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署路家中,南庚辰见庆尘趁没人注意的时候偷偷看了几眼通讯器,然后便紧皱着眉头。
    “怎么了尘哥?”南庚辰问道。
    “隔壁班的那群纨绔子弟要进监狱了,他们今天早上拎着钱去找刘德柱,想让刘德柱在监狱里关照一下他们,”庆尘说道。
    “啊?”南庚辰愣了一下:“多少钱?”
    “300万,对我们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庆尘说道:“不过我已经让刘德柱拒绝了,毕竟他已经出狱,赚钱和坑钱还是有区别的。”
    “奥,那有点可惜,”南庚辰嘀咕道:“我和小彤雲一次能携带回表世界的金条不多,得十多次才能凑够这300万呢。”
    “嗯,”庆尘点点头:“我也有些心疼这300万。”
    “不过尘哥你都已经让刘德柱拒绝了,怎么还愁眉不展的,这可不像你啊,”南庚辰说道。
    庆尘思索道:“我在想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要不要把刘德柱给送回10号监狱,”庆尘平淡道。
    南庚辰:“???”
    刘德柱听了直呼内行!
    南庚辰以为庆尘还是在心疼钱,然而庆尘却是在权衡,是送刘德柱回监狱的好处打,还是让刘德柱留在18号城市的好处大……
    “尘哥,那你是怎么决定的?”南庚辰弱弱问道。。
    “算了,还是留他在外面吧,”庆尘叹息道:“C级的战斗力,是我们现在急缺的。”
    就在此时,门外忽然响起敲门声。
    只是对方敲的并不是庆尘他们所在的102,而是对门的101。
    “小尘,我是妈妈,开一下门啊,”张婉芳站在楼道里说道。
    庆尘愣了一下,他平静的站在门里,透过猫眼看向对面。
    只见张婉芳与她现任丈夫拎着酸奶与水果,就像是要拜访一位客人似的,站在101室外面。
    张婉芳恐怕还不知道,庆国忠已经把房子给卖了。
    “奇怪,小尘去哪了,不在家吗?”张婉芳神色中有些疑惑。
    她身旁的那位中年男人说道:“他可能已经去上学了,走吧,上班时间有点来不及了。”
    “不行,小尘突然把我微信删了,手机号码也拉黑了,肯定是出了什么事情,我觉得他就在家里,只是不想见我,”张婉芳说道。
    那位中年男人温和的拍了拍她后背:“不会有事的,真要有事,他爸就给你打电话了。走吧,等会还有一个电话会议要开,这关系到大洋彼岸的生意。明天咱俩还得去京城,然后飞去那边,一切等咱们回来再说吧,好吗?”
    庆尘知道,这位中年男人很善于用温和的语气说服张婉芳,而张婉芳需要的,也只是一个理由。
    张婉芳犹豫了一下,她看向101室的铁门:“小尘,我把酸奶和水果放在门口了,你记得拿进去。”
    说完两人便离开了,他们将酸奶与水果放在了门口,头也不回的上了楼道外的车子。
    车是奔驰,有一点能肯定的是,张婉芳的生活在越来越好。
    屋里,南庚辰看向庆尘:“尘哥,你……”
    “没事,”庆尘平静的摇摇头:“断了就是断了,如果还会有情绪波动,那就说明断的还不够干净。”
    从他攀上青山绝壁的那一刻起,就彻底与过去的生活割裂了。
    不然,那青山绝壁上激荡的朝阳与情绪也是假的。
    落子无悔。
    “奥,”南庚辰说道:“你没事就行。”
    庆尘想了想说道:“如今行署路的住处有点显眼,我在考虑攒钱购买一处住所,方便白昼的成员在一起相互照应。”
    之前江雪暴露了身份,以至于有人通过媒体发现了行署路这个时间行者居住点。
    而且,庆尘还要考虑一个问题,如果继续住在行署路的话,未来庆国忠出狱,或者他母亲张婉芳来找,还会有不必要的麻烦。
    既然说要断绝亲情,那就要断的干净才对。
    “要赚钱,”庆尘说道:“我们在表世界积累财富的速度要更快一些。”
    对于庆尘来说,积累财富不是为了买房买车买房车,而是为了给白昼组织提供后援支持。
    让大家在表里世界穿梭时,不用为金钱所困。
    而且,庆尘未来挑战生死关也是很烧钱的。
    但是怎么赚钱呢?
    庆尘看向南庚辰:“我看你昨天晚上刷了一晚上手机,网络上有没有时间行者赚钱的例子?”
    “有,”南庚辰说道:“贩卖消息是一个途径,但这个我还不清楚他们是怎么做的。平民化的商业方向,有人研发了一款万能遥控器,特别火。”
    “什么玩意儿?万能遥控器?”庆尘愣了一下。
    “奥,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理啊,就是可以200米内远距离关掉广场舞大妈的音箱,”南庚辰解释道:“据说,京城有一群跳广场舞的大妈都快疯了,这玩意好像不仅能关音箱,还能直接切换音箱里的音乐。那群大妈正跳着民族舞呢,音箱里突然就开始播放……”
    庆尘:“???”
    南庚辰压低了声音:“这玩意现在在京东卖的老火了,但也是里世界玩剩下的东西……”
    庆尘:“……”
    他还是低估了时间行者们的尿性,前有介绍富婆,后有祸害广场舞大妈,这商机竟然还真能被他们给找到!
    绝了!
    庆尘在思索着,他们该用什么来赚钱呢?或者说,白昼能做点什么,才能达到快速敛财的目的?
    他不想从事普通的生产经营,不是说看不上,而是过多的经营类事物,会让白昼分心在俗务上。
    让白昼成为一个专门卖情报的组织,似乎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他觉得还是应该慎重一点,跟白昼的其他成员开个小会再说。
    庆尘想了想对南庚辰说道:“如今我们已经有了自己的数据保护措施,应该建一个‘白昼’自己的群聊了,这样彼此可以拿手机进行沟通,不用惹眼的拿着通讯器。”
    南庚辰眼睛一亮:“对啊!”
    ……
    ……
    两人到学校时,忽然发现几乎全校女生都围在校门口。
    一辆黑色的保姆车开来,还没等车门打开,那些女生就全部围了上去,高喊着姜逸尘的名字。
    庆尘和南庚辰相视一眼,跟没事人似的继续往学校里走去。
    南庚辰嘀咕道:“这么高调的时间行者,不怕出事吗?”
    “你在里世界听说过这么一号人吗?”庆尘问道。
    “没有,”南庚辰摇摇头。
    “他在表世界如此高调,但在里世界却名声不显,你甚至都没听说过跟他有关的任何事情,这不反常吗?”庆尘说道。
    “尘哥,你是说他有问题?”南庚辰好奇道:“刘德柱不是说,他在里世界只是个普通人吗?”
    “知名度这么高的普通人,早就被财团控制的时间行者指认出来了。所以我怀疑他现在可能也是被财团控制的时间行者之一,”庆尘平静分析道:“如果只是普通的时间行者,想要抱大腿的话为何不留在京城,而是大费周章的转来洛城?现在,京城已知的强大时间行者有好几个,还有九州的总部在那,完全没必要来洛城。”
    庆尘继续说道:“最近18号城市里风云际会,洛城出现的可疑人物,我们都要多加小心。那些能活到现在的时间行者,都不是傻子……除了那群纨绔子弟。”
    “那尘哥你觉得他是哪个财团的时间行者?”南庚辰问道。
    “李氏、陈氏、庆氏、鹿岛、神代,都有可能,”庆尘若无其事的猜测道:“但这跟我们都没关系。”
    “什么跟我们有关系?”南庚辰问道。
    “携带着禁忌物的时间行者,就跟我们有关系。”
    南庚辰:“……”
    “等等。”
    这时,庆尘忽然在手机上搜起了姜逸尘这个人的信息。
    从对方的作品成绩,再到对方的演艺生涯获奖情况,最后到对方近期的行程。
    “尘哥,你不是说他跟我们没关系吗,那你还搜他干嘛?”南庚辰疑惑不解。
    庆尘抬头说道:“一个半月内,他没有去过岛国,但曾去过高丽国釜山,参加过那边的颁奖典礼。所以,不能排除他为鹿岛做事的嫌疑。”
    “啊?”南庚辰惊讶了,他知道,庆尘怀疑的事情最终大概率会被印证为现实。
    庆尘看向南庚辰:“如果他在为鹿岛、神代做事,那就跟我们有关系了,跟我们每个人都有关系。”
    南庚辰还有疑虑:“咱们国家的人,应该不会给鹿岛、神代做事吧。”
    “不要低估利益的力量,”庆尘说着走进了教室,事实上他也在思索,如果姜逸尘真是鹿岛的人,那对方来洛城到底是为什么?
    此时,胡小牛与张天真早就在了,两人看了庆尘一眼便亲切的打起招呼。
    在其他同学眼里,胡小牛、张天真和庆尘、南庚辰完全是毫无交集的四个人,但事实上,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彼此都同属于一个组织。
    胡小牛看着庆尘在旁边坐下,突然说道:“庆尘同学,老板刚刚告诉我和天真,你也是白昼的一员,而且还是我们的前辈。这是我们给你准备的礼物,请多多关照。”
    说着,胡小牛竟是从书包里取出了一只盒子,庆尘认识盒子上的标志,劳力士……
    他忽然在想一个问题,组织内有胡小牛这样的土豪,他们还需要考虑如何赚钱吗?
    然而,庆尘最终还是将手表推了回去:“谢谢,不用这样。”
    ……
    求一下月票,快月底了,大家喜欢这本书的话投一下月票哈,需要你们的支持。
    感谢内心卧槽同学成为本书新盟,老板大气,老板好人一生平安,今天很疲惫,大家晚安。

章节目录

夜的命名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会说话的肘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会说话的肘子并收藏夜的命名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