教对西方世界的影响,不了解什么是日耳曼人,我不怪你们。可是对方结盟到发兵挺进叶尼塞河,至少需要六天时间,如此长的时间,西伯利亚方面竟然对此毫无所知,你们情报处就是这么做事的么?沙雕,这些年本督师对你非常满意,将情报以及特战队尽数交于你,你就是这么回报老子的?”
    铁墨实在是气到了极点,就因为情报不利,本来就人烟稀少的西伯利亚军民活活葬送了十几万人,对西伯利亚的建设造成了无法估量的破坏。两天之内,十几万军民惨遭屠戮,大明朝这些年兵戈不止,可什么时候有过这种惨事?
    两天之内十几万军民啊,他们完全可以免遭屠戮的。沙雕脸色森冷,咬着牙头也不敢抬,眼中闪过一丝复杂之色,似乎有什么话想说,最终却没说出口。王左挂等人也不敢劝诫,因为西伯利亚发生的事情实在太让人震惊了,大明朝立国这么多年,什么时候发生过如此惨事。发生这种事,必须有人负责,很显然沙雕这个情报负责人是难辞其咎的。
    此时的铁墨就像一头暴怒的狮子,随时都可能撕碎眼前的人,每个人都胆战心惊的,这时房门被人推开,海兰珠手持马鞭迈步走了进来。看了看书房内神情畏惧的众人,她对王左挂等人说道,“王先生,你和诸位先退下去吧,容我和督师说会儿话。”
    这个时候能劝诫铁墨的,恐怕也只有海兰珠了,希望夫人能平复殿下的心情。王左挂等人行过礼,一起退出了御书房,只不过大家没有走远,因为过一会儿还得重新商量西伯利亚的事情。
    捡起地上的军报,海兰珠脸上一丝震惊的神情都没有,将军报放在书案上,慢慢来到铁墨眼前。可是海兰珠接下来的话,却给人一种五雷轰顶的感觉,铁墨也颓然的跌坐在椅子里。
    铁墨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会从海兰珠口中得到这样的答案。书房内有些静的可怕,海兰珠根本没有看一眼军报,就已经有些蹊跷了,她神情镇定,没等铁墨发问,缓缓言道,“督师,西伯利亚的事情你没必要怪沙雕的,其实之前,我就已经收到了俄国的情报,是我自己做主将情报压下来的,沙雕他们毫不知情,现在也是代我受过。”
    能够看到海兰珠眼中闪过一种痛苦,可是她的声音不带一分感情,就像说着与自己毫不相干的事情。海兰珠的话就像一把重锤,狠狠的砸在了铁墨胸口,那一瞬间,铁墨觉得整个人都被抽空了,眼前的一切都变得不真实起来。如果一切都是海兰珠的罪过,那他铁墨也难辞其咎,因为海兰珠做的每一件事里面都少不了他铁某人的支持。
    久久的平静,呆呆的望着屋顶,好长时间才恢复一丝神智,怒火,已经积压太多,此时的铁墨有一种杀人的冲动,如果面前站着的不是与自己同甘共苦一路走来的海兰珠的话,不知道会发生什么。背叛?野心?铁墨不相信这些,他只是想知道答案,闭上眼睛,将伤痛重新隐藏起来,重新睁开,冰冷的目光可以刺穿一切,“珠儿,告诉本王,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铁墨很痛苦,可是海兰珠同样觉得痛苦,做出这样的决定,本身就不是什么痛快的事情,也许,几十年后,她还会因为此时夜夜被噩梦萦绕。痛苦,却不能阻碍她做任何事情,因为她是海兰珠,她可以承担一切。向前两步,清秀的玉手搭在铁墨肩头,像是诉说着什么往事,“督师,我常年生活在草原上,比你更明白这个世界的残酷。有件事你要知道,随着我们深入西伯利亚,随着那里的利益不断涌入我大明朝,西伯利亚注定会成为大明朝重要的一部分。可是,我们控制西伯利亚,不可避免的与俄国人产生冲突。相信,你比我都明白,想要真正的解决西伯利亚问题,也为了后世考虑,不管将来世事如何变化,分也好,和也好,西伯利亚能真正的掌握在我大明手中,为了让大明能长久的保持旺盛的生命力,西方世界是我们无法躲避的,所以最好的方法,不是等待,不是被动的防守,而是主动寻求碰撞。就像你说的那样,最好的办法,就是在西方世界寻找一块我们自己的领土,当那片土地充满了大明百姓的踪影,当大明朝的百姓成为了那里的主宰后,西方世界,就再也不是威胁了,大明朝也不会封闭自己,变得一无所知。”
    海兰珠静静的说着,她并不在乎门外有没有人在偷听,当然,也没人敢偷听,有的话,也只有努努。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海兰珠却无法停下来,“为了后世子孙,为了大明子民能永远拥有开拓进取的视野,我们必须越过叶尼塞河,狠狠地打败俄国人,让那些斯拉夫人演变成大明朝的子民,让托木斯克,成为大明傲立于西方世界的桥头堡和眼睛。你知道我说的是对的,可同样你也知道,这十几年来,无论蒙古人、女真人还是汉人,这些大明子民都饱受了长久的战乱之苦,他们不想继续有战争了,哪怕成千上万的云府士兵,也同样厌恶战争,他们早就厌恶战争了。这一点,你在云府就能感觉到,难道你不觉得如今的云府骑兵已经远不如前两年锐利了么?至于俄国,距离他们太遥远了,他们没想过,也不会想着去主动进攻俄国人。天下格局,未来利益,说这些他们根本不明白,他们看到的只有眼前这些东西。如果没有变数,我们所谓的西伯利亚战略,就是不可能实现的空想,那么将来百年时间里,西伯利亚就只有防守的份,会不断地受到斯拉夫人、歌德人的袭扰,长久的不安定,必生混乱,如果晋北一带再出事情,没有了晋北的支持,以西伯利亚的实力又如何守住那么庞大的地方。一个战乱不断的西伯利亚,不是命运的源泉,而是生命的拖累,想要一劳永逸,就必须向西前进,在西伯利亚西面建立一堵厚厚的围墙。晋北不渴望战争,可为了西伯利亚我们不得不战,谁也不渴望战争,但西伯利亚的利益无法放弃。百姓以及朝廷现在根本不理解其中的意义,没有一个充分的理由,他们绝对不会支持西征的。所以,必须发生什么事请,让西征不再成为问题。不管别人怎么看,这件事我必须做,因为西伯利亚战略只有在你的时代里才能实现,也许会给大明带来巨大的伤害,可是没有剧痛,又如何拥有仇恨,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依旧会选择压下这份情报,目视着西伯利亚惨剧的发生。”
    铁墨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他的脑海里闪现过无数东西,难道这就是政治么?充满了黑暗、冷酷的政治,如何去怪罪海兰珠?海兰珠做的这一切,是为了他铁墨,是为了整个大明。想着西伯利亚的事情,不由自主的想到了后世的911事件,在后世,当全世界人为惨剧祈祷的时候,有一个分析家扔出了一颗炸弹。

章节目录

明末凶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怒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怒江山并收藏明末凶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