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斜的阳光划过海平面,成片的海鸥在远方天空盘旋,沐着霞光的安克雷顿大厦,杰登正照着镜子,一身衬衣西裤,打着领带系在胸前,余光瞥了一眼镜里倒映出坐在沙发上的男人,他嗓音平淡,像是聊着家常。
    “你的表弟夏亦已经到洛杉矶,不想去见见吗?”
    水晶组成的吊灯炽白明亮,灯光照在客厅太阳纹地毯组成绚丽的光晕,王如虎收敛气息,片刻,慢慢睁开眼睛,“什么时候过来的?”
    “昨天就到了,在安克雷顿的酒店里,还有其他五个守关者,准备今晚宴请他们。”系上领带,杰登左看右看,觉得不错后,转过轮椅面向那边沙发,“一起来吧。”
    “你先去。”
    “娜塔莉,我的姐姐也会来,她的跟班琳达估计也在。”
    王如虎嘴角咧开一丝笑,“好了,我知道了,等会儿就过去。”
    “随你。”
    那边,杰登又对着镜子收拾了一番,抬手看了下时间,叫来黑人凯恩推着他先走一步,别墅客厅里,就只剩下王如虎一人,当然,还有刚刚从楼上下来,穿着一身燕尾服的哈罗德,下着楼梯,一边双脚不时腾空踢踏两下,最后一阶,落到地毯,以邀请女士共舞的标准绅士动作,朝王如虎亮相。
    “觉得我怎么样?今晚会不会得到在场的女士青睐?”
    “米国都是你们犹太人的,至于你得不得到女士的青睐,我不知道,但我知道的是,你等会儿要自己打车去了,或者跟我。”
    王如虎懒得看他,指了指外面,响起汽车驶离的动静,哈罗德偏头望去,表情顿时愣了住,反应过来,收起动作拔腿就往外跑,手舞足蹈的朝远去的车尾灯,使劲大喊:“等等我,我还在这!回来!”
    “看来,你要跟我一起走了。”
    不知什么时候,王如虎已经换了身行头,西服拉伸套去身上,站在这个犹太人面前,拍了拍他肩膀,然后五指猛地一下抓紧,后者明白要做什么,语气惊慌起来。
    “等.....等......我还没准备......啊——”
    视野旋转,陡然拔升,顷刻间耸立的别墅都在大叫的人影视线里飞速远去,风从耳边呼啸而过,哈罗德四肢挣扎摆动,努力偏过脖子,通往城市的公路两侧林野都在疯狂后退,朝着繁密灯火的城市飞速拉近。
    嘭!
    附近一颗大树震抖,踏来的皮鞋蹬在上面借力又是一跃,划过半空坠下,王如虎半蹲的姿态轰的落地,溅起一层泥尘的瞬间,曲紧的右脚猛的蹬开,身形化作一道残影。
    “啊啊啊!!”
    哈罗德犹如破布娃娃飘荡在半空,撕心裂肺的叫喊,不知过了多久,忽高忽低抖动的视野平稳下来,他也跟着落到地上,头发就像一把刀的形状,整齐向前将脸都遮掩了下来,崭新的燕尾服也变得皱皱巴巴,乍一看,变成了落魄的贵族。
    “没事别留那么长的头发。”
    王如虎知道这家酒店的,之前跟着杰登来过这里吃饭,此时天色黑尽,大厅之中多是来往的参赛的格斗家、能力者,肤色身材各异,进来的王如虎并不那么引人注目,偶尔有视线望过来一眼,便转开不再看。
    “怒加先生,宴会已经开始了,您这边请。”一个端庄的女侍从礼貌的伸手,随即迈着高跟,双手叠在小腹,走在前面领路,等在过道周围的数十名安克雷顿保镖,随着王如虎走过来,一一转身跟在后面,过道上‘踏踏’的皮鞋踩响的声音,些许打闹的参赛者,见到为首的身影,以及瞥了余光,几乎是本能的退到边上,等着他们过去。
    做为代表主办方的王如虎,此时眼神、动作越发有气势,加上能骇人的能力,没人敢跟他直视超过两秒,恐怖的压力就像瞬间罩在人身上,压的喘不过气。
    能来洛杉矶参赛的能力者或格斗家多少还是有些本事和胆气,如果落了气势,对他们修行也有很大的阻碍,有人咬牙上前,还没走出两步开口说话,走到宴会门口的王如虎停下脚步,望去目光,“不要急着表现,我在擂台上等着你们。”
    宴会厅大门打开,王如虎举步走了进去,压抑的空气顿时一松,刚才那格斗家像是生了一场大病,全身包括脸上泌出了一层汗渍,靠去过道的墙壁。
    “他......他是安克雷顿的选手?”
    “听宣传里,好像叫怒加。”
    “可怕的家伙.......好在我的本事可打不到最后,不然面对他,感觉都不用打了。”
    .......
    宴会厅大门被侍从推开,小提琴拉着柔和的声乐轻饶耳边,大厅两侧盖着餐布的长桌摆满了各色果盘、西式甜品,托着木盘的女侍性感高挑,恭敬的将上面酒杯放去贵客手里。
    “嘿,这里!”
    哈罗德打了一个响指,叫来一名女侍,从她手上端过酒杯,理了理凌乱的头发,朝不远一个鱼鳞礼服的美妇示意了一下报以微笑,得到的是对方翻来的一记白眼。
    “米国人真是让人失望啊,只会从外表看一个人,你说对吗,虎?”
    回头,旁边的男人,目光却直直的看着前面,一个同样穿着西装,身材修长的亚洲身影,似乎意识到有人看来,那人也侧过脸,与王如虎目光交织,然后,冷峻的脸庞笑了一下,回头继续身旁跟随的男女说话。
    “你在看什么?”哈罗德凑过脸来。
    “没什么,一个看上去眼熟的人。”
    王如虎看着那人心里有些疑惑,转身走去附近的楼梯踏上二楼观台,直接坐去中间的长条沙发,目光就那么盯着下方大厅里,那个亚洲人的身影。
    而哈罗德则留在下面,悄悄沾了酒水抹去头发,重新梳理整齐,端上酒杯四处乱逛,看到王如虎注视的那个亚洲人身旁有个短裙波波头的美艳女人,连忙凑了上去。
    “女士,我能否有机会认......”
    “没空。”那女人看也没看直接拒绝,神色冷淡的跟着前面的青年走动,像是女保镖观望着四处动静。
    哈罗德耸耸肩膀,又将目光放去其他方向,眼睛顿时一亮,‘幸好刚才那个华国女人没有答应我,不然,错失这么美的女人。’
    视线前方,娜塔莉一身白色的晚礼裙,开敞的v字领,露出两个小半雪白,曼妙的身姿令得在场男人频频过去搭讪,无一例外都被拒绝,哈罗德上去还没来得及说话,娜塔莉神色冷漠的转身走上二楼。
    晃着杯中的酒水,一圈圈涟漪之中,她看着沙发上的背影,拖着裙摆走了过去,性感的臀线压下软垫,修长腿架去膝上,端着酒杯目光也望着下面。
    “听说,你碰上一个女人,与我一模一样。”
    娜塔莉偏过脸,看去旁边的王如虎:“还和她待了一晚?”

章节目录

如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一语破春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语破春风并收藏如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