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永仁点了点头,和他想的一样,这个史密斯只是无意间卷入一场麻烦事当中。
    对方根本就不知道被追杀的女人和那伙人之间是什么关系,只是看不过一群人追杀一个女人,所以决定英雄救美罢了。
    可惜的是,美人没有救下,只救下来一个婴儿。
    想到对方刚才在天台上喊的背后有人的话,陈永仁知道,他又有大把的积分可以刷了。
    “史密斯,你会照顾孩子吗?”
    “呃,”看着怀中婴儿,史密斯连连摇头:“不会。”
    “看来,我们需要一个女人来照顾这个可爱的小孩了,现在的他需要一个母亲。”陈永仁看向史密斯怀中的眼中,脸上笑容很是亲切,眼神却是古井无波,一点笑意都没有。
    “我们?”史密斯并没有注意到陈永仁的眼神,只是有些诧异的看了看怀中婴儿,又看了看笑容温暖的陈永仁:“什么意思,难道你要帮我?”
    陈永仁脸上笑容逐渐收起,非常认真的点了点头:“当然,孩子是无辜的。虽然我不知道那些人为什么要找这个孩子的麻烦,但是,我见不得他们伤害孩子的行为。因为,孩子是我们人类未来的希望。”
    看着陈永仁认真的表情,听着对方诚恳的声音,同样是做好人好事的史密斯对陈永仁的戒心更低了:“你说的对,阿仁,看来我们需要一个女人。”
    当然了,陈永仁根本就不在乎史密斯对他是否存在戒心。他的目标从来就不是对方和他怀中的婴儿,而是那伙帮助他刷积分的‘食物’。
    说到女人的时候,史密斯的目光看向了连通着客厅的卧室。
    注意到史密斯的目光,陈永仁当然知道对方的意思。
    卧室里,不就有一个现成的女人嘛。
    想到和他谈论人生理想时表现疯狂的年轻女孩,陈永仁摇了摇头:“史密斯,她只是一个20岁左右的年轻姑娘。你觉得这个年纪的姑娘会懂怎么照顾孩子,别忘了她自己也还是个孩子。”
    说到这里的时候,陈永仁的脑海中又出现了女人高声歌唱时说的“霸霸,我要喝水……”
    那种婉转而高亢的语调,那种柔情,那种娇媚,这样的年经姑娘,怎么可能懂得照顾孩子。
    在陈永仁看来,真正需要照顾的反而是她们。对于这一点,身为霸霸的陈永仁深有感触。
    “呃,你说的也有道理。”史密斯想了想,也挠了挠头表示认同。
    不过,经过这么短短时间的相处,史密斯已经大概看出面前这个心地善良的家伙是个花花公子:“那么,阿仁,你肯定认识不少女人,这其中难道就没有会照顾孩子的吗?”
    陈永仁摇了摇头:“我在纽约认识的都是漂亮的年轻姑娘,那些懂得照顾孩子的女人,我虽然也认识一些,但是她们都不在纽约。而且,她们都有丈夫和家庭,也不方便替我们照顾这个孩子。”
    “丈夫和家庭。”史密斯的注意力全部落在了这几个字眼上,同样身为男人,他哪里不明白这话中所蕴含的意思。
    看着面前这个一脸坦然说出自己‘隔壁老王’身份的陈永仁,不知怎么的,曾经有过漂亮妻子的史密斯突然觉得他的拳头有些发痒。
    面对着史密斯复杂的目光,和曹丞相有着共同嗜好的陈永仁问道:“怎么,有什么不对吗?”
    “没什么。”摇了摇头,史密斯也懒得计较这些事情,他现在只想尽快替怀中的婴儿找到一个可以照顾他的女人。
    很快的,史密斯的脑海中就出现一个身材略微丰满的女人。
    ……
    “你还真够无情的,临走前也不跟那个姑娘打声招呼。”坐在副驾驶上的史密斯看着窗外灯光下昏暗的布鲁克林弗拉特布什大街,想到陈永仁之前说走就走的行为,第n次感慨着摇了摇头。
    身为一名对妻子忠诚的丈夫,史密斯始终都无法接受陈永仁的所作所为。
    史密斯怎么都没有想到,他刚告诉陈永仁自己想到的一个女人,对方就二话不说带着他和婴儿离开了酒店。
    至于那个在卧室中睡觉的女人,陈永仁一声招呼都没有打。
    陈永仁无所谓的打量着窗外的街道:“我和她只是在一次偶遇后开始了对人生梦想的探讨,这个过程中我和她都很开心,都对人生的长短与深度有了新的领悟和感受。现在过程结束了,都感到满足的我们自然就要继续开始各自新的旅途。”
    对于陈永仁用这种颇有哲理的话来形容他与女人的一夜情,史密斯虽然不欣赏对方对女人与感情的态度,却也不得不佩服对方说话的水平。
    说话间,汽车停在了一处三层‘教堂’小楼对面的停车场。
    看着昏暗的灯光下通体红色的‘教堂’,想到史密斯告诉他的消息,陈永仁也不得不感慨:“你们真会玩,竟然把这种场所装修成这个模样。”
    说到这里,陈永仁有些好奇:“话说,里面的工作人员该不会都穿着修女服吧?对了,你知道这里,是不是以前经常来这里消费?”
    听了陈永仁的问题,想到里面那些人的穿着,史密斯嘴角抽动了几下,什么也没说,径直推开了车门。
    身为一名身心健康的男人,自从妻子离开后,史密斯当然也需要时不时发泄体内一些火焰。
    毕竟,火憋的太久了,容易自燃。
    所以,偶尔来这个地方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只不过史密斯可不想和陈永仁探讨这种事情。
    见到史密斯这个表情,陈永仁就知道自己猜对了:“啧、啧,果然会玩。不得不说,建立在这种场所之上的禁忌游戏,确实很能调动人们的情绪。”
    听着陈永仁话语中的调侃,史密斯眼角抽了抽。
    幸好从小与开枪打交道的他不信教,否则他一定要干掉陈永仁。不过在这之前,他会先把面前这座所谓的‘教堂’给推平。
    虽然,这座‘教堂’曾经也带给他不少快乐。
    “嗒、嗒、嗒。”
    三声敲门声后,就听“咔嚓”一声,白色的木门被人从里面推开。
    一个穿着修女服的女人出现在了陈永仁和史密斯面前。
    看着对方头顶和脖领的白色方巾,以及身下黑色的黑色裙摆,陈永仁嘴角微微翘起,果然很有意思。
    “你好,史密斯。”女人先是冲史密斯先生笑着点了点头,不过很快,她的目光就落在了史密斯怀中的婴儿身上,不由张大了嘴巴:“史密斯,这是你的孩子,真可爱。只不过,你是不是带他来错地方了。”
    说话的同时,女人的目光向一旁看去,看向一脸笑容的陈永仁。
    看着这个身姿挺拔、相貌帅气的年轻人,女人眼睛立刻亮了起来。
    同时,女人也有些不解,不明白对方怎么会跑到这里来找女人。
    不过很快,想到她们的装修风格以及穿着,女人自以为明白了,不由得意的拍了拍身上的服饰。
    史密斯无心理会身前女人的动作,他径直扒开对方,向里面走去:“昆塔娜在哪里?”
    被史密斯推开的女人顾不得理会欣赏帅气的陈永仁,连忙转身追着史密斯的背影:“等一下,史密斯,昆塔娜她正在见客人。”
    直到这时,陈永仁才看见女人后背的穿着。
    看着对方只穿了一条***的后背,陈永仁立刻笑了起来:“哈哈,有意思,会玩,真会玩!”
    一边笑着,陈永仁一边关上了房门。
    很快的,史密斯三人上了楼梯。
    然后,陈永仁就听到楼梯旁边的房间里传来男人的开心喊叫声:“哦耶,宝贝……”
    陈永仁凑过头去,看到一个穿着一身黑色皮衣的女人在一个男人面前跳着性感的舞姿,男人则是兴奋的大叫着。
    追在史密斯身后的女人继续说道:“史密斯,昆塔娜现在真的在忙。我认为玛丽更加适合你,她现在没有客人。”
    三人很快上到楼梯拐角,一个穿着皮质短裙的女人正靠着那里抽烟。
    注意到陈永仁看过来的目光,女人轻轻吹了一口烟雾,同时朝陈永仁抬起了下巴。
    扫过女人凹凸有致的身材以及还不错的五官,陈永仁朝她挤了挤眼,然后继续跟着史密斯朝楼上走去。
    陈永仁虽然喜欢开车,但他喜欢开的是名贵跑车和私家车。公交汽车什么的,在外面看看也就罢了,他可没上去和一群人挤在一起。
    看着走上楼梯的史密斯,女人最后说了一句:“史密斯,你不能上去。”
    见对方始终不为所动,她也只能放弃了追逐,返身走向一楼。
    陈永仁跟着上到二楼,然后发现楼梯很狭窄,勉强只能供两人并行。
    楼道上下左右通体红色,周围有一个个或者关上褐色木门或者打开的小房间。
    从房间里面以及房间门口,不时传来男人与女人的对话声。
    “你的梦想是什么?”
    “我的梦想是天、是地,是征服这个世界,征服每一片草地和海洋……”
    “……”
    听着这些人大声谈论的梦想,陈永仁能够感受到他(她)们心中此时快乐的情绪。
    在这种热闹以及快乐情绪的感染下,史密斯怀中的婴儿终于从睡梦中醒了过来。
    然后,婴儿开始了哭闹。
    “呜啊、呜啊、呜啊……”
    不过,在周围对于梦想的疯狂讨论声的压制下,婴儿的这一阵哭泣声显得非常轻微。
    除了史密斯和陈永仁外,根本没有其他人听到,也不会有人注意。
    史密斯轻轻拍了拍哭泣中的婴儿,然后走向最前面紧紧合上的褐色木门。
    看着准备推开房门的史密斯,一直跟在后面的陈永仁终于出声说道:“嘿,史密斯,这个时候打断别人,是不是不太合适。我一向认为,你这种行为可有点不道德。”
    听着身后陈永仁戏谑的声音,史密斯悄悄揉了揉额头,懒得接这话。
    “咔嚓!”
    推开房门,陈永仁和史密斯就看到了躺在床上的一个漂亮女人,以及躺在一边喝水解渴的男人。
    听到房门传来的动静,女人和男人都看了过来。
    史密斯朝看过来的男人点了点头:“很抱歉,伙计,今天关门了,改天再来吧。”
    说罢,史密斯走到床边,轻轻抚摸婴儿后背的右手抓住男人的胳膊,把他从床上拎了下来。
    “见鬼!”被拎到地上的男人感受到史密斯的力量,愤怒的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始终微笑的陈永仁,最后也没说话,很听话的向屋外走去。
    躲在床上的昆塔娜根本就没把这些放在心上,她只是平淡的盯着史密斯:“还没轮到你呢,史密斯,还有其他预约的客人等着。”
    至于史密斯身后的陈永仁,昆塔娜只是看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
    不同于楼下负责开门的女人,接待了很多客人的昆塔娜只是一眼,就知道陈永仁不可能是她们这种地方的消费者。
    “很抱歉,昆塔娜,那些跟你预约了的客人只能改天来见你了。”
    说罢,史密斯朝昆塔娜示意了下她一直盯着的婴儿:“我怀中的婴儿现在需要你。”
    “你什么意思?”
    “接下来的时间,我需要你来照顾这个婴儿。”
    说罢,不等昆塔娜反对,史密斯从怀中掏出一沓钞票:“这里是一万美金,接下来几个星期你都不用接客了。”
    “这孩子哪来的?”昆塔娜随意的看了史密斯手中钞票一眼,然后再次看向还在低声哭泣的婴儿。
    “偶然的情况下,我捡来的。在我替他找到一个适合的人家之前,我需要你替我照顾他。”
    昆塔娜轻轻摸了摸史密斯怀中的婴儿,然后指着周围满地的衣服:“你该不会是让我在这里照顾这个婴儿吧?”
    史密斯摇了摇头:“当然不,接下来的时间里,你得跟我们一起。”
    “呜啊、呜啊、呜啊……”看着还在哭泣的婴儿,昆塔娜沉默了片刻,然后起身捡起一件绿色外套穿上:“成交。”

章节目录

影视世界神探从卧底开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青山枫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山枫乡并收藏影视世界神探从卧底开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