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雪落猜对了。
    事故不是一般的严重。
    远远的,她就看见救护车警示灯在闪烁,应该是还有伤者不停地送往医院。
    此外,还有警车的警示灯。
    两种灯光交相闪烁,使得大年夜的气氛变得格外沉重。
    苏雪落又往前跑了一段距离,听见嘈杂的人声,还有穿着特警制服的警察。
    特警都出动了?
    那恐怕不是一般的事故。
    “苏医生,”一名脸上和手上都沾了血的护士看见苏雪落,大声喊道,“快来啊,这里需要你!”
    急诊的工作量,已经远远超出急诊的人手所能负荷的了。
    况且,他们还承担了一个至关重要的任务——
    抢救伤得最重的那个人。
    那个人是首先被送过来的——由四名特警送过来。
    他似乎很重要。
    特警目赤欲裂地看着医生,命令道:“这个人,不管付出多少代价,都务必保住他的命!”
    “他很重要吗?”一名医生疑惑地问。
    送来的伤者虽然多,但是泾渭分明地分成了两类。
    一类是普通人。另一类是警察或者特警,他们都穿着制服。
    特警命令一定要救活的那个人,穿着普通的衣服,看起来更像警方和特警的抓捕对象。
    也就是说,他可能是犯人。
    难道是很重要的犯人?
    不管答案是什么,医生都知道,他们一定要全力抢救那个人。
    但是,他身上有好几处枪伤,处处致命。
    更致命的是,外科几名主力医生统统休假了,急诊科主任也不在医院。
    没有人能帮这个人做手术。
    但是,他需要及时手术和抢救。
    护士打电话把情况报告给主任,主任立刻说:“我现在赶回医院,你们马上联系在住院部值班的苏医生,让她到急诊支援。那个人,在我到之前,先交给苏医生。”
    “好!”
    护士挂了电话没多久,就看见苏雪落来了。
    毫不夸张,现在的苏雪落,不但是急诊的救星,也是那个“重要犯人”的救星。
    苏雪落听到护士催促的声音,意识到情况比她想象中更严重,加快脚步跑过来,问道:“有多少人?重伤情况怎么样?”
    “一共二十多个人,大多数伤得比较轻,最重的性命垂危。”护士拉着苏雪落往前跑,“苏医生,主任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在主任回到医院之前,你只需要负责一个病人,就是性命垂危的那一个。”
    护士喘得厉害,过了十来秒才又接着强调道:“特警说了,他不能死!”
    到了护士站,苏雪落迅速带上手套和口罩,问道:“他在哪里?”
    “这里这里!”一名护着拿着几张片子和报告跑过来,“‘重要犯……伤者’的片子出来了!苏医生,你快看看。”
    苏雪落把片子放到灯箱上,一边看一边琢磨那个奇怪的称谓,“‘重要犯伤者’是什么意思?”
    护士看了看四周,低声告诉苏雪落,“其实是‘重要犯人’。”
    苏雪落愣了一下,但目光还是没有离开灯箱,“犯人
    ?”
    “嗯,而且是很重要的犯人。”护士把声音压得更低了,“受伤的人,一部分穿着警察制服,一部分没有穿制服。这个人没穿,所以他一定不是警察,但是呢,警察又很重视他,叫我们一定要救活他。我猜,他可能是掌握着什么重要线索。”
    “他没有名字吗?”苏雪落很疑惑。
    护士摇摇头,“警方没有告诉我们他的名字,所以这一次,他不会留下医疗记录。”
    “他中了两枪,都在要害,只差一点就可以要了他的命,手术过程会很复杂。”苏雪落问,“主任什么时候到?”
    “就算不堵车,也要四十分钟。”护士说,“堵车的话,就更不好说了。”
    “四十分钟?那他等不及了。”苏雪落说,“马上安排手术。”
    “已经在准备了。”护士说,“苏医生,你直接跟我去手术室吧。”
    苏雪落点点头,“走。”
    “医生。”一名穿着特警制服的年轻男子追上来,一边说,“你一定要把他救活。”
    “我们一定尽力。”
    苏雪落看见“特警”两个字,感觉格外亲切——她爸爸也当过一段时间特警。
    她不由得多看了特警两眼
    不对!
    她很熟悉特警的眼神。
    以前,她爸爸有队友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受伤了,她爸爸脸上就会出现这种迫切的神情——迫切希望队友没事,可以康复。
    如果那个伤得很重的人,真的是罪犯……特警当然不会希望他死掉,但是特警的眸底不会有这种急切的渴盼,希望那个人可以好起来。
    “请问,”苏雪落脱口而出,“他是你们的……?”
    “不要问。”到了手术室门前,特警只是说,“医生,拜托你了。”
    苏雪落隐隐约约感觉到什么,点点头,进了手术室。
    她穿上手术服,消毒,来到手术台前。
    “主任还有三十分钟到。”护士说,“苏医生,在那之前,一切就交给你了。”
    苏雪落仍然维持着双手举在胸前的手势,点点头。
    这名“重要犯人”的胸口前,挡着一块医疗专用布,遮挡住了他的视野,主刀医生也看不清他长什么样。
    位置的原因,手术室护士倒是可以看清楚。
    “哎呀!”护士说话的声音都高了,“这个人还蛮帅的哦!”
    另一个护士踮起脚尖看了看,“嗯!”了一声,“真的好帅!苏医生……”看见苏雪落的神色,护士忽然收了声。
    苏雪落很严肃,仿佛压根没有听见她们说了什么。
    不过也是,此时此刻,苏雪落的脑海里应该只有患者的伤势,还有接下来的手术方案。
    患者帅不帅什么的,根本不在她的关注范围内吧?
    护士只猜对了一半。
    苏雪落的脑海里,除了手术方案,还有一道熟悉的身影。
    季慎之。
    她会想起季慎之,是因为这个伤者的身上,有着和季慎之一模一样的伤疤,以及肤色。
    他的伤口流出的鲜血染红了周围的皮肤,但是,苏雪落依然可以辨认出来,他是季慎之。
    她太熟悉季慎之
    的身体了。
    但是,怎么会是他?
    他为什么会受这么重的伤?
    他……到底是重要的犯人,还是特警的伙伴?
    一时间,手术方案好像从苏雪落的脑海里消失了。
    她猛地拉下医疗专用布,季慎之苍白无血色的脸,赫然映入她的眼帘。
    她轻轻倒吸了一口气,想要后退,整个人却僵在原地。
    居然真的是季慎之。
    他……快要死了。
    季慎之明明是她最熟悉的人,但这一刻,他竟然觉得陌生无比。
    她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季慎之会躺在她的手术台上。
    大家都被苏雪落这个举动吓到了,试探性叫了她一声,“苏医生?怎么了?”
    苏雪落的手滑下来,过了两秒才定下神,说:“手术……等到主任来了再做。”
    她没有办法给季慎之做手术。
    想到这个人是季慎之,她根本拿不起手术刀,就算拿得起来,她也下不了刀。
    季慎之本来还有一丝生还的希望,她来主刀的话,他可能会彻底丧失希望……
    “苏医生,这是……你认识的人?”护士从苏雪落的神情中,已经看出端倪来了,抓着苏雪落的手说,“苏医生,主任还要好一会儿才能到呢。不管他是谁,现在你只需要知道,你不做的话,他会死的。”
    苏雪落看着季慎之,脸上出现了前所未有的迷茫。
    医生不能给自己的亲属做手术,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更何况,这是她最爱的人——曾经。
    “苏医生!”
    又有一个护士出声,目光里满是渴求地看着苏雪落。
    不仅仅是因为伤者的情况已经很危险了,更因为特警还在外面等着他们呢!
    他们可是“奉命”抢救这个重要犯人的啊。
    苏雪落出去的话,也是会被绑回来的!
    苏雪落闭了闭眼睛,努力忘掉手术台上的人是季慎之,也不去纠结他到底是罪犯,还是特警的伙伴……
    她要把他救活。
    只要他活过来,她就可以知道答案。
    “手术开始!”
    苏雪落睁开眼睛,宣布手术开始。
    接下来的过程中,她只关注手术的进度,只关注手术会不会成功,伤者的生命体征……
    其他的,她通通说服自己忘掉。
    反正,季慎之身上盖着手术罩袍,只露出受伤的部位,连他的伤疤也看不见,她可以欺骗自己。
    手术过程中,苏雪落的额头一直在不停地出汗,手术室护士跟苏雪落一起做过那么多台手术,还是第一次看见苏雪落这样。
    躺在手术台上的那个人,对苏雪落而言,可能真的是很重要的人吧。
    护士没有提醒苏雪落,只是不停地给她擦汗。
    半个多小时后,主任到了,消完毒进来,手术正好进行到一半。
    季慎之的生命体征还算平稳,说明手术还算顺利。
    “苏……”
    护士想提醒苏雪落主任来了,主任抬了抬手,示意不用,而是默默地站在苏雪落旁边,看着苏雪落把手术做下去。

章节目录

然后和初恋结婚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唐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玉并收藏然后和初恋结婚了最新章节