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的时候,林绽颜还很担心苏雪落。
    她担心苏雪落的好状态,只是表面上的,怕她工作的时候出什么问题。
    但现在,别说苏雪落了,这个世界的一切都已经离她远去……
    她能感受到的,只有宋子琛,还有宋子琛带来的、微妙的感觉。
    问题是,他们回到房间,宋子琛反而不着急了。
    宋子琛就像要准备一道美味的菜肴,很有耐心地进行着前面的工序。
    林绽颜用尽办法撩拨他,对他却没有丝毫作用。
    “颜颜,”宋子琛仿佛知道林绽颜在想什么,缓缓说,“我们不急。”
    他的声音,散发着迷人的磁性。
    林绽颜听了,只觉得好气又好笑——
    说的好像她很急一样!
    他们进门的时候,迫不及待的人究竟是谁啊?
    “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宋子琛问,“这段时间,你想不想我?”
    “……”
    林绽颜不解。
    这个重要吗?
    “我很想你。”宋子琛自顾自地说着,用他低沉的声线蛊惑着林绽颜的心,“每一天,我都很想你。”
    他说的每一个字,都钻进了林绽颜心里,散发着温度,把林绽颜一颗心烘得滚烫。
    “我也是。”林绽颜一个字一个字地说,“我也很想你。”
    “……”
    宋子琛看着林绽颜,用指腹摩挲着她的唇角,没再说什么。
    事实上,他们已经不需要再说什么了——他们能从对方的眼睛里,感受到对方想说的每一句话。
    不知道过去多久,宋子琛炙热的吻,再一次落到林绽颜的唇上。
    这一次,他们没再停下来。
    苏雪落的事情,就这么被林绽颜抛到了脑后。
    事实上,她本来也没有必要担心苏雪落。
    苏雪落经历了那么多事情,心理素质本来就比一般人强。到了医院之后,各种各样的情况迎面而来,转移了她的注意力,她根本无暇想起季慎之。
    她像个陀螺一样转到中午,终于可以停下来。
    “苏医生,”一名医生走过来,“我们去‘一朝一夕’,一起吗?”
    一朝一夕是一家餐厅,专门供应减脂餐,也供应咖啡和低卡饮料,很受医院的医护们欢迎。
    医护的工作性质跟普通上班族不一样,患者们不会因为他们午休了、正在吃饭就不发病。饭吃到一半就要赶去处理紧急情况,对他们来说是家常便饭。
    因此,吃腻食堂的时候,不需要等上菜、健康营养的减脂餐,就成了他们最好的选择。
    苏雪落最喜欢那里的咖啡。
    她脱下白大褂,说:“走吧,一起去。”
    减脂餐都大同小异,大家吃得很快,苏雪落没吃下多少东西,倒是喝了一大杯咖啡。
    “苏医生,”同事端详着苏雪落,“看你好像没有休息好。”
    “是啊。”苏雪落举了举手上的咖啡杯,“所以需要这个。”
    医生得不到充足的睡眠,就跟他们没办法好好吃饭一样,太正常不过了,大家都只是苦笑着一笑而过。
    吃完饭
    回到医院,竟然没有什么紧急情况,苏雪落可以趁机躺下休息一会儿。
    明明很累,躺到床上,她却完全睡不着。
    季慎之的身影,不停地在她眼前晃来晃去。
    她越是恨他,他的身影就越清晰。
    怎么会这样呢?
    下午,苏雪落跟上级医师说了一声,上级看出她状态不是很好,让她早点下班回家。
    她没有回家,而是去了一趟严家。
    整个严家,都笼罩在悲伤的气氛中。
    严凯的牺牲,关系到一次重大行动,官方暂时没有公布消息,但这并不能减少严家人的悲伤。
    严太太一听到消息就晕了过去,现在还在医院,所有事情都是严家唯一的女儿在操持。
    “我们都见不到我爸爸的遗体。”严凯的女儿哭着说,“雪落姐,他们说我爸爸的牺牲涉密,我们不能对外宣扬这件事,甚至不能让我爸爸入土为安。”
    “只是暂时的。”
    苏雪落经历过同样的事情,她知道严家一家人现在是什么心情。
    她安慰了严凯的女儿,帮忙处理好一些事情,又赶去医院看严太太。
    严太太人在部队医院,可以得到很好的照顾,但这些照顾无法抚平她内心的伤痕。
    一天过去,严太太仿佛苍老了好几岁,躺在病床上不言不语,不吃不喝,像开到荼蘼、即将凋零的鲜花。
    “不能一直这样下去。”医生说,“哪怕是一个好好的人,这样下去也会出问题的。”
    “我知道。”苏雪落说,“我会想办法劝一劝阿姨。”
    “那就拜托你了。”
    医生对苏雪落寄予厚望。
    苏雪落也没有做什么,只是进去陪着严太太,就像昨天晚上,林绽颜无声地陪在她身边一样。
    “雪落……”过了许久,严太太终于开口了,“你爸爸,还有老严,都牺牲了。我今天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牺牲。那个害死他们的人,究竟是谁?”
    苏雪落也想知道,她爸爸和严叔叔苦苦寻找的、那个渗入警队的非法分子,究竟是谁?
    等等!
    季慎之会不会知道?
    “那个人……一定会被找出来的。”苏雪落攥着严太太的手,“阿姨,您不能倒下!您要看着那个人被绳之以法!”
    “你爸爸因为他牺牲了。老严花了这么多年,都没能把他找出来。”严太太一脸绝望,“现在,老严也因为这件事牺牲了。孩子,你真的觉得他们能找到那个人吗?”
    “一定能!”苏雪落十分肯定,“阿姨,您千万撑住!”她要去找季慎之!
    严太太察觉到异常,看着苏雪落,“你……?”
    苏雪落起身,“阿姨,我会再来看您的。”她不等严太太把话说完,就转身出去了。
    严太太怕苏雪落做傻事,忙忙坐起来联系老朋友。
    苏雪落父亲生前人缘很好,他走后,他的朋友们一直都很关心苏雪落,知道苏雪落成为了一名医生,他们才终于放下心来。
    现在一听说苏雪落有事,他们都很乐意帮忙。
    严太太很快就收到回复,说是有人跟着保护苏雪落,苏雪落应该不会有什
    么事。
    “有人保护雪落?”严太太很诧异,“这些人哪来的?安全吗?”
    “都是安保公司的保镖,正规军。不过,这些人是谁派来的,我们就不知道了。”老朋友觉得很离奇,“雪落……不会自己给自己请了几个保镖吧?”
    当然不会!
    普通人,谁会请几个保镖跟着自己?
    苏雪落竟然有专人暗中保护,这太奇怪了。
    话说回来,她自己知不知道这件事呢?
    苏雪落当然不知道。
    她离开部队医院后,直接驱车去季慎之家。
    她和季慎之大多数时间都住在她家里,因为她家距离医院更近,她可以多休息一会儿。
    季慎之家,她很少来。
    昨天,得知严叔叔牺牲的事情,她就来过一次,发现这里已经搬空了。
    这就说明,季慎之还有第二个容身之所。
    她要从季慎之搬空的家里,找到他第二个容身之所的线索,然后找到季慎之!
    她爸爸因为那个渗入警队的非法分子牺牲了,如今严叔叔也为这件事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她不能就这样算了。
    季慎之很有可能什么都知道。她一定要找到他,问清楚!
    到了季慎之家门口,苏雪落倏地停下脚步。
    很奇怪,门竟然是开着的。
    不过,里面没有什么动静。
    季慎之回来了?
    “季慎之!”
    苏雪落压抑着内心复杂的感受,直接迈进季慎之的家门。
    这个时候,负责保护苏雪落的保镖已经联系了宋子琛,说苏雪落跑到季慎之家里来了。
    宋子琛不知道苏雪落想干什么,只是交代道:“一定要保护好苏医生!”
    “明白!”
    保镖一直暗中保护苏雪落,因为宋子琛吩咐过,除非必要,否则他们不能暴露自己。
    这种情况,他们要好好考虑一下要不要暴露了。
    不过,屋里面的情况,跟他们想象的似乎不太一样。
    苏雪落冲进去,看见的不是季慎之,而是徐雯雯。
    徐雯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不知道的人,会以为她是这个家的女主人。
    “季慎之呢?”
    苏雪落懒得琢磨徐雯雯为什么会在这里了,她只想知道季慎之在哪里。
    “我就知道你会来。”徐雯雯洋洋得意的笑着,“果然,让我等到你了。”
    “我问你季慎之在哪里?”苏雪落走到徐雯雯跟前,“他现在只敢让你来见我了吗?”
    徐雯雯摇摇头,曼声道:“不是啊。他叫我不要来见你的,但我又很想看一看、你因为找不到他而发疯的样子。所以,我还是来了。”
    徐雯雯果然知道季慎之在哪里!
    “徐雯雯,我没有时间跟你废话。”苏雪落一字一句地问,“季慎之究竟在哪里?”
    徐雯雯始终不回答苏雪落的问题,只顾着挖苦和讽刺苏雪落,说:“你不是很有自信吗?你说你相信季慎之,说他不是那种人。哦,你还说,季慎之永远都不可能做出对不起你的事情。苏雪落,现在,你还能说出这种话吗?”

章节目录

然后和初恋结婚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唐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玉并收藏然后和初恋结婚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