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桓这一次视察黄河,基本上给大宋的治河方略定了调子。
    在河道走向问题上,毫不犹豫选择了北流。
    首先黄河北流地势相对更低,水往低处流,只要建立好束水堤坝,就可以保持相当长时间的安稳。
    而且北流牵涉的人口更少,移民也方便。
    至于东流,三次回河都失败了,就不用提了。
    只是在事实上,北宋之后,相当长的时间,黄河都是南下夺淮,从淮河入海……之所以会出现这么个结果,还是大宋朝的锅。
    为了迟滞金军,杜充充分学习了运输大队长的经验,掘开了黄河,凑巧的是掘开之后,同样没淹到几个敌人,反而是自己的老百姓受罪。
    所以在历史上,靖康之变以后,黄河就开始南下夺淮。
    等金国占据北方之后,已经没法收拾了,就只能勤勤恳恳给北宋擦屁股,讽刺的是赵构跑到了临安,建立了南宋,甩开了包袱,可以苟且偷安了。
    一条黄河,把金国折腾够呛,又让蒙古人杀进来了。
    等蒙古人接手之后,同样是个烂摊子,他们继续治理黄河,在金国身上发生的故事,又重复发生在了蒙古人身上。
    最后的结果就是石人一只眼,挑动黄河天下反,把元朝也给灭了。
    能干掉两个仇敌,北宋的操作也是没谁了。
    事实上黄河的祸患到了明朝依旧在延续着,时不时就来个决口什么的。
    这个道理并不复杂,淮河小,黄河大,南下夺淮的后果就是不断决口,泛滥。
    自北宋之后的几百年,河北,河南,山东,安徽,江苏,这一大片,都成了黄泛区。
    中原大地,哀鸿遍野,水旱灾害不断,老百姓民生困苦,直接造成了中原衰败,甚至一直遗祸千年。
    北宋士大夫们拉出来的一泡……还真是恐怖如斯!
    此时此刻的赵桓,情况还算不错。
    至少没有掘开河道,眼下的黄河依旧是北流为主,有八成以上的黄河水都走北流入海。
    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修好河堤,留出的足够的泄洪区,并且移民,种树,恢复植被。
    虽然这个工程很庞大,但方向还是很明确的,
    “官家,其实有件事,老臣还是不好隐瞒的。”李邦彦趁着只有两个人,向赵桓进言。
    赵桓心情很好,就笑呵呵听着。
    “其实吧,欧阳醉翁是个脑子不清楚的,当初商议回河的时候,谁还不知道六塔河承载不了黄河水啊!”
    赵桓眉头挑了挑,知道六塔河不行,那为什么还有不少人坚持?
    李邦彦见赵桓略带困惑,顿时心情大好,果然,还是离不开老夫这个明白人啊!
    “官家,其实这个道理不难,只要把黄河水引回故道,下一次也就说不准是在哪边决堤了,毕竟黄河堤坝可是有着两边啊!”
    赵桓突然吸了口气,脸色骤然变化……李邦彦把谜题点破了。
    三议回河,看起来很傻,你以为大宋的士大夫在第二层,实际人家在大气层。
    彼时北方的宰执居多,治河是不能治河的,只能往南边引,淹了南边的土地,我们河北的田庄不就保住了!
    “官家,这事臣可不敢撒谎,以文宽夫的为人,他是干得出来的,虽说官家与士大夫共天下,可士大夫也分南北啊!”
    这句话的大致意思就相当于只有士大夫算人,老百姓不算人。但是在士大夫之中,掌权的北方士大夫要比南方士大夫更像人!
    毕竟在北宋国初,河北的宰执占据了相当份量,什么梅花韩氏,桐木韩氏,还有什么吕氏,王氏,都是这一派的。
    只不过聪明反被聪明误,三次回河不成,反而把河北害惨了。
    童贯收复燕云的时候,在河北东西路征调民夫,结果两个路,愣是凑不出三十万民夫来……由此可见,洪灾对民力的伤损到了何等惊人的地步!
    如果说单纯决策失误,那是大宋君臣蠢,可若是掺和进了党争,有南北算计,死道友不死贫道,那可就不只是坏这么简单了。
    简直堪称丧心病狂,天打雷劈都不为过!
    “官家,臣这年纪也不小了,也不知道能陪着官家几年……老臣只想官家多一点防备,有些人坏起来,他们就真的不是人了!”
    面对李邦彦的提醒,赵桓用力点头,深以为然。有这位李太傅在身边,的确能起到以毒攻毒的奇妙效果。
    “别的事情先不说了,治理黄河这块,恐怕还离不开你……朕打算雇佣一批劳力。”
    李邦彦眼珠转了转,连忙道:“官家可是打算让蒙兀人治河?”
    赵桓一笑,“不错,谁也没有你李太傅机敏。”
    李邦彦自谦笑道:“官家把合不勒叫过去,臣要是还想不到,那也太笨了。不过臣倒是有点担心,蒙兀人虽然身强体壮,但却未必是修河最好的劳力。”
    赵桓眉头挑动,再三沉吟,也不得不点头。游牧民族当然是能吃苦的,只是他们吃的苦却不是终日劳作的苦,而且他们的生活习惯也很不适合每天在一个狭小的区域干活不止。
    “这么说就只能靠咱们自己了。”赵桓有点落寞道。
    李邦彦犹豫了少许,突然伏身,“官家,其实这事也容易,只要让蒙兀人去高丽就食,然后弄一些高丽民夫就是了,他们还是很能干活的!”
    赵桓歪头,给李邦彦一个意味深长的白眼!
    这货真不愧是奸臣,脑子还真灵,连这么缺德的主意都想得出来……毫无疑问,这事自然要李邦彦去办。
    给大宋找民夫,替蒙兀诸部找活路……至于高丽会怎么样,暂时却是管不到了,毕竟赵桓的能力也有限啊!
    就在治河的事情确定下来之后,从行台那里,赵谌又给他爹送来了消息。
    这一次的消息是有关他的老亲家,耶律大石的。
    在决定西征之后,耶律大石迅速进入西域,几万大军,直逼黑汗国,只不过这个黑汗国也不是好欺负的,他们还有个盟友,也就是中亚的霸主,塞尔柱帝国。
    最新消息,塞尔柱已经向其他属国发出旨意,大军云集,数量极有可能超过十万之数。
    “官家,耶律大石西征的兵马也在十万之上,只是沿途要安排兵马,还要留守老巢,加上粮草道路制约,他能投入的兵马恐怕不会超过五万人……这是很艰难的一战。”
    兵部尚书刘子羽如是分析道。
    赵桓认可他的判断,但是赵桓却对耶律大石充满了信心。
    “此战大石以少胜多,不是难事。”
    刘子羽忍不住一惊,随后大喜,情不自禁分析道:“倘若大石能够重创塞尔柱的兵马,并且挥军进入波斯,那可就太妙了。当初大唐想要做的事情,可是在大宋的手里实现了。”
    赵桓笑容可掬,他的用意就是这个!
    以耶律大石敲开通往亚洲腹地的大门,大宋跟在后面,能避免非常多的麻烦。
    “朕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耶律大石实力膨胀太快,到时候就不受控制了。”
    刘子羽眉头动了动,突然笑道:“官家,其实臣一直在想这件事,臣的看法却是不一样。”
    “哦,说说看!”
    “官家,耶律大石的兵马总归有限,他打下的地盘越多,就越是力不从心,他固然可以用当地的人,但是他就能完全信任吗?他想不想从大宋引进人才?还有,出了西域之后,那么辽阔的土地,可以用兵的地方太多了,大石想要打更大的仗,占据更多的地盘……除了依仗大宋的支持,又能怎么办?”
    刘子羽总结道:“臣以为只要没有超过大石的底限,他还是愿意和咱们合作的,毕竟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刘子羽的这番话,得到了赵桓的认可。
    “很好,看事情就该辩证一些,大石西征,对我们是危机并存,全看怎么应对了……你有什么建议”
    刘子羽道:“官家,不管怎么样,西域都是太过遥远,只是靠着外人传递消息,终归不够完整准确,臣以为还是要派人过去。”
    “嗯!”赵桓颔首道:“你以为谁合适?”
    “臣,臣推荐陆宰!他出使过金国,胆识俱佳,是合适人选。”
    ……
    陆家之中,陆宰眉头微皱,又是一天的功夫,竟然没有见到儿子的面,这个兔崽子去哪了?
    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了动静,夫人匆匆回来,脸上尽是怒色,在她的身后,正是局促不安的陆游。
    进来之后,夫人就怒道:“逆子,跪下!”
    陆宰沉着脸,还没来得及询问缘由,夫人便忍不住啜泣道:“老爷,这个逆子断然是不能留了……他,他居然带着那个丫头私奔!”
    “什么?”
    陆宰大惊失色,急忙怒视陆游。
    感到了老爹杀人的目光,陆游慌忙道:“父亲,不是的,不是的,孩儿只是,只是去了康国……”
    “是你自己去的?”
    “不,不是,还,还有唐姑娘!”
    “好大的胆子!”陆宰气得拍桌子,眼眉立起。“逆子啊逆子,枉我把你安排在武学,你就学来了纨绔衙内的做派?”
    不待陆游辩解,陆宰已经站起,伸手提起陆游的衣领,怒道:“什么都不用说了,你小时候不是想着为国建功吗?现在你也十六岁了,就跟着为父,出使西域,真正替国家效力吧!什么儿女情长,都给我抛到一边!”

章节目录

宋成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青史尽成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史尽成灰并收藏宋成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